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世衛專家在武漢 “考古”參觀 還是溯源調查?


世衛組織新冠病毒源頭調查組成員視察武漢漢陽區江欣苑社區。 (2021年2月3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57 0:00

世界衛生組織國際專家組在武漢對新冠病毒溯源的實地調查在中國政府的嚴密管控下展開。專家組星期三得以進入武漢病毒研究所,此前還去了武漢疾控中心、華南海鮮市場和武漢收治新冠患者的幾家醫院。

這次調查距離疫情爆發已時隔一年多之久,而且是在北京設置了各種障礙並幾度推遲後才成行的。有網友甚至把此次調查戲稱為“考古”和“參觀”。

儘管中方強調,中國始終以“開放、透明的態度”同世衛組織就病毒溯源保持密切合作,但世衛調查組此行的行程不公開、也沒有與媒體直接接觸,所披露信息少之又少。

北京到現在仍拒絕承認武漢是新冠疫情的最早暴發地,並辯稱疫情是在全球多點多地暴發。這次被高度政治化的病毒溯源調查能獲得什麼?中國這次對世衛組織病毒溯源調查的操作向世界展示了什麼?

紐約城市大學亨特學院兼任教授、前中國人權律師滕彪表示,遲到而倉促的病毒溯源調查很難發掘病毒真相。

他說:“我們現在很難對調查有太高的期待。也許這些專家在中國這兩個星期左右的時間掌握的東西對他們了解這個病毒,了解一些之前沒有發現的真相很有用。但是我覺得中國政府從各方面,首先就是一年的時間,最好的調查時間早已經過去了。其次就是設置重重障礙,也許在專家的選擇上也做了很多工作。也有一些消息說懷疑其中部分專家的獨立性。這都是有可能包括這些專家之前的一些發言,他們在一個場合說要避免談及源頭等等敏感的問題。但是我們很難通過這短短而且是已經遲到的調查得出真正的結論,很難發掘出病毒的真相。”

但人權組織“公民力量”的創辦人楊建利認為,這次遲來的病毒調查仍熱是有意義的,專家可以通過與知情人和當事人對話找到病毒來源的蛛絲馬跡。

他說:“現在我們面臨的調查武漢病毒源頭的工作實際上大部分的證據現場已經被削除了。但是大部分的知情人、當事人還都在。所以這和考古是不一樣的。這就使得這次到中國去調查就顯得比較有意義。人類面臨著病毒源頭的調查實際上已經解決了。是誰解決的呢?中國政府解決的。所以真相已經掌控在中國政府和它掌控的科研人員手中了。問題不是要把真相調查出來,而是真相要不要公佈的問題。所以現在看世衛組織之行,很多都是政治上的表態和政治上的運作。這已經不純粹是一個科學的問題了,它變成了政治上的問題——就是在什麼條件下能夠促使中共政府向世人公佈真相。這和一般的參觀也不一樣,一般的參觀就是看看回來就完了。但是所謂的調查到中國去什麼都沒有調查出來,這就說明中國政府不想讓你調查,而真相已經被中國當局掌控住了。雖然一些證據現場已經不存在,但是它不可能完全消失。科學家還留下了很多資料、證據、數字,再加上未來對於蝙蝠等等取證的證據進行對證,再加上一些分析,人們總能找到源頭大概在什麼地方。當然未來可能更多的是一個政治過程,怎麼促使中國政府向全世界公佈真相。”

但中國政府並不承認世衛組織專家此次武漢之行為病毒溯源調查。用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的話說,這是“國際專家同中方相關領域專家就新冠病毒溯源問題進行的一次交流合作,是全球研究的一部分,不是調查。”

而另一位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強調,疫情是從2019年下半年開始全球多點多地暴發。他說,希望美國也邀請世衛組織進行病毒溯源研究。

楊建利對此表示,這是中國政府在混淆視聽,因為很顯然新冠疫情最早是在武漢暴發的,而且如有需要,他相信美國會以開放透明的態度,讓世衛組織進行調查。

他說:“除了中國的武漢還有湖北省的另外一個城市以外,沒有世界上另外任何一個城市病毒的感染者是大面積的在醫院裡暴發的。這是一個常識,這也是科學。基於常識以及科學的數據,科學界肯定是認為最有可能的源頭就是中國。所以首先想到中國去調查。其它地方有沒有可能?當然有可能。如果是世界衛生組織提出了我要到美國的某個研究所去調查,我相信這個是開放的。為什麼它沒有提出這樣的要求呢?因為基於它的數字、基於它的科學推斷、基於它的常識,它認為這個可能性非常小,首先要把資源用到可能性最大的地方去。中國政府在這兒就開始用陰謀論,從去年的2月底開始用陰謀論擾亂視聽,使得今天本來比較清楚的一個事情變得好像不怎麼清楚了。”

世衛組織病毒溯源專家組星期三得以進入武漢病毒研究所,在那裡停留了大約3個半小時。武漢病毒研究所一直是國際社會關注的一個焦點,有一種觀點認為,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可能源於在那裡發生的一次事故。但中國政府對此予以否認。

前中國人權律師滕彪表示,此次調查已被中國政府高度政治化,因此允許世衛組織專家進入武漢病毒研究所,僅做幾個小時的停留,這是不能打消國際社會對它的懷疑的。

他說:“中國政府從去年年初開始,就把這個問題政治化。實際上更早在2019年年底的時候,就已經有一些關於新型冠狀病毒的檢測。中國政府把這個本來是衛生健康的疫情問題當作政治問題,這也是中國這樣一個政治體制決定的。它一定要把這個事情政治化,和它的政績、政治合法性、政治穩定連在一起。所以它在疫情爆發後不斷地設置障礙去掩蓋真相,同時阻礙世界衛生組織的調查,直到爆發超過一年的時間才允許世界衛生組織的一些專家去調查。在這種情況下,很難去排除人們的疑問。即使有一個什麼樣的結果,也很難排除人們對病毒真相,對這些調查是否獨立的懷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