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滴滴出行“路難行” 是否中國私企明天的模板?


紐約證券交易所內中國滴滴全球IPO之日。 (2021年6月30日)
滴滴出行“路難行” 是否中國私企明天的模板?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40 0:00

中國國家網信辦與公安部、國家安全部、自然資源部、交通運輸部、稅務總局、市場監管總局等部門7月16日聯合進駐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開展網絡安全審查。上個月底,這個擁有用戶5.8億、營業額1400多億元的全球最大出行服務平台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

《紐約時報》稱,“聽黨話、跟黨走”,或許是中共想要的私企類型。那麼,滴滴出行這個業內巨頭,究竟“闖了什麼禍”?它是否將成為中國私營企業明天的模板?

美國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謝田認為,從滴滴事件可以看出,中共並非是不樂見中共企業赴美國資本市場融資,它所擔心的其實是失去對科技企業的控制。

他說:“它不樂意看到的是這些上市公司不是在它的牢牢掌握控制下。這些公司如果觸怒了今上或者政府,就意味著他們可能不受中共政府的控製或者控制得沒有那麼好,這可能是他觸犯了中共政府的主要原因。我們看到這顯然是一個政治上的打擊報復,而不是一個例行的政府檢查。因為如果公司有稅務問題,應該由稅務局來檢查。有國家安全問題,那就由國安部來檢查。現在有公安部、國安部、自然資源部、交通運輸稅務總局、市場監管,公司不可能涉及到所有這些問題。所有機構同時發現問題,同時來進駐,這是根本不可能的。”

美國三一學院經濟系榮退教授文貫中表示,滴滴事件將給中國企業未來赴海外上市帶來負面影響。

他說:“從中國政府來說我想它是一個矛盾的心情。一方面它當然不希望跟美國全面脫鉤。畢竟美國或者西方是中共最大的資金來源、科技來源、人才來源。如果全面脫鉤,對中國今後的發展影響肯定很負面。對中國的企業家來說,企業家其實普遍認為自己如果完全在國內發展,在企業的經營發展、所有權、資金運營、資金能不能在全世界調配等方面,都是受很大限制。如果能夠到西方比如美國來投資上市,他覺得保障要多得多。所以他們當然希望這條路能夠暢通。如果以後對企業家管得越來越多,他們到美國來上市的可能就會越來越小。提到對美國的影響,其實很多美國的投資人,特別是一般股民就會有負面印象。比如這次滴滴出行上市時候的價格,跟幾天后中國政府突然宣布要對滴滴出行進行全面監控、調查,股價馬上就大跌了差不多40%。對一般美國股民來說影響也是很負面的。我自己覺得黨國體制下對中國民營企業任意的大規模調查,應該考慮後面的政治影響是很負面的。”

文貫中進一步表示,中國的黨國體制以及所謂的“中國模式”將在很大程度上抑制民營企業的發展。

他說:“中國體制、中國模式對中國民企今後的發展障礙很大。第一國內會碰到所謂公與不公這種意識形態的困擾,黨的任意干預。另外在國際上,大家也越來越懷疑這個企業到底受黨的領導,還是市場上一個自主的在商言商的企業。如果你是黨的第二個在經濟界的組織,你在執行黨的命令,你在完成黨的意志,那你到世界上算是一個什麼東西呢?大家會有很多疑問。所以國內和國外這種體制下對民營企業都不是好的消息。”

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謝田認為,中國大型國企與政府勾連形成壟斷,對社會造成不公。

他說:“首先呢,社會公正不公正不是企業的事情。企業存在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為它自己的股東或持股人謀取福利,在法律允許的框架內利益最大化。這就是企業的作用。企業可以給它的股東、擁有者帶來利益。社會不公不是企業的事情,是政府的事情。我們知道所有的社會都有不公,即使在中國,中共聲稱要通過無產階級革命消除社會的不公,但是我們看到過去70年,中共製造了世界上最大的不公、最大的貧富差距。所以社會肯定會有不公,一般很多政府會通過稅收、福利,或者第二次收入分配來調節社會的不公。企業賺了大錢是企業自己的事情。企業賺錢越多,換句話說,它造成的所謂‘不公’越大,就說明它越成功。企業就是為了賺錢。說私企造成社會不公,如果造成社會不公,一般來說實際上是由於這些企業和政府尤其是獨裁政府,或壟斷企業和獨裁政府在合作形成壟斷。甚至現在中國的情況是國企成為政府控制的寡頭,這就在加劇不公。比如中國的石油企業是政府控制的,它造成壟斷,造成中國汽油價格非常高。對老百姓、對社會造成不公正,這恰恰是政府造成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