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為何將“戰狼外交”指向澳大利亞?


2020年11月5日,在上海舉辦的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上展示的一系列澳大利亞葡萄酒。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39 0:00

中國與澳大利亞的關係最近正在加速惡化。今年4月,澳大利亞提出調查新冠病毒源頭以及中國早期應對新冠疫情的做法,招致北京的大舉報復。

中國對進口自澳大利亞的大麥徵收懲罰性關稅,上星期五又開始對澳大利亞葡萄酒加徵關稅。其它出口到中國的澳大利亞商品,如煤炭也受到了限制。

11月18日,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向當地媒體分發了一份文件,列舉了在14個政策領域裡北京對澳大利亞的不滿。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發在推特上的一張澳大利亞軍人把刀架在一名阿富汗兒童脖子上的合成照片給中澳之間的緊張關係火上澆油。澳大利亞是美國的主要盟友之一。

在北京謀求與美國下一屆政府改善關係之際,中國為什麼把“戰狼外交”的目標對準堪培拉?趙立堅在推特上的挑釁是否會促使西方國家聯手對北京進行反制?

悉尼科技大學國際研究學院副教授馮崇義表示,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是中國“戰狼外交”的代表人物。他此次發在推特上的有爭議圖片引發了澳大利亞與中國之間一場嚴重的外交風波並使兩國關係跌入谷底,卻沒有被追責,充分顯示這一事件是得到中國政府授權的。

他說:“趙立堅是一個典型的外交戰狼。他以前最出名的動作就是公開的用官方的身份來指責武漢病毒是美國的軍人帶到武漢去的。如果是一般的情況下,造成這麼大的一個外交風波,他會被降級或被處理。但他一直沒有被處理,而且被當成一個網紅,國家在推他。這說明他這個動作不是他個人的動作,是一個政府行為,官方行為。包括這次發這個推在內,我都猜測他去詢問過他的上司,或者往上級打過報告的。所以這是一個戰略性的動作,是一定要把澳大利亞踩下去。在他們眼中,澳大利亞是一個小國,你豈敢這樣向我挑釁?非得把你砸個稀巴爛。”

紐約城市大學的政治學教授夏明表示,北京把澳大利亞作為“戰狼外交”的打擊對像有幾個關鍵因素。這包括,澳大利亞在西方民主國家中的地位、澳大利亞與美國的同盟關係,以及澳大利亞在經貿上對中國的依賴。

他說:“澳大利亞也是五眼聯盟的國家,五眼聯盟中澳大利亞是靠中國最近的國家。所以中國威脅說五眼聯盟澳大利亞要撐頭的話,擔心你的眼睛被戳瞎,可以看到中國的威脅是非常明顯的。另外可以看到,澳大利亞也是美國在印太的合作戰略構架過程中是四國聯盟的重要國家。做為美、澳新軍事結盟,澳大利亞在四國聯盟裡面,尤其在海洋的戰略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這也是中國政府非常不滿意,而且認為在四國聯盟中它最想打擊的,或者它認為最弱的一環就是澳大利亞,所以它加緊了對澳大利亞的打擊。為什麼它認為澳大利亞是最弱的一環?跟過去20多年澳大利亞與中國的發展是有關係的。首先澳大利亞的一些領導人,從霍克到陸克文,也像其它西方國家一樣,對中國有某種幻覺,也就是說有一種綏靖主義的政策跟北京。所以北京在澳大利亞大行其道,其中最主要的在於澳大利亞在過去20年的經濟發展長周期中,無論從礦業、農業,還是旅遊和教育,對中國的依賴急劇增加。所以中國政府認為澳大利亞對中國有高度的依附性。”

馮崇義:中國想撬動澳大利亞與美國的關係

悉尼科技大學的馮崇義表示,中國把澳大利亞在經濟上的依賴看成是澳大利亞的弱點,因此想利用經濟槓桿撬動澳大利亞與美國的關係。

他說:“澳大利亞它本身在中國眼中是一個軟柿子。澳大利亞對中國的商業依賴、經濟依賴性很強,澳大利亞出口的產品差不多一半都在中國市場上。所以他們可以很輕易地就讓澳大利亞疼,認為它是一個軟柿子,可以捏的。第二,因為澳大利亞是'五眼聯盟'。如果說盟友關係,澳大利亞現在是美國最鐵的盟友。在五國聯盟中,包括英國、加拿大、新西蘭,澳大利亞應該是最鐵的。而且它的一些動作跟美國有一些是夥同,有一些是配合。比如禁華為,澳大利亞比美國還更早地徹底把華為踢出市場。哪怕它以前退休的總理當它的董事會主席,當它的顧問,他們根本不在乎。所以澳大利亞本身跟美國的關係是基於它自己的國家利益和共享的自由民主法治的價值,它是像磐石一樣堅定的。中國很惱火,想用他們的經濟優勢和經濟槓桿來讓澳大利亞脫離美國。它想挑撥離間讓澳大利亞離開美國,打破這個聯盟。”

夏明:戰狼外交可能適得其反

紐約城市大學的夏明認為,中國的“戰狼外交”做法、包括趙立堅挑釁性的推特圖片,很可能會適得其反,將加強西方民主國家之間的合作,聯起手來共同應對中國的挑戰。

他說:“它最後會適得其反,因為會促使西方國家聯盟的強化和形成。而且可以看到西方國家在對待中國問題上其實最早覺醒的應該是澳大利亞。漢密爾頓的兩本書無論是《靜靜的入侵》還是《隱蔽的手》,揭露的重要的一個里程碑事件是在2005年6月,悉尼領事館的中國外交官陳用林出走。陳用林出走給澳大利亞的情報界和外交界帶來了很多全新的信息,也讓澳大利亞猛醒。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在認識中國的諜報戰或者超限戰,或者中國統戰的滲透等各方面,我認為是比美國還要更早醒悟。所以澳大利亞現在做的很多的努力,在特朗普政府在對中國問題上沒有起到西方領袖國家的作用的情況下,澳大利亞和其它一些國家其實是共同承擔了維護西方盟國、西方價值觀和西方利益的集體的責任和作用。”

夏明認為,由於拜登政府將特別強調強化跟盟國的關係,那麼民主國家聯盟會成為拜登外交政策的第一個基石。所以在民主國家聯盟的情況下,拜登政府也會激活對國際組織的各種運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