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駱家輝與洪博培指 美中關係惡化對各州均非好事


擔任過美國駐華大使的美國前州長駱家輝2016年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48 0:00

兩位擔任過美國駐華大使的美國前州長洪博培、駱家輝說,惡化的美中關係對他們所在州的貿易、旅遊、就業和人員交流造成很大損失。他們認為,從地方層面恢復美中交流對各州人民福祉至關重要。但他們同時承認,中國的經貿政策對美國國家利益構成威脅,必須聰明應對;作為州長必須堅持美國價值觀,正視中國人權侵犯的事實。

貿易戰讓地方經濟受損

曾擔任美國駐華大使、商務部長和華盛頓州長的的駱家輝(Gary Locke)說,過去幾年已經可以感受到由於美中貿易戰導致從櫻桃、蘋果、小麥到波音飛機等產品出口的下降。

駱家輝說,貿易戰以來依賴貿易的華盛頓州出口額從貿易戰前的水平下降了65%,失去了10萬個與貨運相關的就業崗位;從俄勒岡到華盛頓的港口進出口下降了60%;波音公司從2018年到2020年三年間未向中國出售過一架飛機,更別說新鮮櫻桃空運中國已經基本停止。

“貿易戰給我們造成了嚴重問題,因為它不僅影響了我們的出口,還提高了在華盛頓州從事商務的成本,”駱家輝說。 “雖然許多國家也對中國的經貿政策有相同擔憂,但美國孤軍作戰的戰略實際上在幫助歐洲或世界其它地方的美國競爭對手,”他補充道。

曾擔任美國駐華大使的前猶他州州長洪博培(Jon Huntsman Jr.)說,猶他州經濟主要依靠農業、技術等領域的貿易以及旅遊,“ 美中關係低迷將影響我們的貿易機會。 如果由於不斷惡化的關係而持續下去,那將是一件壞事。 但是我認為我們必須為經濟方面的任何可能情況做好準備,”他還注意到,到猶他州的遊客人數,不僅因為新冠病毒大流行, “也由於當前美中關係的挑戰已經減少”。

週一(12月7日),在一個美國前州長討論當下美中關係給各州帶來挑戰的視頻討論會上,洪博培、駱家輝,以及前密蘇里州長霍爾頓(Bob Holden)和前密歇根州長斯奈德(Rick Snyder)與會發言討論。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曾在全國州長協會上警告美國的州長,要警惕中國的滲透,稱美國正在聯邦、州和地方層面與中國開展全方位的競爭,其結果將會影響美國的外交政策和國家安全。

州長的首要任務是滿足當地人民福祉

但是,密歇根州前州長斯奈德說,這並沒有影響密歇根現任州長的政策,“我們知道美中關係對於與中國貿易的重要性。中國是我們最大出口國,至少在關稅戰、貿易戰前是這樣。因此,我們知道對我們的經濟成功而言與中國的貿易、與中國的關係的重要性。”

駱家輝表示,“顯然我們必須承認國家安全利益以及華盛頓指出的一些問題,但是我們不參與國家安全問題,我們的任務是幫助我們的農民、我們的製造業者,將其在美國製造的商品和產品出售到中國和世界其它地方去。這是州長要做的事情。我們注重的是就業機會、教育和安全網絡等人民福祉。”

“我們可以讓北京和華盛頓去解決那些安全問題,顯然,我們需要對中國施壓以在法治框架下保護知識產權,但是正如我的同事們指出的,兩國人民之間的互動愈多,對人權和民主以及我們在美國這裡所享有的某些自由和多樣性的理解、認可和支持就愈多,也許會加速中國的發展和開放,”他說。

洪博培認為,對於州長而言,最重要的不是政治而是平衡資產負債表,因為“你必須讓企業家、企業、教育、醫療保健都能付清賬單。”

“每個州長在資產負債表上都會發現,即使不是第一大貿易夥伴,最大的貿易夥伴之一就是中國,”洪博培說。

“這樣一來,自然就要促進本州的出口和經濟活動,這是州長要做的一件大事。這樣做是因為你要支付賬單,你希望自己的商務繁榮,那自然你就會到中國去。這就是我們所有人以及大多數其他州長都對中國進行貿易活動的原因。”洪博培進一步解釋了從地方層面加強美中關係的重要性。

