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以總統會晤被伊朗問題蒙上一層陰影


美國總統拜登在白宮會見以色列總統魯文·里夫林。(2021年6月28日)
美以總統會晤被伊朗問題蒙上一層陰影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2:46 0:00

伊朗問題為美國總統拜登和以色列總統週一(6月28日)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舉行的會晤蒙上一層陰影。

“在我任內,伊朗絕不會擁有核武器,” 拜登對即將離任的以色列總統魯文·里夫林表示。

在拜登做上述聲明的前一天,他下令對敘利亞和伊拉克境內民兵組織的兩處作戰與武器儲存設施進行空襲。美國軍方官員稱上述民兵組織受伊朗支持。

襲擊發生之際,伊朗正在奧地利與包括美國在內的六個世界大國進行談判,試圖重啟一項限制伊朗核項目的協議。

在與里夫林的會晤中,拜登為他的這次軍事反擊命令辯護。

“我昨夜下令空襲,打擊伊朗支持的民兵組織利用的地點,這些民兵組織對最近襲擊美國駐伊拉克人員負有責任,” 他說。他還補充道,根據美國憲法第二條,他有權發動空襲,且這一點也得到了國會議員的承認。

然而,拜登所在的民主黨的一些議員對憲法中所規定的戰爭權力的這種寬泛解讀以及21世紀初對總統使用軍事力量的授權感到不安。

拜登政府在2月份也發動過類似的空襲。

在美軍對敘利亞境內伊朗支持的民兵目標實施了空襲後,敘利亞境內的美軍周一遭到火箭彈襲擊,美軍隨後對火箭位置進行了砲擊

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成員、康涅狄格州民主黨籍聯邦參議員克里斯·墨菲週一表示,他擔心美國軍方與伊朗支持的民兵組織之間的戰鬥已開始變得像一場“小規模戰爭”。

里夫林在擔任以色列總統七年後,將於下個月卸任。他說,拜登宣布堅定不移地致力於以色列的自我防衛,這讓“以色列人明白,我們在白宮有一位很好的朋友。”

在最近各自經歷政治領導人更換後,兩國政府都在調整他們長達73年的關係。

拜登表示,他期待著很快歡迎以色列新任總理納夫塔利·貝內特來到白宮,並在回答美國之音有關他何時訪問以色列的問題時說,“我還沒有約定日期,但我會去約的。”

貝內特的前任本傑明·內塔尼亞胡與美國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關係密切。他們領導的政府締結了《亞伯拉罕協議》,新添了兩個與以色列建立外交關係的阿拉伯國家---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和巴林。

“兩屆新政府都希望恢復友好關係,他們都將通過不改變現狀來實現這一目標。以色列政府中有多種相互矛盾的意識形態,導致他們無法遵循其中任何一種,美國也沒有表現出意向採取任何行動,來落實其所宣稱的實現巴勒斯坦人建國的'兩國方案'目標,” 馬里蘭大學大學城分校吉爾登霍恩研究所所長保羅·沙姆說。

同時也是中東研究所非駐所學者的沙姆對美國之音說:“以色列知道它不能阻止美國走向新的《聯合全面行動計劃》(伊朗核協議),但是最希望的莫過於保持友好關係。 ”

其他分析人士觀察說,以色列新政府與前任相比,在與華盛頓關係的問題上明顯表示要採取不那麼具有黨派性的做法。

聚焦以色列的自由派倡導組織J街(J Street)的發言人洛根·貝羅夫說,貝內特政府在某些方面被視為比內塔尼亞胡更為溫和,但是“不大可能採取重大步驟,幫助結束當前對約旦河西岸的佔領和實際吞併,或強有力地尋求以-巴和平---因此,將繼續與美國在這些關鍵議題上存在重大分歧,同時在其它議題上尋找共同點”。

貝羅夫說:“隨著新政府站穩腳跟,我們鼓勵拜登行政當局和國會明確表示,一方面美國完全致力於以色列安全,另一方面我們認為無休止佔領的現狀是不可持續的、不公正的,而且對兩國利益都是有害的。”

參加拜登-里夫林星期一會晤的還有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傑克·蘇利文和其他官員以及以色列駐美國大使吉拉德·埃爾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