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伊朗人上街抗議西方要不要聲援?


來自社交媒體的照片顯示德黑蘭的街頭抗議情景。(2017年12月30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01 0:00

伊朗爆發反政府抗議,西方領導人應該高調聲援嗎?

伊朗上星期四爆發抗議活動,如今已持續五天,據報導有十餘人被打死。西方政府對伊朗抗議做出了彼此不同的反應。因為擔心德黑蘭當局會把西方的支持當成藉口,給抗議者貼上聽命於外國勢力的第五縱隊標籤,一些西方領導人的評論比較克制。

美國總統川普上任以來一直抨擊伊朗政權,並且深化了美國與伊朗在本地區的對頭沙特阿拉伯的關係。川普在特推上接連發表評論,大力讚揚伊朗的反政府抗議。他的推文說:“全世界都在看!”他還說:“壓制性的政權不可能永遠不倒。”

星期六,川普又在推特上發表了與他去年9月在聯合國發言時的同樣觀點。他說:“全世界都明白,優秀的伊朗人民希望變革,伊朗領導人最害怕的不是美國強大的軍力,而是伊朗人民。”

但其他領導人判定,眼下最好還是謹慎表態。一些歐洲官員說,如果說話不慎重,可能會適得其反,壯大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中最反西方的勢力,而讓抗議者失去信譽。其他人說,驅動民眾上街抗議的因素是什麼還不完全清楚,他們擔心伊朗強硬派可能在鼓動民眾示威,以顛覆目前掌權的“改革派”政府。

也許有人推測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會跟川普總統一樣大膽發聲,然而,面對伊朗人2009年支持民主的“綠色革命”被鎮壓後最大規模的抗議活動,內塔尼亞胡卻比較謹慎。

到目前為止,內塔尼亞胡採取的是奧巴馬政府2009年採用的策略,那就是:多觀察,少講話。內塔尼亞胡政府已要求政府各部長保持克制,不要就伊朗抗議風潮發表評論。伊朗的抗議活動最早爆發於第二大城市馬什哈德,最初的原因是伊朗普通民眾對惡劣的經濟狀況不滿。抗議隨後擴展到其它城市,包括首都德黑蘭。

在以色列要求內閣成員保持克制之前,兩名部長在推特上發文,明確支持抗議者。其中一名部長,也就是區域合作部長察基·哈內格比對伊朗人民走上街頭鼓掌歡呼。他說,他們“勇敢地冒著生命危險追求自由”,“文明世界”應當支持他們。

星期一,以色列情報部長以色列·卡茲也讚揚了抗議者。他在耶路撒冷對一組議員說,“我們希望看到壓迫性的政權被推翻,並以民主制取而代之。”他雖然堅持說,以色列並沒有參與,但他的證詞最主要的焦點是伊朗對以色列構成的威脅而不是伊朗街頭髮生的抗議事件。

以色列和美國領導人的反應如此不同,這部分反映了各方對抗議風潮可能會出現什麼結局有不同的評估,西方領導人公開聲援抗議究竟是有好處還是有害處?各方評估也不一樣。

分析人士也陷入分歧。

在奧巴馬政府期間曾任白宮中東事務協調員的菲利普·戈登爭辯說:“如果伊朗人決定奮起推翻他們的政府,這不會是因為華盛頓的支持。”

戈登星期六在《華盛頓郵報》撰文說:“不管伊朗人怎麼看他們自己的政府,他們不大可能希望讓一位堅持不懈地反對緩解伊朗經濟困境並禁止他們前往美國的美國總統來代表他們傾訴不滿。”

其他人,包括小布什政府時期曾任美國國防部特別助理的詹姆斯·羅賓斯則不同意這種看法。他們認為,伊朗抗議者理應得到西方的支持。

羅賓斯在《今日美國報》上撰文,發表了跟戈登針鋒相對的觀點。他說:“抗議者是否能夠維持他們的勢頭,安全部隊是否將開始拋棄政權,這些仍有待觀望。示威者理應得到全世界自由人民的一切鼓勵,並希望他們也許很快就能趕走德黑蘭的暴君。”

美國官員說,如果不表態聲援伊朗抗議民眾,這將顯得與以前的做法不一致。美國之前一直鼓勵民主訴求。

一名美國官員對美國之音說:“川普9月在聯合國發言時表態反對毛拉治國,並說:'全世界都明白,優秀的伊朗人民希望變革',如果他從這番講話的立場後撤,那會造成什麼印象?”

一些伊朗自由派人士說,即使美國讓人覺得立場不一致,他們也願意接受。他們提到,川普威脅要撕毀2015年世界各大國與伊朗達成的核協議,伊朗改革派總統魯哈尼今年競選連任時,伊朗政權的強硬派和保守派就拿這件事做文章來攻擊魯哈尼。

總部在華盛頓的伊朗裔美國人全國委員會的特里塔·帕爾西爭辯說:“伊朗人民表達的不滿是合理的訴求,讓他們的訴求最快喪失信譽的方式就是讓川普親自加入戰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