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逐鹿不丹 中國試圖鞏固在喜馬拉雅爭議地區的優勢地位


不丹地理位置。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09 0:00

中國在與不丹邊界一個具有戰略地位的喜馬拉雅高原附近迅速興建基礎設施,三年前印度和中國軍隊曾在這裡陷入僵持局面。中國還對不丹一個野生動植物園區提出的新的領土主張,再度引發外界關注北京正在推進它在喜馬拉雅山脈的疆界。

美國衛星運營商馬薩爾科技(Maxar Technologies)製作的衛星圖像顯示,洞朗高原(Doklam Plateau)附近出現了建築設施。中國和不丹都宣稱擁有洞朗高原的主權,這裡也對印度具有戰略意義。

馬薩爾科技的聲明表示:“顯然,今年在整個托爾薩河(Torsa River)河谷地區持出現了大量的建築活動,正在進行大量的道路建設/建築活動,並且,在洞朗地區附近的中國境內也正在建造新的軍事掩體。”

興建工程包括一個新村莊,一些研究過衛星圖像的分析家說,新村莊位於不丹宣稱的領土內。但是,不丹和中國都對此事進行否認。

不丹駐印度大使維納姆加爾(Vetsop Namgyel)表示:“衛星圖像中顯示新的中國村莊是在中國領土內,而非不丹境內。”

儘管如此,分析人士仍然認為,該設施的建造會幫助中國強化其在此爭議地區的地位。

新德里觀察家研究基金會的外交政策分析師馬諾伊·喬西(Manoj Joshi)表示:“查看這些活動就知道,中國正在他們聲稱的地區,也就是洞朗地區鞏固自己的地位。他們在根本難以持續下去的森林地區建造道路、村莊。通過這樣做,他們正在當地製造既成事實。這跟他們在南中國海等各地的所作所為相同。”

印度因為反對中國在不丹一側修建公路的行為,導致了他們在2017年與中國軍隊之間兩個半個月的緊張對峙。在北京同意維持該地區現狀後雙方分別撤退。

新德里曾經代表不丹進行干預,以阻止中國控制該高原,因為這個高原居高臨下,俯瞰著一塊連接印度與東北部各邦的狹窄土地。

喬希表示:“洞朗並不是當時印度許多人所聲稱的勝利。” 喬希認為,中國對喜馬拉雅山脈的進逼,是其試圖在南亞取得主導地位的更大戰略的一部分。

除了洞朗之外,印度和不丹還關註一個新的問題,那就是中國出人意料地宣稱擁有不丹野生動植物保護區的廣闊土地。

今年夏天,當不丹向美國全球環境基金申請款項以資助薩克滕野生動物保護區(Sakteng Wildlife Sanctuary) 時,中國代表以該地區是有爭議領土為由,提出反對意見。此舉著實讓不丹猝不及防。

不丹否駁斥中國的這個主張,但同時也中國此舉感到震驚,因為兩國先前就有爭議領土進行談判時,從未討論過這個地區。

不丹歷史學家卡爾馬·蓬喬(Karma Phuntsho)說:“根據我們所有的記載,薩克滕一直以來都是我們的領土。

這個被中國宣稱的領土範圍比起其他任一爭議地區都還要大。自1986年起,兩國針對領土疆界議題進行了24輪的談判。

分析人士認為,中國的這個舉動是在加碼試圖擴大與印度之間領土爭議上的優勢。薩克滕保護區與印度的阿魯納恰爾邦(Arunachal Pradesh)相連,然而,阿魯納恰爾邦卻被北京聲稱是藏南地區的一部分。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不丹分析人士表示,針對薩克滕問題的提出,可能是對不丹施加壓力的策略。而不丹因尊重印度對中國問題的敏感性,目前為止也尚未在洞朗議題上對北京讓步。

他說:“所有中國官方地圖也都顯示薩克滕是不丹的一部分。” 傳統上,不丹一直是印度的親密盟友。

然而,對於這個75萬人口,仍然與世界保持著隔離的小國而言,印度和中國之間的競爭正在引發不丹新的擔憂。

不丹歷史學家蓬喬說:“不丹必須要對這些地緣政治的遊戲保持警惕並且步步為營,我們正擔心會被捲入我們這個區域之間的緊張局勢,而我們對他們的戰略部署保持警覺。”

中印兩國之間的緊張局勢處於數十年來最嚴重的時期,雙方都捲入了印度東部喜馬拉雅山另一側的緊張軍事對峙。由於邊界爭議糾紛,兩國都在冰冷的山峰上部屬了成千上萬的士兵。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