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連續4年被列網絡自由度最低國家


在北京舉行的全球移動互聯網大會上一幅電子數據顯示的中國地圖。(2018年7月11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14 0:00

總部設在美國紐約的人權活動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星期二(11月5日)公佈該機構本年度網絡自由(Freedom of the Net)報告,中國連續第四年被列為網絡自由情況最糟糕的國家,排在古巴、敘利亞和伊朗之後。

冰島、愛沙尼亞和加拿大是網絡自由度最高的前三名國家。在這65個被評比的國家中,美國排名第7。

自我審查

自由之家的報告說,中國政府加強了信息控制,網絡審查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與以往相比,這一年中國的網絡環境中自我審查現象更為嚴重。

報告說,監管者大規模關閉微信平台上的個人賬戶,以防出現任何“越軌”行為,例如評論環境問題,這導致了更普遍的自我審查,有報告稱,監管部門刪除了數万個“有害”內容的帳戶。

自由之家的中國與港台高級研究分析員莎拉·庫克(Sarah Cook)對美國之音說,“寒蟬效應”對普通網民的影響越來越明顯,微信圈尤為嚴重。

庫克說:“我們確實已經在網上看到普遍的寒蟬效應,尤其是在微信方面——越來越多的人不僅是公共賬戶、信息被刪除,或被關閉賬戶,而且在某些情況下,他們的個人賬戶整個被關閉。”

“現在微信被用來做很多事情,不僅僅用於社交媒體交流和政治問題的交流,實際上也是支付手段,功能上也取代了名片,更是家人和朋友交流的途徑。因此,當某人的個人微信被關閉後,想在中國過正常的生活真的很困難。” 她說。

庫克說,越來越多的人因為在微信上發布了被認為是“散佈謠言”的內容導致賬戶被關閉,這種情況越來越普遍,造成了令人不寒而栗的影響。

“這是自我審查的結果,因為發表言論的風險越來越大,不僅僅是你的某篇文章會被刪除,而是你的整個帳戶都被關閉了,以及出現越來越多的因為在社交媒體的文字而遭到實際報復的例子,無論是行政拘留還是其他現實世界中發生的報復,包括在微信上,包括在看似私人的群組中。”

網絡監控走出國門

自由之家的報告還說,中國在開發、使用和出口社交媒體監控工具方面佔據領先地位。報告援引中國恆揚數據公司的資料,稱該公司的宙斯盾(Semptian)監視系統提供了“虛擬世界的全景”,能夠“存儲和分析無限數據”。

報告還說,中國政府機構與技術公司密切合作。有研究發現,中國互聯網上被發現存在一個數據庫,其中包含了約3.64億中國用戶的社交媒體資料、信息和共享文件,這個數據庫每日更新,供執法人員隨時跟踪。

報告指出,中國複雜的網絡法規讓中國政府能夠訪問用戶內容和原始數據,讓當局更容易識別和懲罰傳播敏感信息的網絡用戶。

例如,有報導說,2019年3月,一名新疆維吾爾人因為微信聯繫人名單上有人去過沙特阿拉伯麥加,自己也被拘留和並被審訊了三天。

全球網絡自由整體下降

從總體調查結果來看, 全球範圍的互聯網自由度9年來持續下降。

自由之家主席邁克爾·阿布拉莫瓦茨(Michael Abramowitz)在一份聲明中說:“許多政府發現,在社交媒體上,宣傳比審查更有效。威權主義者和民粹主義者正在利用人性和計算機算法來征服選舉機制,粗暴對待旨在確保自由和公平選舉的規則。”

自由之家說,在其所分析的65個國家中,至少有40個國家運行專門針對社交媒體的先進監控項目。

自由之家的莎拉·庫克說:“在全球範圍內,互聯網自由度已經下降了一段時間,在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原因,但令人不安的是,人們一直認為,隨著社交媒體和應用程序的普及,它們可以產生促進民主和保護人權的潛在效果,但事實並不像人們想像的那樣。”

“儘管有很多不同的原因,至少在某些情況下,你確實看到,中國和其他一些專制國家在境外實施和推廣的各種實例、示範和技術,實際上對其他國家的互聯網自由產生了負面影響。”庫克對美國之音說。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