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在美國的伊朗青年感到不安


在美國加州地區的伊朗裔

自從1979年伊朗學生衝進美國駐德黑蘭大使館,將52名美國外交官和公民扣為人質444天以來,伊朗與美國的關係一直動盪不安。 最近,美國在伊拉克定點清除一名伊朗高級將領後,緊張局勢進一步升級。這一事件增加了許多美籍伊朗人的焦慮,他們已經感到脆弱。

對於許多居住在美國的伊朗裔美國人來說,美國政府和伊朗政權之間不斷升級的緊張局勢,令人日益焦慮和恐懼。

山姆·西奈在麻省理工學院獲得學士和碩士學位,並且獲得了哈佛大學的博士學位。他與人共同創立了一家公司,開發技術,來促進基因治療。

美國科學家山姆·西奈說:“我來到這裡,想做的事就是促進科學發展,以自己的方式為人類做貢獻,希望人們不要關心我是來自伊朗。我是一個移民,但我關心整個人類,我不想陷入國家間的爭鬥。”

他說:“因此,我真正希望的是:兩國之間的緊張關係會緩和,或者至少不是如此的緊張,以至於我必須去關注這個問題;這樣我才能專心做好我最擅長的事情,那就是我所喜愛的科學;而且我能夠專注於如何讓科學發揮更大影響力。”

西奈說,在戰爭的威脅下,對兩國公民來說,這樣的挑戰更加嚴重。

西奈說:“當兩國關係不好時,它們就相互妖魔化,我們害怕成為這裡仇恨犯罪的受害者,或者當我們回家時,被指責為間諜。因此,即使我們想要在兩邊過正常的生活,我們卻發現自己處於截然不同,但令人不快的威脅之下,我們不應該承受這些威脅。”

阿曼·阿爾達蘭是一名在美國出生和長大的伊朗裔美國學生。

阿爾達蘭說:“目前,我沒有感覺到有人故意針對我個人。但在整個美國,有報道說,有人謾駡伊朗裔美國人;也有人在邊境檢查中時因不明原因而被攔下。說實話,這真的讓我灰心喪氣和悲傷。”

這種悲傷促使阿爾達蘭變得更積極參與政治。

阿爾達蘭說:“昨天,我在美國國會大廈前參加了一場名為‘努力向前’的集會。集會呼籲不要與伊朗開戰。參加集會,並且瞭解到,我們在國會和以及全美各地有很多支持者,許多組織也在國會和全美各地努力工作,這真的讓我感到有力量,知道我在爭取正義的鬥爭中有同盟者。”

“伊朗裔美國人公共事務聯盟”的法律顧問阿里·拉赫納馬說,並不是所有伊朗人都感到自信。

拉赫納馬說:“伊朗裔美國人社區一直對美國和伊朗日益惡化的關係感到擔憂,並且擔心這可能對社區產生的影響。”

拉赫納馬說:“這些擔憂正在轉化為不敢上街抗議,轉化為對離開美國,再入境時的恐懼。甚至是美國公民,他們中的許多人問我,給我打電話問:'我可以去歐洲嗎?我去南美,還回得來嗎?我回來安全嗎?我會遇到什麼事?作為一名律師,我認為是政府製造了這樣一種感覺,使人害怕回到美國,或離開美國,這令我感到震驚。”

西奈說,關注的重點需要放在人情的一面。

西奈說說:“我們是人類的一部分,我們需要明白,為了能夠處理影響我們所有人的問題,氣候變化是其中之一,健康問題也是其中之一,就像我們需要能夠將對方視為隊友、同胞,或者人類的成員,我們必須能夠做到這些。”

埃山·法什奇是加州大學歐文分校的研究生。

法什奇說:“我們確實需要深入地質疑,問題是什麼?根本原因是什麼?我們如何解決這些問題?這種持續的緊張局勢確實不適合生活或社會繁榮,因為它影響到社會的各個層面:比如伊朗的抗議,以及最近擊落飛機事件,這表明這些不是孤立於某個社會群體或階級的問題,它影響我們所有人。”

伊朗裔美國人公共事務聯盟拉赫納馬也表達了同樣的觀點。

拉赫納馬說:“我認為,最有效的補救措施之一是政府和行政部門要明確態度,並開通與社區溝通的管道,說清楚我們不是針對你們的。此外,我們還需要看到政府行為發生變化的證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