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學者:罷免韓國瑜是對中國投下不信任票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中)。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00 0:00

短短一年半內,國民黨籍的韓國瑜從贏得89萬張高票、當選高雄市長,到變成被近94萬張高票罷免下台的政治人物,這一上一下之間,不僅讓他所帶動的韓流在南台灣高雄急速冷凍,也創下台灣地方自治史上的首例。

學者分析,韓國瑜在周六(6月6日)的罷免一役上大失利,除了他本身帶職參選總統、背棄對高雄選民的承諾、並在地方施政上有所失分之外、這也是繼1月份的總統大選以來,台灣選民再一次對中國投下不信任票。

中國情結在年輕的高雄選民之投票傾向上尤其顯著。

罷韓的中國情結

來自高雄的許恩恩未滿30歲,屬於太陽花學運世代,現任台灣公民憲政推動聯盟執行秘書的她週日(6月7日)在台北的一場座談會中指出,自己前一日舟車勞頓往返高雄、投下對韓國瑜的罷免同意票時,心中浮現的其實是香港的抗爭者。

她說:“我想到,如果罷免失敗,香港人也會和我們一樣感到挫折,如果罷免成功的話,即使不能幫到香港什麼,(但)我覺得是一種激勵…(代表)中、港、台是連動的。”

這也就是說,部分的高雄選民對立場親中的韓國瑜投下罷免票,其實是劍指中國、聲援香港。

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理事長王崑義也分析,韓國瑜支持九二共識、又曾在去年3月急赴香港、澳門、深圳和廈門等中國城市訪問、不僅見過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又見過港澳兩地的中聯辦、並與國台辦的劉結一交好過,親中友中的形象太過鮮明。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罷免案其實一向在台灣很難過關,但周六對韓國瑜的罷免票決能輕鬆過關,“不只是(為了)罷免韓國瑜,也是投下對中國的反對票,所以,才會激出那麼多選票”,他認為,韓國瑜其實有著非戰之罪。

自從去年6月9日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以來,台灣因為和香港同樣被中國視為一國兩制的實驗區而有了和香港命運休戚與共的革命情感,特別是後期、當中國和香港政府強力鎮壓和平示威者後,台灣內部的反中情緒尤其高漲,進一步推升了反中、挺香港的蔡英文之支持率,讓她在1月份總統大選時,以史上最高的817萬得票率,連任成功。

對中國投不信任票

王崑義說,原則上,台灣大多數的中老年人害怕戰爭,所以,不希望候選人太挑釁中國,但“天然獨”的年輕人更在意的是捍衛台灣現有的生活方式和民主進程,因此,透過投票反中的激情很容易被挑起,尤其近期中國引發新冠肺炎疫情后、又強推港版國安法,搞得全球都反中,所以,讓台灣也很難置身事外,因此,選後的反中情緒仍然居高不下,再加上,民進黨政府時不時、不經意地挑撥中國的武統傾向和反中論調、這對高雄老年人居多的鄉下票區也產生一定的說服力,透過罷免韓國瑜,來對蔡英文再次投下信任票、也等於向中國投下不信任票。

旅台的國際政治觀察家方恩格(Ross Feingold)則指出,在目前的反中浪潮和香港局勢發展下,韓國瑜的親中和中國代理人形象太過明顯,對他的殺傷力很大,雖然他和所有的國民黨籍政治人物一樣,也只不過是表態支持九二共識而已。

整體而言,大環境對國民黨的親中政策不利,但國民黨也很難立即提出什麼能扭轉選民印象的吸睛政策,方恩格說,這或許也是為什麼少部分黨內人士採取拖延策略,以在野黨的兩岸政策不具急迫性為託辭,來爭取更多時間,免於在兩岸敏感議題上陷入兩面都不討好的囧境。

台灣上報的李濠仲也在周六的一篇專欄直言:“以今日結果觀之,或可預判,之後共產黨只要表現得愈強悍,包括國民黨和'韓國瑜們'就將愈顯氣虛。”

民主政治主權在民

不過,台灣自由選舉觀察協會的理事蕭督圜則不認為,罷韓議題和香港及中國情勢有絕對的關聯。

他說,回到地方政治,韓國瑜之所以被罷免成功,主要還是因為高雄人對其政見期待過深,在韓國瑜背棄對高雄選民的承諾、跑去選總統而荒廢市政後,市民不滿情緒積累、所以才透過投下罷免票來反撲。

雖然台灣的選舉史上,選民鮮少動用到罷免權、罷免過關的門檻也較低,但冗長的罷免程序代表被罷免的對像也有很多機會來勸退選民,因此,若最後罷免還是過關,代表民意對政治人物的不滿應該確實存在,另外,週六的罷韓票決也釋出了一個政治訊息,那就是,人民可以把權力交出去、也可以把權力收回來,這都是正常、而且是非常公平的民主實踐程序,對政治人物有所警惕,也應能啟發中、港、澳,朝早日普及民主選舉的方向來推動。

對於台灣朝野政黨在中國立場上的歧異,王崑義直言,雖然蔡英文總統辣台妹的反中形象鮮明,但她光說不練,也不敢做出任何坐實兩國論的大膽舉措、或大踩中國的紅線、追求法理台獨。

兩岸關係新篇章?

至於中國,雖然一黨專政,但也不是在施政或在對台政策上完全沒有彈性,現在主政下的習近平雖然集權並採高壓維穩手段,但總體而言,雖然沒有民主選舉來改變民意對執政者和領導人的偏好,中共的治理就自然發展出一套有著收放的循環,因為,中共的邏輯是“一放就亂、一亂就收、一收就死、一死就放”,在此循環原則下,王崑義預言,若港版國安法於八、九月施行後,能夠有效壓制下香港的抗爭,或許,中共屆時對港、對台都會進入“一死就放”的階段、而朝更鬆綁管控的方向發展。

另外,王崑義認為,中國在內部和外在壓力具高的前提下,只要台灣不走上法理台獨,武統台灣只會是中國網民和鷹派的口頭威脅,不太可能成真,畢竟,中國已是大國,發動戰爭將是牽一發而動全身,再加上,戰場太近,中國境內的傷亡和戰事破壞之代價也不見得完全避得開,因此,他說,中國的主政者還是會對台維持和平統一和一中原則的大基調,不會輕易鬆動。

至於國民黨未來在台灣的存亡,王教授認為,不完全在其親中路線的調整,更大的關鍵在於它如何打破自我結構中太過於菁英化的窠臼,並在親中、本土、菁英和庶民的四大座標上,找到一個能立足的平衡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