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習近平刮起“共同富裕”風暴 “三次分配” 會令私企心驚?


資料照: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杭州舉行的G20峰會閉幕後的記者會上講話。 (2016年9月5日)
習近平刮起“共同富裕”風暴 “三次分配” 會令私企心驚?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22 0:00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正式推出醞釀已久的“共同富裕”規劃,強調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全體人民的富裕,不是少數人的富裕。

習近平要求,要正確處理效率和公平的關係,構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協調配套的基礎性制度安排,加大稅收、社保、轉移支付等調節力度並提高精準性。

觀察人士分析,習近平強調共同富裕是對鄧小平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思想的重大修正,也是中共經濟改革和財富分配政策的一次重大轉向。

共同富裕會不會最終回歸中國共產黨的建黨初心?三次分配的制度性安排是不是殺富濟貧式的社會財富再分配?已成驚弓之鳥的中國民營資本還有多少生存和發展的空間?

此次中央財經工作會議仍強調,要堅持公有製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允許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先富帶後富。但是區別對待公有製和私有制,優待前者、歧視後者的制度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了。

觀察人士注意到,在不斷約談具有壟斷苗頭的大型私有企業,私企大到一定程度就必須倒的同時,大型國有企業鞍山鋼鐵公司和本溪鋼鐵公司強強聯合,創立了全球第三大粗鋼生產聯合集團。

托列多大學榮休經濟學教授張欣認為,優待國企、歧視私企的經濟發展計劃必然會對經濟造成負面衝擊。

他說:“如果一方面是強調公有製為主體做大做強國企,合作化是方向,黨管企業,就是朝毛的方向去走。還是說我們要搞現代企業制度,國企要改革成混合所有製,要遵循市場規律,企業要由企業家來管等等。這裡就反映出兩個方向。從領導人個人的講話來講,因為那時候就不單單是一個集體的綜合的報導了,可以看到習近平總書記講的大部分是前面的思路,李克強、劉鶴談的是比較後面的說法。講到國企和計劃經濟,經濟理論和實踐經驗我們都看到了,這個非常簡單,國有化和計劃經濟是失敗的體制。我們記得在毛的時候,民不聊生。城市居民靠糧票布票勒緊肚子過日子。農村三年兩頭鬧飢荒,國民經濟是崩潰的。那是個均平的時代。國企現在的問題還是這樣,基本上是虧本的。有個研究,國企如果去除所有的補貼和銀行貸款,整體虧損嚴重更厲害。最近我們知道中石化、中石油本來就依靠壟斷和國家減免資源稅和銀行優惠貸款等各項補貼,它們還要去虧,和其它國家的煉油成本比,它們要差很多。而盈利的那些非國有企業,比如阿里巴巴等等,它們現在要被強行地參與,黨來管理。這個確實反應了對私企的歧視。這必然會對經濟造成負面衝擊。

共同富裕的規劃中,最別出心裁、最令人狐疑的是構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協調配套的基礎性制度安排,所謂“三次分配”方案,這也是最令民營資本膽戰心驚之處。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認為,所謂第三次分配就是指個人或企業出於自願,把自己可支配收入的一部分捐贈出去用於慈善,而中國目前的做法一定會把自願捐獻變成強制性攤派,私企將面臨慈善勒索。

他說:“‘三次分配’的說法最早應該是來自於北大經濟學教授厲以寧。他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期提出‘三次分配’這個概念。第一次、第二次大家都很熟悉,所謂第三次分配就是指個人或企業出於自願,把自己可支配收入的一部分捐贈出去用於慈善。從而使收入比較高的人的資金流向收入比較低的人,來減緩貧富差距。按說通過捐款的方式緩和貧富差距在民主國家也是一個常見的事情。比如美國就有長期民間慈善捐款的傳統。在美國也有政策法律鼓勵民間捐款,比如捐款可以抵稅等等。但是中國提出來就把它當成一個制度,這就變得很有些不一樣了。因為捐款一個最根本的特點就是自願而不是強制的。捐不捐在你,捐多少也在你,這跟稅不一樣。稅是你必須要交的,交多少是有規定的。捐款最大特點就是自願性。可是現在按照中國的搞法,我們可以想像到一定會把它變成一個強制性的東西。輕的時候可以造輿論,讓不捐款的人很難堪、很丟臉;重的時候可以找明目給你按上個罪名,說你的收入是非法收入,讓你傾家蕩產。我們看到習近平話音未落,那邊騰訊就捐出了500億,幾乎是它全年總利潤。你說哪有捐款這麼捐的?要出於自願,沒人會這麼做的。捐這麼多顯然是非自願的。它是破財免災,它知道如果不捐這麼多款會有更大的麻煩。有個笑話講,募捐的秘訣,第一面帶笑容,第二腰間別把槍。所以在中國歷史上就有這種情況,所謂苛捐雜稅。什麼叫苛捐雜稅呢?就是在明文規定的那些稅之外還巧立名目找很多稅。另外‘捐’明明是要自願的,結果變成強制性的攤派。這是大家最關心的一點。”

有人把中共的第三次分配的所謂制度性安排被許多觀察人士看作是中共殺富濟貧之舉。托列多大學榮休經濟學教授張欣認為,問題的關鍵在於如何達到共同富裕。

他說:“問題不在共同富裕的口號,問題是如何達到共同富裕。用當年毛澤東的共產主義路線還是走歐洲富裕國家的道路。我想關鍵看怎麼對待所有製,和什麼是最終目標?是強調公有製為主,還是強調私有製、民營企業為主?最終目標是消滅資本主義、實現共產主義,還是由市場經濟建設資本主義體制?這是毛路線和西方福利社會根本區別。”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表示,習近平推出“共同富裕”的方將對中國經濟產生比較深遠的影響,特別是對中國的民營經濟。

他說:“我想習近平現在提出這個方案是兩條。一個是他 打壓民營經濟的一個組成部分;另外是對付眼前的一些經濟困難。因為現在天災人禍還有疫情造成問題,所以中國經濟遇到困難。窮人成了首當其衝的受害者。很多剛剛爬上貧困線的又掉下去了。所以政府急需一大筆錢來補貼窮人。可是政府又不肯花自己的私房錢,所以看準了民營經濟,在志自願捐獻的名義下迫使民營企業多交錢。短期看對一些窮人是有利的,但是因為嚴重挫傷了民營企業家的生產積極性,所以長期看來對他們反而是不利的。”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