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京兩度出面滅火 民族主義殃及自身?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
北京兩度出面滅火 民族主義殃及自身?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37 0:00

中國外交當局近日兩次出面闢謠或澄清,試圖平息民間愈燃愈旺的民族主義烈火。一是參與中日文化交流項目的中國作家和學者慘遭網絡暴力,被痛罵為“精日漢奸”,就連為之緩頰的《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都被痛罵為“欺世盜名”的“雙面人”,最後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出面降溫,稱國與國之間開展人員互訪交流,是國際關係中的“普遍存在”。

二是中國網上盛傳意大利總理“首次承認意大利新冠病流行早於中國半年”,引起意大利的抗議,迫使中國駐意使館出面闢謠,呼籲中國網民不要聽信謠言。

中共種瓜得瓜,民族主義苦果難以下嚥?習近平要求外宣改變形象,是否為時已晚?政治學博士、獨立學者吳強表示,這一次中國網民發起的“挖墳”行動已經陷入退市,顯示事情可能“正在起變化”。

他說:“中國網民的行動很像獵巫,又是一種挖墳式的方式把相關的人在微博或者寫的作品紛紛挖掘出來。比如對蔣方舟同學,有些小粉紅就把他過去幾年所有的言論都挖出來。這一波最新的扒糞在我看起來反而是陷入到一種頹勢當中,似乎是整個小粉紅挖墳或扒糞運動的尾聲。我有感覺已經是缺乏力量了。這才是中國外交部最近會有一些跟往常戰狼式的態度不同的一些變化。換句話說,事情正在起變化。”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也認為,這次中國外交部對這兩起事件的處理都表現出了一定克制,而沒有繼續發表戰狼言論。

他說:“我覺得最近這次所謂來自民間的民族主義小的浪潮,本來就是中共當局戰狼外交的一個衍生物、派生物或伴生物,隨之而來的。當中共現在也在糾正所謂戰狼外交的時候,當然和它連在一起的所謂民間的民族主義自然也是屬於被糾正之列。在這個意義上講,前階段包括王小石的造謠,對中共外交起到了反的作用,這點應該是毫無疑問的。”

但胡平認為,中國的民族主義混合了流氓性、犬儒性、虛假性,起到了維護中共專制統治的作用。

他說:“但是總得說來,我並不覺得今天中國的民族主義會反噬,或者會殃及中共的政權。因為首先現在中國興起的民族主義,當然是我們能看到的民族主義,民族主義有多種表現形式。我們現在看到的民族主義首先是受到中共輿論控制的一個產物。因此以不同形式表達出來的民族主義,我們是看不見的。我們看見的民族主義大多是附和中共當局的,更多地表現為反美國、反西方。因此客觀上是起到一個維護中共專制統治這麼一個作用。再有我就贊成劉曉波。劉曉波寫過一本書——《單刃毒劍——中國(當代)民族主義批判》。平常人們都說,民族主義是雙刃劍,可劉曉波認為當今中國的民族主義是單刃劍。只有一個刃,沒有反過來去對政府本身造成威脅這個問題。因為今天的中國民族主義有流氓性、犬儒性、虛假性。就像流傳很廣那句話: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言行高度不一。換言之,現在檯面上很活躍的這些所謂民族主義者,其實他們都很清楚,在什麼問題上表現民族主義,什麼問題上不要表現民族主義。什麼問題上可以做的很過火,什麼問題上要比較低調。這些都是精打細算的。”

這兩個事件的另一個看點是,在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出面降溫之前,《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也試圖為網絡暴力降溫,卻同樣遭到網絡暴力,經常痛罵別人是漢奸敗類的胡錫進也成了欺世盜名的兩面人,里通外國的漢奸。

獨立學者吳強表示,胡錫進遭網暴充分說明中國“戰狼”民族主義發展失控遭反噬。

他說:“胡錫進是1990年代中期開始在《環球時報》推銷民族主義,是一種商業化的民族主義。到後來中國可以說'不'一直到現在,他終於看到他被更新的、更激進的、更狂熱的民族主義浪潮反噬了。這就是我開始所講的,發現事情在起變化,戰狼民族主義已經到了反噬自己的程度了。他是反噬自己民族主義的始作俑者,某種意義上講,或者至少是始作俑者的代表。我最近在談北京西四壞外的民族主義,現在已經開始受到更年輕、更激進、更狂熱的小粉紅式民族主義的抨擊。這是一個徵兆,實際上也是中國官方的民族主義政策或總體政策開始感受到威脅的一個很重要的徵兆。我相信一旦最高層感受到這種威脅,它開始駕馭不住自己放的這把火之後,也許就會重複歷史上不斷發生的手法。比如1900年義和拳之後,1905年慈禧太后就開始了憲政改革。只有5年,到了1905年很重要,因為?戰爆發,整個形式變化了,但其實救不了大清的命運。類似的事情,比如說1966年文革爆發,到了1969年毛就開始搞上山下鄉,把紅衛兵疏散到農村中去。今天我們也看到,最近浙江江蘇一些三本獨立學院開始降低為專科,開始重新打造工人階級。並且中國的中考要改革,實行五五分流。似乎北京要有意地來重新充實工人階級。實際上這是未來小粉紅的命運,他們至少有一半要回到或者說要變為工人階級,而不是在鍵盤上搞民族主義的粉紅們。所以這種反噬對年輕小粉紅來講,其實一方面它的狂熱持續不了多久;第二,當局已經意識到威脅了,胡錫進就是一個徵兆。”

(美國之音記者尹暄對本文亦有貢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