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學者擔心中俄日益接近迫使美兩線作戰


2016年6月25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會晤到訪的俄羅斯總統普京。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04 0:00

在美國與俄羅斯和中國的關係不斷惡化之際,中國與俄羅斯之間卻越走越近。美學者認為,美國除了要分別應對中國與俄羅斯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的威脅以外,還要面臨這兩個國家的戰略夥伴關係對美國全球利益可能造成的干擾與衝擊。有學者甚至擔心,中國與俄羅斯這兩個所謂的“威權主義軸心國”的日益接近可能迫使美國最終不得不在亞洲與歐洲進行兩線作戰。

中國與俄羅斯日益接近,不健康的密切

中國與俄羅斯的合作儘管存在一定的局限性,但是在很多美國學者與專家看來,推動這兩個國家進行合作的力量遠遠超過了它面臨的阻力。中國與俄羅斯在軍事方面的合作,包括舉行聯合軍事演習,尤其引起了關注。

用前美國助理國務卿芮效儉大使的話說,目前中俄之間是“不健康的密切”。

全美亞洲研究所的主席艾林斯(Richard Ellings)召集了美國的一些學者專門研究中俄合作對美國的影響,並出版了《威權主義軸心:中俄合作的影響》一書。他日前在華盛頓推出這本書而舉行的研討會上指出,中俄之間雖然沒有正式的同盟關係,但是它們之間的戰略合作非同一般。

艾林斯說:“他們有一個互補的利益,這個利益在我看來是最引人注目的,這就是,中國在很大程度上覬覦亞洲,儘管它的野心遠不止於此,但主要是亞洲,俄羅斯則覬覦歐洲。這個互補的利益給他們提供了一個共同的目標。任何對美國及其盟友關係的損害都會加強他們實現在各自地區野心的能力。”

全美亞洲研究所的主席艾林斯在研討會上發言(2018年10月10日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全美亞洲研究所的主席艾林斯在研討會上發言(2018年10月10日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艾林斯:美國最終不得不兩線作戰

這位《威權主義軸心:中俄合作的影響》一書的共同編輯認為,中俄日益接近對美國構成越來越大的挑戰。他最大的擔心是,美國可能最終不得不在亞洲和歐洲進行兩線作戰。

他說:“最大的挑戰將是,如果說在亞洲出現重大的衝突(serious dust-up),俄羅斯可能會利用這個局面,在美國軍隊的注意力轉移到亞洲的時候,力圖在歐洲佔據有利局面。結果我們不得不在兩條戰線上面臨挑戰。”

專家:強化美國的優勢,利用中俄關係上的弱點

不過,肯塔基州路易斯維爾大學的政治學教授奇格勒(Charles Ziegler)則沒有這麼悲觀。

他在10月10日舉行的這個研討會上說:“如果你看我們的同盟結構,看美國在地區上的經濟地位,我認為,我們比中國或是俄羅斯要強大得多。在我看來,我們非常突出的一個優勢是我們在太平洋和歐洲地區的同盟關係。”

參與撰寫《威權主義軸心:中俄合作的影響》一書的美國學者一致認為,美國需要做出持續多年的努力,加強軍事、經濟和外交上的能力,使自己處於更好的處境來對付中國與俄羅斯給它造成的挑戰。

與艾林斯共同編輯了這本書的學者薩特(Robert Sutter)認為,美國所面臨的這個挑戰是嚴峻的,而且沒有很容易和很快的解決辦法,但是美國還是有很大優勢的。

他說:“隨著中國和俄羅斯在歐洲、中東和亞洲擴大他們的影響力,這些在很大程度上是以犧牲其鄰國的利益為代價的,這些鄰國對此感到關切。從長遠來看,在對付中國和俄羅斯的挑戰方面,這是美國可以加以利用的。”

這位喬治·華盛頓大學的國際關係實踐教授說,中國與俄羅斯之間存在的不對等也可以為美國所用。

他說:“從美國的角度來看,有一個相當廣泛的共識,即我們應當集中在中俄關係上的弱點和中俄實力的不對等。長遠來說,美國可以利用中俄在國際事務參與上的不對等為己所用。中國在國際秩序上的參與多得多,而俄羅斯似乎反對這個國際秩序。這是美國可以有效利用的。中俄之間存在的戒心也是美國可以利用的。”

前美國副國務卿斯坦伯格在研討會上發言(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前美國副國務卿斯坦伯格在研討會上發言(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斯坦伯格:團結盟友,同時管控與中俄的關係

前美國副國務卿斯坦伯格(James Steinberg)認為,對付中俄給美國構成挑戰的最有效的途徑還是利用美國的長處。

他說:“對付這個挑戰最為有效的方式是強化我們所擅長的,並向他們明確表示,他們對國際政治秩序做出不同安排以及以不同的看法來挑戰我們的企圖,在經濟秩序上試圖實現威權主義以及他們的重商主義、以國家為中心的經濟模式實際上是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不準備接受的。這提醒我們,我們過去是通過團結那些與我們有共同利益和價值觀的國家而取得成功的。”

擔任過克林頓總統副國家安全顧問、目前是雪城大學教授的斯坦伯格認為,這不意味著美國要毫無理由的找他們的茬。他說,以往的情況顯示,美國可以成功的捍衛自身的利益與價值觀,同時認識到,管控美國與中國與俄羅斯的關係是重要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