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中對抗- 大國爭霸還是制度較量?


美中國旗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45 0:00

中國最高外交官員楊潔篪最近在談及美中關係時說,中國無意否定美國或任何其他國家的政治制度和發展道路,也不謀求在世界上推廣中國的政治制度和發展道路。外界認為,楊潔篪的話是北京對拜登總統有關美中對抗是“民主與專制的較量”的回應。

此前,中國外長王毅也表示,現在總有人將中美之爭渲染為“民主和威權”之爭,以意識形態劃線,將世界各國標籤化。顯然北京希望把目前的美中對抗引向修昔底德陷阱的大國爭霸,正如習近平所說,任何人都不能阻止中國人民追求幸福生活的決心。

拜登為何把美中關係定義為民主與專制的較量?習近平強調道路自信,卻為何迴避制度之爭?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認為,中共官員不敢跟美國辯論雙方體制孰優孰劣,唯有高掛免戰牌。

他說:“確實,中共不想接這個話茬。楊潔篪那個文章還提到'如果有人要挑戰中國共產黨、中國政治制度和領導機制,中國人民也絕不會答應。'這話說得十分荒謬、非常可笑。中國人民什麼時候說過不答應了?分明是你共產黨不准人民批評。中國共產黨不准人民發表異議,然後它要說中國人民沒有異議。所以這是最大的強奸民意,這是中共所有謊言中最大的謊言。楊潔篪為什麼要扯出'中國人民不答應'這句話呢?因為他知道在今天的世界,一個黨有沒有資格執政,一種制度有沒有正當性、合法性,歸根結底要由這個國家的人民說了算。可是中共的統治恰恰是建立在剝奪人民發言權的基礎之上的,一旦人民有了發言權,那你中共的專制統治就結束了,所以中共為什麼不想跟美國進行制度、道德方面的辯論呢?因為它知道,它一辯論必輸。它也知道接你的話茬它就輸了。首先你說是民主和專制的較量,它當然知道它是專制,但它不會、不願意、不敢去公開認領這個帽子,它不能說我就是專制,然後我來跟你辯論,我比你更好。專制這種事能做不能說,一說出來你就輸了。所以它這個就很為難。當然你要說你也是民主,那就是王毅的話'民主不是可口可樂只有一種味道,我們中國是另外一種味道的民主'。那這個也經不起三句兩句話的反駁。你說你中國是民主,那首先第一條,人民可不可以批評執政黨?可不可以批評執政黨領導人?單單拿這條衡量,你這個民主就是地地道道的謊言。所以中共知道在這方面它完全沒法應對美國方面的挑戰,唯有高掛免戰牌。”

博訊資深專欄作家張傑反駁中國外長王毅的民主非可口可樂之說。他表示,中美衝突的實質是中國同整個文明世界的根本對立。

他說:“民主當然不是可口可樂,民主是生命之水、空氣、陽光。只要是人就必須要擁有它。美中之爭就是意識形態和製度之爭,根本不是什麼修昔底德的大國之爭。這個問題其實很簡單,我們看看美中爭執的焦點問題是什麼?就是民主、自由和人權。比如大陸的言論自由、宗教自由,香港、台灣、維吾爾,少數民族的人權以及市場經濟所必須的自由和法治。如果是修昔底德陷阱,美國根本不會在2001年將中國推入世貿組織,促成了今天中國的經濟崛起。中美衝突的實質是中國同整個文明世界的根本對立。”

張傑表示,美中之間的衝突本質上就是意識形態的衝突,即民主與專制、自由與極權的對立,而習近平的問題是他無法將這兩種對立的意識形態捏合在一起。

他說:“從本質來說就是意識形態,就是你這種獨裁專制政權與這個世界文明、民主、法治、憲政無法兼容。習近平最大的問題在什麼地方?就是開放與極權沒有辦法捏在一起。他又想用資本主義的開放,打開國門接受西方的技術,同時又想走向極權主意。這兩者決定他陷入了泥坑。”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也表示,中共不敢把民主與專制這兩種制度相提並論,而在中共自己的理論中也存在各種矛盾,以及理論與實際的矛盾。

他說:“現在中共的麻煩是,首先它不敢當著美國人的面承認彼此的製度是對立的。你要這麼一說不等於證實了拜登的說法嗎?那中美對立就是製度的對立了嘛。它恰恰不敢認這個賬。它當然知道美中兩國製度是對立的,但這個話它不敢當著美國人面前說。既然這話你都不能說,那你當然更不敢去進行辯論了對不對?所以這事只能掛免戰牌,它只能說我們現在不談這件事。你也不要說我們的製度不好,我也不要說你們的製度不好。這裡體現出它的什麼自知之明呢?就是它非常清楚,中共目前在理論和實際上的巨大矛盾;而在理論上,原來說的和現在說的巨大矛盾;以及在現實上,改革前和改革後的這種巨大矛盾,等等。因此它就陷入一種失語的狀態。對於這點,我想它確實還有相當的自知之明。”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