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聯社記者被允參觀烏魯木齊第三看守所證實曾是“培訓營”


位於達坂城的烏魯木齊第三看守所的大門(2021年4月23日)
美聯社記者被允參觀烏魯木齊第三看守所證實曾是“培訓營”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57 0:00

美聯社(AP)記者今年4月參加了一次罕見的由中共當局人員引導的媒體活動,參觀位於達坂城的烏魯木齊第三看守所。隨後,作為第一家被允許參觀的西方媒體,美聯社星期四(7月22日)發表一篇獨家報導,介紹了這次參訪的情況。

報導表示,在這處估計有240個監房的看守所的一個監房內,記者看到,身穿獄服的配有編號的維吾爾人後背筆直地盤坐著,盯看著電視中有關中共歷史的黑白畫面。

報導說,位於偏遠西部新疆的烏魯木齊第三看守所佔地超過220英畝,約1335畝,近1平方公里,是中國最大的看守所,也許是世界上最大的,面積超過梵蒂岡的兩倍。

報導表示,中國官員拒絕說明這個看守所關押多少人,只是說數目不同。不過,美聯社根據衛星圖像、查看監房及板凳的數目等等,估計可能關押約1萬人。

報導稱,這處看守所的規模表明,中國仍舊併計劃繼續關押大量的維吾爾及其他少數民族穆斯林。衛星圖像顯示,2019年,達坂城的這處看守所擴建了綿延幾乎1英里(1.61公里)的新設施。

過去幾年,中共當局被指責將至少100萬維吾爾穆斯林少數民族關押在“再教育營”中。在強大的國際壓力下,當局稱這些是“職業培訓中心”。

報導表示,中國當局2019年稱這些中心的人都“畢業”了。美聯社記者的參訪、衛星圖像、對前被關押者及專家的採訪表明,許多“培訓中心”確實被關閉了。不過,許多只不過是變成了監獄或者看守所。而衛星圖像顯示,更多的新設施也出現了,包括距離烏魯木齊第三看守所不遠的一個2019年建成的佔地85英畝的新看守所。

這些變化看上去是試圖將一些臨時和法外的所謂“培訓中心”變成法律允許的固定的監獄和看守所。雖然一些維吾爾人被釋放了,但其他的則被轉入了看守所和監獄系統。

報導表示,研究人員說,許多人經常只是因為出國或參加宗教聚集便被投入看守所。美國科羅拉多大學專門研究新疆的人類學家雷風(達倫·拜勒Darren Byler)說,許多犯人沒有從事以任何標準能認定的“犯罪”,不過是走一個毫無司法程序的“審判秀”過場。數以10萬計的人從一般人口中消失,新疆從一個“警察國家”變成了“大規模監禁國家”。

報導還表示,儘管烏魯木齊市公安局局長趙忠偉等官員堅稱,烏魯木齊第三看守所與“培訓中心”沒有任何關係,但是證據顯示,這個看守所以前確實是所謂“培訓中心”的拘押營。路透社2018年9月的一張照片顯示,當時這處設施被叫做“烏魯木齊職業技能教育及培訓中心”。另外,記錄顯示,恆鋒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曾贏得一個價值1100萬美元(約7000萬人民幣)的合同,裝配了這個培訓中心。

報導說,曾在2018年到過達坂城這個設施的前建築合同商告訴美聯社,“烏魯木齊職業技能教育及培訓中心”在2019年被改建成了看守所。這位合同商因擔心家人被報復不願報導透露其姓名。

報導表示,這個龐大的看守所由高達25尺(約7米)高的水泥牆包圍,上有電網,並有崗樓。當地官員帶著美聯社記者通過有人臉識別、由手持步槍的身穿軍用迷彩服的門衛把守的門崗。在監控室,看守盯著滿牆的約幾十個監控屏幕,實時監控每一間牢室。還有一個屏幕在播放官媒中央電視台的節目。

報導表示,看守所的所長朱宏斌(音譯,Zhu Hongbin)說,央視的節目在播放給在押者,另外還有教育在押者認清所犯“罪行”的視頻課程。朱宏斌還說,他們控制在押者能看的內容,並且時刻能看到是否有人破壞規定,或是否會自殘或自殺。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