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許志永“顛覆罪”起訴書被指“榮譽勳章” 人權律師常瑋平再遭酷刑


許志永(左)和丁家喜
許志永“顛覆罪”起訴書被指“榮譽勳章” 人權律師常瑋平再遭酷刑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6:29 0:00

被捕一年八個月的中國公民運動倡導者許志永被以煽顛罪起訴近兩個月後,檢方要求保密的起訴書直到日前才曝光。有評論稱該起訴書的六項指控胡編生造,扣大帽子唬人,含糊其辭,不敢說出真相。也有評論指這份起訴書意在構陷和政治迫害,但對於許志永、丁家喜、常瑋平等涉案的優秀中國人士是一份榮譽勳章。與此同時,有消息說與許志永案有關的人權律師常瑋平在監視居住期間又一次遭受酷刑逼供。

許志永此次被捕前曾發表致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勸退書》,呼籲他讓位給較有能力者來領導國家。有關當局在攸關習近平連任佈局的19屆六中全會之前起訴曾遭酷刑的許志永等人,備受輿論矚目。

保密起訴書被曝光引質疑

上週,人在美國的丁家喜律師的妻子羅勝春在推特上發布了山東臨沂市中院對許志永的起訴書圖片,稱這些圖片來自國內一位有良知的內部人士。

設在海外的中國公民運動網站(China Citizens Movement)轉發上述起訴書圖片時指出,許志永、丁家喜案今年8月5日由山東省臨沂市人民檢察院起訴到臨沂市中級人民法院。辯護律師被迫簽署所謂的“保密協議”,使得外界一直無法獲知起訴書的具體內容。

羅勝春在推特上質問道,起訴書“整個文件沒有加密字樣,為何還要律師簽保密協議,不許律師對外界發布?”稍早前檢方對丁家喜的起訴書也被要求保密,遭到關注相關案件的人士質疑、嘲諷。

二度當選區人代 因公民運動兩番入獄

現年48歲的法學博士許志永曾是北京郵電大學講師,也是憲政學者,曾參與推動廢除收容遣送制度的三博士公民上書活動,並於2003年和2006年連續當選兩屆北京市海淀區人大代表。 2003年創立“公盟”組織,該組織曾為三聚氰胺毒奶粉受害人家長提供援助,推動教育平權,要求官員公示財產。 2014年1月26日上午,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判處許志永有期徒刑四年。 2017年7月15日,許志永刑滿出獄,此後繼續從事促進憲政、法治和公民權利活動。 2019年12月“廈門聚會”後,許志永被指控是這次公民線下活動的幕後黑手,為逃避警方追捕而匿居於廣州番禺,翌年2月被捕入獄。

私人聚會被定為”顛覆活動“

據設在美國的《改變中國(China Change)》網站介紹,2018年和2019年在煙台和廈門舉辦的兩次公民私人聚會活動期間,來自中國一些地方的與會者討論了與時政、競選基層人民代表以及公民維權活動有關的話題,並且評選年度的傑出公民。 2018年獲得這一稱號的公民是709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

對於上述的廈門聚會,《改變中國》網站創辦人曹雅學表示,“二十幾個來自四面八方的中國人相約來到廈門。他們當中有律師,有從事不同職業的公民,有男有女。12月7日和8日兩天,他們在一所私宅聚會,討論時政,探討年度十大公共事件,探討中國政治的走向。他們也相互交換在各地進行公民權利倡導的活動和經驗。在一個正常國家,這些是公民的正常活動。但是在中國,共產黨政權將這樣的活動視為對政權的威脅而加以圍剿和打壓。”

她指出,這樣一個由鬆散的電報群中一二十名群友參加的線下聚會被當成危害國家安全的非法組織策劃的秘密會議,當局為此成立了1213專案組,

2019年末至2020年初,參與上述廈門聚會或支持公民運動的丁家喜、戴振亞、張忠順等多人相繼被捕,被稱為1226大抓捕,是2015年大範圍鎮壓維權律師和活動人士的709事件以來規模最大的抓捕行動,被捕者有多人被指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顛覆國家政權”或“尋釁滋事”。

起訴書被指羅織罪狀實施政治構陷、迫害

新近曝光的臨沂市檢察院對許志永的起訴書稱,2012至2013年,許志永同丁家喜等人通過通訊軟件,在北京、徐州、武漢等城市組織“公民聚餐”“同城飯醉”活動,發展“新公民運動”非法組織成員。

