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海航進軍海外 習近平為啥說不?


美國維吉尼亞州首府里士滿的希爾頓酒店(2016年3月30日)。 2016年3月,中國海航集團用65億美元購買了希爾頓連鎖酒店25%的股份

中國的海航集團公司最近似乎麻煩重重。幾個併購案件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阻礙。一部分對外投資因為中國政府限制資金外流而陷入不定,另一部分則因美國目前的政治環境困難重重。分析人士認為,北京要拿一些有政治背景的公司殺雞儆猴,以顯示金融維穩的決心。

中國企業到國外“買買買”,不僅引起海外警覺,北京也開始喊停。海航集團最近就可謂麻煩重重。6月份,中國開始加緊控制資金外流,下令對積極從事海外併購的公司進行系統性風險調查。海航被列為重點調查對象之一。

受到影響的兩起歐洲併購案備受矚目,一是海航以2.64億美元收購總部位於倫敦的外幣兌換運營商(ICE),另一宗是海航收購瑞典瑞德酒店集團(Rezidor Hotel Group)。

對於ICE的收購是2016年4月宣佈的,據信這期收購原本預計在今年4月完成。然而,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2016年11月28日推出新規,資本帳戶超過500萬美元的海外支付,包括組合投資或海外併購等直接投資,必須上報市外管局批准;之前已經獲批的大型投資專案尚未轉帳的外匯部分也適用此規。

消息人士表示,由於資本管制規定的出台,海航不得不申請監管批准,這阻礙了投資的進行。

資金外流 北京喊停

中國大型企業近年來併購數量激增,引起了人們的擔憂。其中有些企業依靠借款大筆並購,可能給包括國有銀行在內的借款銀行帶來風險。而且,很多公司在收購時不惜出高價多付錢。海航集團的很多並購存在爭議,也是因為並購支付的金額高於平均水準。

在今年第二季度開始,中國逐漸加緊控制資金流出,試圖減慢中國公司不斷擴大海外資產的動作。 6月,中國銀監會責令銀行系統對近年來積極從事海外收購的大企業,包括海航,大連萬達和安邦等公司可能帶來的系統性風險進行調查。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在6月發話說:“要堅持當對境外企業和對外投資安全工作的領導,在國家安全體系建設總統框架下,完善對境外企業和對外投資的統計檢測,加強監督管理。”

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中國商業與政治經濟專案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認為,這與中國第二季度經濟增長好於預期有關。

他說:“今年中國的經濟表現好於預期,增長率高於之前的預測。正因為如此,政府有更大的餘地來處理金融方面的問題,因為經濟已經足夠強勁了,所以人們不會說因為加大金融管控而造成經濟放緩。”

美國企業研究所經濟政策研究員鍾偉鋒說,北京擔心資產外流會給人民幣造成巨大的貶值壓力。他說:“ 要捍衛人民幣匯率的話,中國政府就要消耗他的外匯儲備,而中國的外匯比幾年前達到四萬億的時候相比現在已經是非常少了,所以中國政府一方面有外匯儲備的壓力,另外一方面也不希望資金流到海外,更希望資金在國內投資。”

鍾偉鋒還說:“一些企業通過海外借款來投資,這就會增加中國企業的海外負債,或者提高整個中國企業的負債率。這就會給整個宏觀經濟帶來更大的風險,所以這是中央銀行不希望看到的事情。”

金融維穩 殺雞儆猴

美奇金(J Capital Research)負責人楊思安(Anne Stevenson-Yang)說,中國政府這樣做的主要目的除了保留硬通貨,阻止國內資金外流之外,還要更好地控制例如海航和萬達這類“紅頂商人”的公司,這些公司名義上是民營企業,但實際擁有很強大的政府關係和資金支援。

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亞洲部主管邁克爾·赫森(Michael Hirson)告訴美國之音,從去年開始中國政府快速增加了對大型公司的風險控制,金融維穩已經被視為國家安全的一個因素。

赫森說:“中國政府擔憂的不僅僅是資金外流,而且是這些大舉借債的企業如果並購不成功的話,會傷害中國的金融市場,特別是把錢借給它的銀行。”

他也說,以海航這樣的公司開刀顯示出北京希望以殺雞儆猴的方式嚴控資金外流。

赫森說:“北京是想放出一個資訊,就算是之前很有政治影響力的高管不會淩駕于控制金融風險的運動之上,所以,嚴防金融風險適用於所有人,包括有很強政治關係的公司和高管。”

天橋資本 政治因素

海航的另一件收購案則涉及史上任職時間最短的白宮通訊聯絡主任安東尼·斯卡拉穆奇。斯卡拉穆奇在任職10天後離職,而他的這使得他的投資公司天橋資本(SkyBridge Capital)與中國海航集團公司交易的未來變得捉摸不定。

據路透社報導,海航公司發言人羅伯特·仁丁(Robert Rendine)在電子郵件中表示:“關於斯卡拉穆奇離任白宮通訊聯絡主任的消息與海航盡早完成SkyBridge交易沒有影響。我們完全相信交易將繼續推進,對於交易將在夏天結束之前完成的預期沒有改變。”

路透社報道說,天橋資本發言人里克·邁耶斯(Rich Myers)在電子郵件中表示:“交易的審批過程正在按部就班的進行。” 7月28日,該公司在網站上表示希望交易在未來45天內完成。

負責審核外國對美國直接投資的機構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正在對此這項併購進行審核。

美奇金負責人楊思安通過電子郵件對美國之音表示,這項交易成功與否要取決於政治因素。

她寫道,“如果CFIUS通過這項並購我會很驚奇,但是斯卡拉穆奇離任給了海航一個很好的抽身理由。他們為了打通行政當局的通道才選擇收購這家公司,不過現在斯卡拉穆奇已經成了笑柄,這已經不頂用了。”

與此同時,議員也表示對於中國公司投資美國的極大關注。紐約參議員舒默最近就敦促川普總統停止中國公司在美國的併購,直到中國幫助美國應對北韓問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