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別讓他跑了!” 潘石屹能平安撤離嗎?


法國總統馬克龍訪華期間,在北京SOHO 3Q(共享辦公空間),SOHO中國公司董事長潘石屹參加法中人工智能論壇。 (2018年1月9日)。
“別讓他跑了!” 潘石屹能平安撤離嗎?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11 0:00

中國房地產大亨潘石屹將SOHO中國打包賤賣給美國私人股權投資公司黑石集團,終於基本清空國內資產,證實了早先潘石屹要跑路的傳言。

連日來,中國官方財經新聞和網上一片“別讓潘石屹跑了”的呼聲,這是繼2015年中國輿論呼籲“別讓李嘉誠跑了”之後,首位內地民營大佬顯現跑路跡象攪動輿情。

潘石屹一再否認他要跑路的傳聞,可是他為何破釜沉舟急於清空國內資產?如今內地畢竟不比當初的香港,潘石屹能否成為平安撤離的李嘉誠第二?為什麼進入習近平新時代之後,中國民營大佬紛紛“跑路”、“躺平”、甚至入獄?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表示,潘石屹等商界大佬的投資行為就是中國政治形勢的風向標。

他說:“這幾年隔三岔五地我們就會聽有人說潘石屹要跑路。一來是潘石屹有些舉動使人猜測他要跑路;二來也是很多人自己設身處地,覺得今天中國的形勢對民營企業家不利,三十六計走為上,所以他們推測潘石屹要跑路。意思就是如果我是潘石屹,我就要跑路。本來在經濟全球化的背景下,資本家改變投資策略,昨天投這兒的資,今天又改投另外一個資,本來是很平常的事情。可是在中國就有些不一樣。因為在中國這些民營企業家的投資行為可能成為一個風向標。拿潘石屹的情況來看就有這麼一個問題。如果潘石屹要跑路,就證明中國的經濟形勢,尤其是政治形勢不好。如果傳言成真,潘石屹果然跑路了,就進一步證明中國的形勢不好。如果潘石屹想跑路結果沒跑成,就更進一步證明中國的形勢不好了。當然潘石屹引人注意就是他同時還兼有中共知識分子的身份,這也是大家對他的走向格外關注的原因之一。到現在為止,關於望京SOHO和外灘SOHO的交易能不能如期完成現在還不是很清楚。另外他已經有相當大一批資金轉移到了海外,但還有一些在國內。這些資金他是不是打算把它都轉移到國外?如果他有這個打算,能不能實現?做為他本人,是繼續留在中國,還是移居海外?這些情況都不是很清楚。但是做為一個風向標,他的走向以及下一步中共當局會採取什麼反應,這是值得我們關注的。”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認為,潘石屹的抽身是來自於他對習近平的政治擔憂。

他說:“首先,潘石屹作為一個商人,他的行動邏輯當然跟經濟動物的行動邏輯有關。他的經營行為之所以引起國內媒體,尤其是左翼人士的關注,是因為他的經濟行為的邏輯跟目前中國政治發展的邏輯發生某些不合,或者甚至有一種挑戰當下政治邏輯的運行。因為我們都知道,房地產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是跟政治密切相關的,在美國也是這樣。像川普作為一個房地產大亨,我們看到突出地表現出房地產,包括今天的佛羅里達房子的倒塌等等,政治權力、地方政治跟房地產是結合地非常的緊的。在中國,尤其是中國土地國有,所以中國的房地產開發商,他的整個發財跟權力是結合的非常緊。他的整個行動邏輯,當然他們有更敏感的政治嗅覺,捕捉到了權力發展的變化。另外SOHO中國,在英文裡,本來SOHO是因為我們紐約這邊有一條街叫豪斯頓街,豪斯頓街以南叫SoHo,South of Houston。但是如果把它放到中文語境,其實就是'收穫中國'。潘石屹和他的妻子張欣在過去二十年,也就是90年代到現在,可以說比較成功地在中國獲得了大面積收穫,現在基本上是收穫期已經過了。尤其從2013年在美國收購通用公司,持有它們40 %的股票開始。這個時間點非常重要,因為習近平在2013年完全上台以後,對習近平的政治當然就有某種擔憂。所以我覺得他今天完成了完全的華麗轉身或者成功抽身走人,當然是過去近十年發展的結果。”

中國絕大多數民企大佬都是在1990年代掘到第一桶金,在江朱、胡溫時代發家致富的。 2012年進入習近平時代,尤其是2017年進入習的第二個任期之後,民營資本的蕭條期開始了,馬雲、柳傳志、王健林、孫大午等一個個如雷貫耳的名字,一位位叱吒風雲的商界大佬,或急流勇退,或身敗名裂,或身陷囹圄。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表示,中共並不是要打倒民營企業,但中共建政後,類似的情況已經在過去發生過了。

他說:“確實今年出現的情況表明中共最高當局政策的一種變化。當然中共當局並不是要打倒民營企業、民營資本,但他確實要打倒這些冒尖的民營資本家,而這種行為本勢必會影響民營資本的發展。這在中國的歷史上也常常有這樣的情況。每當經濟搞得很糟糕得時候,他不得不引入資本主義來緩解形勢。而當經濟形勢一旦好起來了,專制的那一派就要趁機加強政治上的控制,然後再去打擊民營的資本。這在過去的歷史上屢見不鮮,今天我們看到的不過是一個類似的循環而已。”

很多人把習近平看作是一位原教旨共產主義者,這並不是說習近平了解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而是說他和毛澤東一樣,執著地相信共產黨的消滅私有製的初心,他和鄧江胡的確不是一路人。

紐約城市大學的夏明認為,今天的習近平已經陷入到一種政治上的癲癇症當中,而他想要去挑戰市場的權力。

他說:“在習近平的政治經濟學裡面,或者在中共的政治經濟學裡面,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搶占制高點,到底是國家權力來控制經濟還是由市場經濟來和政府形成某種分權。當中共得勢的時候,它就會打擊幫助它的人,當它在走投無路的時候,它就會千方百計向其他的人示好,尋求其他人對它的幫助,它緩過氣後又會忘恩負義。今天說的習近平的所謂不忘初心其實就是陷入到絕對主義、意識形態的狂熱政治癲癇症。目前對於中國政府來說,很重要的在於它的權力面臨越來越複雜的經濟生活,越來越龐大的市場的權力,它感到非常棘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