起訴書稱,2017年,許志永刑滿釋放後,以推翻中國現行政治制度為目的,“夥同丁家喜吸納王江松、張忠順、戴振亞、常瑋平(均另案處理)等人為骨干成員,成立以許志永和丁家喜為組織者、領導者的公民運動非法組織,撰寫、傳播大量煽動性文章;拍攝名為‘政治家’的非法影片;開展非暴力顏色革命培訓;搭建、運營‘中國公民運動網’許志永個人博客等網站;先後在煙台、廈門召開公民運動非法組織秘密會議,組織、策劃、實施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犯罪活動,嚴重危害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

這份起訴書所指控的顛覆國家政權罪名和提到的犯罪事實受到了一些法律專家和人權活動人士的強烈質疑。

在美國的中國人權律師、法律學者陳建剛對美國之音表示,許志永與朋友們進行所謂公民聚餐和同城飯醉活動沒有違反任何中國現行法律,在任何正常國家,這樣的活動都不會引起局外人注意,更不會導致官方行動,而臨沂市中院的起訴書是對許志永的政治迫害和構陷,也是對許志永和丁家喜等公民運動倡導者的褒獎和榮譽勳章。

在廣州的中國作家、獨立中文筆會會員野渡認為,廈門聚會只是一些公民一起吃個飯聊聊天,本來是公民有權進行的正常活動,可是當局成立了專案組,在疫情如此嚴重之際動用大量資源來抓捕,是很荒謬的事情。 “這也證明了我們現在所處的社會在黨國控制社會那種殘酷性,不容許一絲一毫的公民不同聲音不同活動存在。”

對於起訴書稱通過“非暴力”顏色革命滲透社區把持基層政權的說法,《改變中國(China Change)》網站的創辦人曹雅學表示,這種含糊其辭欲蓋彌彰,凸顯中共當局格外恐懼公民以獨立參選人身份參加基層選舉。

曹雅學說,“競選人民代表,這是寫在選舉法裡的。怎麼叫滲透社區把持基層政權呢?(笑)它也不敢寫是什麼。選個業主委員會,那是民間的。它也不敢寫出來。寫出來不就笑掉大牙了嗎?業主委員會本來就是選嘛。”

多名相關人士否認起訴書指控

9月9日,辯護律師在看守所會見了丁家喜,並拿到了對他的起訴書。由於律師被要求籤署保密協議,律師只得向丁家喜家屬口述起訴書內容。據悉,丁家喜稱這份起訴書是“無中生有、張冠李戴、捕風捉影、借刀殺人!”

日前曝光的對丁家喜和許志永兩份起訴書分別提到名字的吳明、華澤和王江松等一些人士在獲悉起訴書內容後相繼發聲斥責臨沂檢察院無中生有,蓄意構陷。

中國公民運動網站《公民》創辦人華澤9月13日曾對丁家喜案起訴書所稱的公民運動境外成員一說發表聲明,駁斥並糾正檢方就該網站與許志永和丁家喜之間關係的諸多不實之處。

聲明說,“中共當局把我與許志永和丁家喜案生拉硬扯在一起,不過是想給他們羅織所謂的“組織化”和“與境外勾結”的莫須有罪名。但遺憾的是,我除了應邀為一些中國公民做過非暴力社會運動的研究成果分享之外,並沒有參與過他們的任何活動。”

華澤在聲明中強調:無論是2018年煙台的所謂“秘密會議”,還是2019年廈門的所謂“秘密會議”,他都是在“12.26″案發生後才聽說的。因此,他即不知道有所謂“新公民運動非法組織”或“公民運動非法組織”,也無從加入,更談不上是“骨干成員”。

被起訴書稱為境外組織成員的吳明發表聲明指出,“公民運動”不是個組織,這是一個倡導大家一起踐行公民權利的理念,也就談不上有組織成員。本人也沒有加入過任何境外組織,從來沒有接受過任何組織的資金或者任務。本人唯一一次加入組織,是在幼年無知時加入過中共少先隊,建議中共臨沂檢察院更改起訴書內容,把“境外組織成員吳明”改為“中共少先隊員吳明”。

知名勞工問題學者、中國勞動關係學院的王江松教授也發聲明對丁家喜的起訴書提出反駁質疑。聲明說,“新公民運動”此前並沒有被任何法院或國家有權機關定性為非法組織,臨沂市檢察院的起訴書卻以它是非法組織為當然的前提,不知所據何法,根據哪家法院的判決?

王江鬆在聲明中指出,他與丁許只於2012年的同城飯聚中見過一兩次,不清楚也沒參加過他們發起的那些活動。直到2018年3月,才與他們一起商量如何倡導平等養老事宜,怎麼就成了“新公民運動”非法組織的成員呢?有何證據?

