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共制定共同富裕行動綱要:一個時代的落幕?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聯合國大會上講話。 (2021年9月21日)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聯合國大會上講話。 (2021年9月21日)
中共制定共同富裕行動綱要:一個時代的落幕?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22 0:00

習近平正式宣布共同富裕理念的一個月之後,中國國家發改委披露,將按照黨中央決策部署,制定促進共同富裕行動綱要,推動構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協調配套的基礎性制度安排。中國官媒和海外親中媒體表示,中國將進入一個以實現共同富裕為中心的新時代。

但中國國內外眾多輿論都對共同富裕報以懷疑目光,許多觀察人士從最近國家加強監管民營經濟,私企大佬七零八落的的現實中,看到改革開放以來市場經濟的沒落,監管經濟的興起以及向計劃經濟回歸的試水。

中共將如何制定促進共同富裕的“制度性安排”? 中國將通過經濟稅收機制還是非經濟強制 手段走向共同富裕?民營經濟在“回歸社會主義本質”的過程中還有多大的發展空間?

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表示,從歷史角度來看,中共不會實現共同富裕。他說,中共有普遍貧窮的歷史,有貧富不均的歷史,唯獨沒有共同富裕的歷史。

楊建利說:“共同富裕是人類的美好目標,可以說歷代的執政者、各國執政者都在這方面做過嘗試,能夠有法寶解決它的很少,甚至都沒有人有一個非常好的法寶,更別說中共了。中共有一個特別的歷史,中共有全面剝奪私有財產、製造全面貧窮的歷史;也有化公為私、權錢交易、把中國製造成全世界貧富懸殊最嚴重的國家之一的歷史,唯獨沒有共同富裕的歷史。所以他說的很多東西是不可信的,怎麼能讓人可信呢?就看你有沒有制度安排,還是因為習近平的執政安全、執政的合法性而一拍腦袋,來個新東西,搞政治運動式的‘共同富裕’?如果沒有制度性安排的話,那麼可能只會是虎頭蛇尾,一個爛尾工程。制度性安排,這次提到了三次分配,第三次分配是個不倫不類的概念。第一次分配大家都知道是純粹的市場規則,市場規則是效益規則,誰做得好誰得得多,誰聰明誰得得多,誰努力誰得得多。在這種情況下,政府的角色就介入了,就是第二次分配,就說我要基於公平、公正的原則去照顧些窮人,有些公共設施要創造。第三次分配不是一種分配,是靠一種自願、良心地對社會地回歸、回饋,它不是一種分配方式。政府把它當作一種分配,這就有問題了,就是強迫性的了。你分配,只能在政府比較有力的手中去完成,就成為強力、政府的功能了,這個可能有很大的問題,非常粗暴。”

香港榮休全國政協委員劉夢熊引用某私營企業家的話說,“發展民營資本是中共無奈的選擇,摧毀私企是習近平崇高的使命”。他認為,中共不會實現共同富裕,只會一舉摧毀40多年來改革開放所達成的共同富裕的基石。

劉夢熊說:“現在改革開放40多年,中國已經從當年國民經濟處於崩潰邊緣,一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當然是有了搞共同富裕的物質基礎了。但是要想想哦,這個物質基礎是怎麼來的?兩條,對內把原來的公有制搞成多種經濟成分,把原來的計劃經濟搞成市場經濟。所以到現在來講,私營企業已經在國民經濟中佔用50%的稅收,60%的GDP,70%的科技創新,80%的就業存在,90%的新增企業等規模,變成了五六七八九這個格局。但是你現在來說,卻反其道而行之,比如抓了河北的大午集團,把它的免費醫療的醫院也沒收了,免費教育的學校也沒收了。孫大午農民企業家被判18年徒刑。湖北的襄大集團,有一億五千萬的資金,也沒收了。這些年來打擊的民營企業家,本身在2018年的時候民營企業家受到三波衝擊,第一波是消滅私有制,第二波是私營經濟退場論,第三波是私營經濟共管共享論,結果呢,2018年中國的億萬富豪移到外國去的人數,比2017多了50%。到了那一年的11月,習近平看到不對勁了,就召開了私營企業家座談會,就說‘你們是我們的自己人’,給私營企業家吃定心丸。結果傳達到下面的時候,有企業家聽到傳達就站起來對黨委書記說,‘我明白了,利用我們是你們無奈的選擇,消滅我們是你們崇高的理想。’一語道破。”

楊建利指出,習近平加強監管民營經濟,其實是各種選擇權衡之下的決定,權衡標準就是要保證中共的執政安全。

楊建利說:“特別是六四以後,文革以後,中共的執政安全議題第一次提到桌面上來,非常危急。那個時候包括共產黨高官,到全體共產黨,都不知道紅旗還能打多久。鄧小平當時其實是救了黨。他說只有經濟發展才能救黨。經濟發展壓倒一切,不關是乾什麼的,只要把經濟催上去了,就創造了共產黨的績效合法性。在共產黨基本上失去了所有的合法性的時候,它創造了績效合法性,也就是高速發展、經濟發展。這個過程中實際上是有權錢交易,腐敗成為整個經濟運作的潤滑劑,使得整個社會的效率提高。當習近平接權的時候,人們說改革開放的紅利沒了,因為人口的紅利沒了。實際上腐敗的紅利也快用完了,那時候造成了嚴重的貧富懸殊,當時胡溫時期一年有100多萬起的群體性事件,社會已經到了要迸發的邊緣了。就是說腐敗紅利在共產黨手中不好用了。面對這麼嚴峻的問題,習近平有三個選擇,第一個就是繼續胡溫路線,最後就是人民造反;第二就是民主轉型,對政府進行限制,習近平講‘把權力關在制度的籠子裡’;第三個選擇就是恢復一定程度的政治干預。前兩種直接涉及到共產黨的執政安全問題,所以他不能做,只有回到政府干預。這是他目前比較自然的選擇。”

劉夢熊表示,中共“共同富裕”的規劃是豐滿的,但現實卻很骨感。要實現規劃,不能只靠漂亮話。現實才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劉夢熊說:“‘共同富裕’這樣的規劃當然是鼓舞人心,但是規劃是豐滿的,現實是骨感的。現在去看看深圳和很多城市的恆大總部外面維權、下跪、呼天搶地的原來恆大的員工、投資人,‘還我血汗錢’、‘恆大詐騙’等等,看到這種情況,這就是現實。為什麼在過去恆大28年成為宇宙最大、大得不能倒的怪獸。包括125家商業銀行在內的200多個商業機構,它們的風險意識、風險跟踪系統、風險監控系統一起形同虛設。金融監管機構對恆大財富這類老鼠會、非法集資、金融詐騙這樣的做法,居然大開綠燈。那些所謂的恆大財富沒有跟任何投資標的掛鉤,就是一個空洞的恆大擔保。千萬人血本無歸。看到這些現實的時候,我就感覺到時間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無論做了什麼‘共同富裕’的規劃也好,做了改革、擴大對外開放也好,現實就擺在這裡,不是一對空洞的漂亮言語所能掩蓋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