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飢餓記憶與恐懼- 袁隆平離世為何觸動中國?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 (資料照)
飢餓記憶與恐懼- 袁隆平離世為何觸動中國?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48 0:00

“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逝世震動了中國上下,官媒極具哀榮,稱他是“讓中國人把飯碗端在自己手中的英雄”。

不同尋常的是,民間哀思滾滾,普通人們通過種種方式,自發而由衷地悼念這位讓中國人告別飢餓的農業大師。畢竟,如今60歲以上的中國人大都忘不了曾經總是飢腸轆轆的感覺。

中共常說,中國歷代政府都沒有像共產黨政府那樣徹底解決了中國人的吃飯問題,但是袁隆平曾大膽直言,1950年代末的大饑荒餓死幾千萬人。而現代社會除非洲之外,三大著名飢荒分別發生在前蘇聯、中國和朝鮮,都是共產黨國家。

中國人為何對袁隆平感恩戴德?解決中國吃飯問題的是農業科技創新還是中共制度優勢?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認為,袁隆平的確為中國和世界的糧食問題以及農業生產做出了卓越貢獻,因此他被譽為“雜交水稻之父”是名副其實的。

他說:“袁隆平是雜交水稻研究的一個開創者,是世界上第一個把水稻雜交優勢成功應用於大面積生產的科學家。其實早在他之前,1963年,一個叫亨利·別克的美國人就在實驗室裡進行了水稻雜交,產生了優勢後代。只不過亨利·別克的操作技術不能大規模應用於實際。袁隆平在1973年開創的'三係法雜交水稻育種技術'是第一種能夠在生產中大面積應用的技術。實現了雜交水稻的產業化。袁隆平的貢獻還不在於他的團隊培育出了什麼優良的雜交水稻品種,而在於他創造了一種大家都能用的育種方法,為整個水稻雜交開闢了道路。也就是其它團隊培育出來的雜交水稻品種也包含了袁隆平的貢獻。幾十年來,袁隆平一直致力於雜交水稻的研究、應用和推廣,他為中國的糧食安全、農業科學的發展,以及世界的糧食供給都有很大的貢獻。所以稱他為'雜交水稻之父'應該說是名副其實的。”

但胡平也表示,中國官方給他授予“讓中國人吃飽飯的說法”卻是言過其實,似乎有為掩蓋舊體制弊端的嫌疑。

他說:“當然對袁隆平的有些稱頌未免言過其實。比如說'是袁隆平讓中國人吃飽了飯',這種說法就言過其實。而且很有為舊體制的弊端掩蓋的嫌疑。不過總的來說,袁隆平確實為中國的糧食生產和農業科學,為中國的糧食安全做出過很突出的貢獻,這是沒有疑問的。”

北京的獨立學者吳強對中國民間對袁隆平的自發悼念行為並不以為然。他認 為,這種自發性來自於中國國內帶有民粹主義色彩的造神運動。

他說:“我們看到的實際上是過去九年,國內的一個造神運動的結果。人們好像是在一種民粹主義化的造神運動中被訓練有素地向一位死去的科學家表達悼念。把他當作什麼什麼之父,當作最近幾年國內一直強調的糧食安全,特別是種子安全的一個重要的工程來來紀念。所以這基本上是一個訓練有素的,是被過去幾年的糧食安全的強調所征服的。我們看到在過去九年國內所培養出的小粉紅,他們這種話語的模式已經影響到普通人。所以這才是我剛才所說的'訓練有素'的意義。尤其是現在他死的時機相當有意思,是在紀念黨成立100週年的這麼一個時候。很多黨員幹部都在以此來爭相表達效忠,表達把他這個所謂'雜交水稻之父'跟共產黨讓人民吃飽飯是等同起來的。這是很重要的一個背後造神運動的所謂'自發'的心里基礎。”

吳強也表示,袁隆平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得益於他的幸運,而袁隆平一人的光芒也使得中國大多數沒那麼幸運的科研人員相形見絀。

他說:“他很幸運。比如說,他早年得到了華國鋒的保護,能夠繼續從事水稻研究而沒有被文革衝擊,這我相信是很重要的。這種受到保護的科學家在國內也是很少的。在這個意義上講,他確實很幸運。而且趕上市場經濟,市場經濟的一些操作。他也是蠻擅長的,比如說他控股有17家企業,隆平高科是上市企業,這都是一個很難得、很幸運的中國科學家的一個生涯。在這一意義上他是被造出來的神。其實是掩蓋了中國大多數科學家,其實是在缺乏科學自由的情況下,很艱難困苦的來做研究,很多精力是花在形式主義上面,很多精力是花在低成本的赶超上面,沒有什麼原創性的激勵。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