關稅戰不能解決問題

在這場由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舉行的視頻討論會上,與會的前州長們認為,特朗普總統的關稅戰並不能解決中國不公平的經貿政策和盜竊知識產權的問題。而當選總統拜登最近表示,他上任後不會立即停止特朗普政府與中國達成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駱家輝表示,希望新一屆美國政府能夠制定更有效的戰略,以打擊和解決中國一直在執行的、與他們加入世貿組織的承諾背道而馳的經貿政策,“我認為貿易戰是錯誤的處理方式,我們需要與我們的盟國和對中國也有類似擔憂的世界各國合作。”

洪博培說,對於像猶他州這樣擁有大量技術基礎的州,知識產權保護是最重要的問題。但他認為單獨徵收關稅並不是一項長期解決方案,它“必須成為更大貿易戰略的一部分” 。

洪博培表示,“只有到了中國當地企業家感到其(知識產權)後果跟他們利益攸關,他們要對中國決策者施加壓力的時候”,侵犯知識產權的問題才能真正得到解決。洪博培認為,而這正是“一個美國的州與中國的省之間的互動、以及各省可以對中央政府施加壓力的領域。”

密歇根州前州長斯奈德說,該州是美國最大的中國對美國直接投資州之一。但關稅戰對中國公司到那裡設廠購買設備也施加資本關稅,導致價格太貴買不起設備,有損僱用當地工人的中國工廠的運作。

斯奈德說,美國政府需要更聰明地處理這些事情,“我們都需要了解國家利益、重要的安全利益、知識產權利益,但是,我們還需要做一些其它事情,而不是可能導致意想不到後果的大動作,這對美國人就業、美國人在教育機構的學習,以及彼此學習,都是非常不利的。”

州長代表美國價值觀

近年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內強化對少數民族、人權異議人士、律師的鎮壓,大規模關押新疆維吾爾穆斯林少數民族;對外繼續其破壞現行秩序的擴張政策,對香港實行破壞“一國兩制”的國安法,在南中國海對人造島礁軍事化,對台灣不斷進行軍事恐嚇。美國的州長們如何在這樣的環境裡跟中國交往?

洪博培說,美國的州長代表著美國的價值觀,“無論你走到哪裡,無論你是共和黨人還是民主黨人,你代表著自由、公開、透明的價值觀,你走到哪裡都在充分展示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賦予的權利,因為你是美國製度的生動體現。”

洪博培認為,在美中關係的外交層面上,雖然華盛頓聯邦政府扮演主角,必須面對和處理棘手問題,但是在州一級的次國家層面上,堅持美國價值觀也將影響美中關係。

“很多我們在體制中所做的事情,很多我們在如何培養和教育下一代中所做的事情,很多有關我們的自由市場,我們的創新,都是以自由為基礎的。它在州和地方層面上得到的展示本身就說明了問題。為什麼中國複製了那麼多我們在這裡所做的事情,無論是研究型大學還是經濟技術發展的其他方面,因為他們看到了這些模式的好處。我們的價值觀會引起爭議,我們會以不同方式看待世界。我們可能無法解決很多問題,也不應期望如此,但是地方領導人,特別是州長,確實希望他們的所有工作都代表美國的價值觀。”

美國前駐華大使、商務部長、華盛頓州長駱家輝說,作為州長不能迴避中國的人權侵犯,而鼓勵更多人來訪問美國符合美國的政治和經濟利益。他說:“愈多中國人接觸到美國的民主、我們的多樣性、我們的歷史、我們的文化,尤其是我們的自由——當然我們也有問題,但至少與許多其他國家相比,我們公開承認、並且面對問題、試圖解決問題。而如果中國人,尤其是學生,對美國的運作方式了解更多,他們對美國成功的秘訣,即法治、不斷創新和保護知識產權的企業家精神就了解更多,他們也就越想在自己的國家擁有這些。”

因此,駱家輝認為,與中國人展開接觸,公開討論各自的問題,就會形成鮮明對比,“在那裡一切都是不透明的,少數民族沒有機會擔任政府、企業或學術界高級職務,極少有婦女在中國擔任高級職務。因此,儘管我們有問題,但我們有很多值得驕傲的事情。我們應該為如何試圖解決我們的問題,以及我們如何已經在很多問題上取得的進展而感到驕傲。這實際上可以與中國的做法形成鮮明對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