他也對起訴書把公民運動這個理念認定為非法組織提出異議,指出將“新公民運動”改為“公民運動”,成立“公民運動”非法組織,對此他“不僅對具體過程毫不知情,而且對這個推理和定性過程完全莫名其妙。”

《改變中國(China Change)》網站的創辦人曹雅學對美國之音指出,2014年許志永出庭受審時他提倡的新公民運動並沒有被貼非法組織標籤,“沒有一次說到它是個非法組織。環保運動是組織嗎?女權運動是組織嗎?Me Too(米兔)運動是組織嗎?”

提政治家基本素養 許志永勸退習近平

武漢肺炎爆發後,許志永2月4日在逃亡中發表文章《勸退書》,勸告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讓位”。

《勸退書》說,“政治家懂治國理政,抓大放小。鄧手握橋牌,大事底定。您身兼十數組長,大事小事一把,足球廁所一鍋。文山會海多如牛毛,看一遍亦顧不暇,怎能高瞻遠矚治國理政?財經工作,也是組長,總理職權在哪?您擅長經濟嗎?自己不擅長,交給擅長者,此政治家基本素養。政治家決策有現實感,有判斷力,知可行不可行。可您的大手筆,如雄安新區、一帶一路、精準扶貧,為不可為,卻不自知。”

值得注意的是,對許志永的起訴書中羅列了他的若干重要文章,如《人民的國家》、《公民倡議-競選2021》、《美好中國》等,卻沒有提到《勸退書》。

法律學者陳建剛分析指出,中共當局不想在習近平明年是否連任的問題上引起更多注意而刻意迴避在起訴書中提及許志永的《勸退書》這篇文章。

陳建剛說,“有這種可能,就是刻意迴避牽涉到習近平的事情,因為《勸退書》就是直接說的習近平,而其他那些事情呢,那麼都是給志永、家喜他們定的就是煽動顛覆、秘密會議等等,沒有針對習近平個人,而這份文件就是《勸退書》,我猜測有這方面的原因,就是中共不想就這他的名字或者他個人原因來引發輿論的關注。

2019年年末至2020年2月,許志永流亡期間,他的女友、勞工問題研究者李翹楚遭北京警方傳喚24小時,之後公開聲援“12·26公民案”。許志永於2020年2月15日晚在廣州被警方帶走的次日凌晨,李翹楚被北京警察帶走,之後秘密關押4個月。獲釋後,她在推特上發表被囚經歷,並繼續聲援許志永等被捕人士。

2021年2月6日,李翹楚被山東臨沂警方帶走,一個多月後被正式逮捕。

常瑋平監視居住遭酷刑 其妻上訪被騷擾維穩

2021年7月10日,美國人道中國和台灣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等多個團體經過評選,將本年度的“中國人權律師獎”頒發給仍被在獄中的常瑋平和丁家喜兩位人權律師。

2020年1月12日深夜,參加廈門聚會的常瑋平在西安自己的住處被警察帶走。 2020年10月,常瑋平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間遭遇酷刑,目前罪名升級為“顛覆國家政權”。

常瑋平律師曾多次代理法輪功、家庭教會、艾滋病歧視等敏感人權案件。

常瑋平的妻子陳紫娟日前對美國之音表示,感謝國際媒體和人權團體關注,並且她不認為常瑋平的行為構成顛覆國家政權。

她說,“他(常瑋平)就是代理了一些訪民的案件還做了一些公益的案件。這些我覺得都不存在什麼顛覆國家政權,那就只是動了一些人的利益而已。 “

許志永、丁家喜和常瑋平等涉及1213專案的被捕人士在關押審訊期間都曾遭受酷刑。

陳紫娟指出,常瑋平在監視居住期間遭受的酷刑包括連續六天坐老虎凳,身體受到摧殘,而在轉移到看守所以後,不許去醫院看病和鑲補牙齒,伙食差還限制花錢購買營養品。

她說,“他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階段,又一次被寶雞市公安局酷刑了。還有的話就是對他身體就造成了一些傷害。他現在大便便血。還有那個營養不良,導致他老是口腔潰瘍。還有一個要補的牙,一直沒有讓他補,導致那個跟要補的那個牙對著的一顆牙,就是老是長得很長。對生活,這樣不方便。針對他便血這個事情,我跟看守所交涉了好多次,他們都不同意帶他去醫院看醫生,現在他們連我的電話都不接。”

陳紫娟說,國保辦案人員試圖逼常瑋平招認所謂顛覆罪行,並蓄意把他們家在國內正常兌換的一萬美元和一些在境外旅遊期間沒花完的港幣和外幣作為外國勢力提供的經費。

在一家公立醫院工作的陳紫娟表示,為了阻止她為常瑋平受到迫害的案子到北京等地上訪,陝西國保對她發出威脅稱,讓她失去工作。

9月30日上午,美國之音連續撥打寶雞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副局長向賢宏手機,均聽到錄音提示該“號碼暫時無人接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