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京著眼“統一之後” 華盛頓將如何保衛台灣?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中國外長王毅在20國集團峰會間隙舉行會晤
北京著眼“統一之後” 華盛頓將如何保衛台灣?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15 0:00

中國舉辦第四屆“國家統一與民族復興”研討會,國台辦部署統一後的對台政策,引起兩岸的強烈反響。

與此同時,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中國外長王毅在20國集團峰會間隙舉行會晤,就台灣問題進行了激烈交鋒。

布林肯表示,美國“一中政策”並沒有改變,但美國反對北京採取的增加台海緊張局勢的行為,明確反對北京單方面改變現狀。

王毅反駁,美方指責中國改變現狀是對國際社會的嚴重誤導。中方強調,台灣是中美之間最敏感的問題,處理失誤將對中美關係造成顛覆性、全局性破壞。

布林肯在會晤王毅之前,對美國媒體重申了傳統的“戰略模糊立場”,強調美國堅守台灣關係法中美方的責任,包括確保台灣有能力實施自衛。

從拜登“出動軍隊保衛台灣”到布林肯“確保台灣有自衛能力”,應如何準確理解美國的台灣立場?美中台三方究竟誰在改變台海現狀?有人以“兵凶戰危”形容,台海近期有無戰事?

美國威爾遜中心基辛格中美關係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表示,美國的“一中政策”並未改變,但其內涵發生了很多變化,而且美國致力於在“一中”框架內為台灣爭取更大的空間。

他說:“拜登總統兩次非常突然的(被問到),有一些普通老百姓或是記者問他一些有關台灣的問題,我覺得他的答案應該列為是口誤吧,因為那時候是很突然的,他有點累。而且‘一個中國’政策的歷史,‘三個公報’什麼的都40多年,是錯綜複雜的,也是挺模糊的,很難以理解。所以拜登那個時候給我的印像是他要告訴台灣,我們是非常關心你們的,可是他把這個政策說得不完全清楚。後來布林肯肯定是代表美國的正式立場。可是拜登這次的口誤也是說明這五年來華盛頓國防部也好,國務院也好,白宮,還有美國的外交政策精英,我們有關海峽兩岸的對話是有比較大的變化。就是說雖然我們的指導思想還是‘一中政策’,我們對‘一中政策’的了解跟台灣比較靠近,就是一中各表。很多美國人覺得這40年來,我們對中國對於台灣的過分敏感也變得太敏感了。就是在一個中國政策之內不承認台北政府只承認北京政府這個框架之內,我們可以幫助台灣找到更多的國際空間,我們也應該幫助它提高政治力量等等。作為一個貿易夥伴,作為一個成熟的民主,美國應該是支持它,這個是事實。你剛才說的美國是否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如果中國大陸動用武器,美國會不會跟它開戰,也不見得。在華盛頓之內,很多精英都覺得美國跟中國為了保持台灣的獨立打仗是值得的,可是美國的普通老百姓也不見得。可惜到現在為止,多數美國人把台灣和泰國分不清,而且他們都不知道這兩個地方的地理位置如何。所以我懷疑他們是否能夠派他們的兒女到西太平洋去跟中國打仗,就是說情況還是錯綜複雜的,模糊的因素太多了。”

台灣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教授黃介正表示,美國幾十年來奉行的“戰略模糊”仍然是有效,相比戰略清晰更具威懾力 。

他說:“在台灣的角度來看這個問題,真正的關鍵一點在於台灣是不是真正能夠獲得實質上的安全保障。十五年前我們也經歷了台海危機,當時我記得克林頓總統政府的基本立場是,如果台灣沒有挑釁的情況下而遭受了攻擊,美國必然會有所行動,但是並沒有說明是什麼樣的行動。戰略模糊基本上並不代表美國不會有非常確切的行動;而戰略的清晰也不代表美國總統不需要跟美國國會諮商,也不需要在乎美國的民意。所以站在台灣的立場來講,戰略清晰萬一沒有辦法能夠真正的做到,反而帶來的壞處可能更多,所以戰略模糊就有點像我們台灣民調,大家說要維持現狀差不多同樣的味道。就是現狀雖然一直在改變,但是大家還是要說維持現狀,就是保持一個彈性。我覺得任何決策者都希望能夠保有一定的政策的彈性。為什麼?因為美國尤其是海外用兵牽扯到了包括當時是什麼政府?哪一黨在執政?總統是誰?國會是不是多數?還有當時美國的民意,還有當時整個國際的局勢是不是會受到其他地區的影響?這些綜合考量都不是戰略清晰可以一句話帶過而不需要考慮的。所以我覺得台灣的決策者,無論朝野,資深的政治精英都非常理解這中間的特殊性,不會有太多浪漫的幻想。”

黃介正進一步表示,從台灣自身的角度,維持“戰略模糊”政策從目前來看也更符合台灣的利益。

他說:“台灣的民意當然希望美國能夠保證,可是台灣的精英會覺得戰略模糊對台灣真正的安全可能比較有利,為什麼呢?因為台灣也是一個民主的政府,而且我們有很多社群網站媒體,如果美國一旦說無論發生什麼事情,只要台灣遭受攻擊,美國必然出兵。這樣的話,其實台灣的國防預算是沒有社會支撐力的。也就是說,不會有更多的民眾支持增加國防預算,也不會有台灣的年輕人想要去參加軍隊。為什麼呢?因為他們找到了一個藉口,就是美國人會來幫忙,所以我們自己不需要付出更大的代價。所以作為一個曾經參與政府工作,現在也在政黨服務的,每天在思考台海關係的人來講,我覺得戰略模糊反而對台灣的政策精英來講,有更好的方法去思考如何來說服自己的民眾支持自己的國防。”

威爾遜中心基辛格中美關係研究所主任戴博認為,短期內北京不可能對台動武,但美方也應該主動與北京溝通,闡明美方的“一中政策”到底意味著什麼。

說:“我估計(習近平和北京)不會有(異動)的,他國內的問題太多了,而且如果他真的動用武力的話,中國要付出的代價太大。我覺得美方也應該是多用一些比較傳統的外交渠道,跟中國進行一些對話來說服他,我們進行的還是‘一個中國’政策,我們應該是更清楚地給他闡述我們覺得‘一中政策’意味著是什麼?我們現在需要的是把這些情況弄得稍微穩定一點。現在那麼緊張,不符合任何一個國家的利益。我覺得美國最近傳遞的信號很多,可是在外交方面我們不夠活躍、不夠主動。”

評論 (2)

此論壇已被關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