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人權律師余文生被關判刑一千日後首見律師 身體狀況堪憂


余文生律師在他位於北京的辦公室查看自己的訴訟案卷。(2017年2月24日)

中國人權律師余文生自2018年1月被抓後一直遭秘密關押,2019年6月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秘密一審判刑4年。而時隔約1000天后,他的辯護律師終於得以首次就他的案件閱卷,並首次在看守所會見到他。不過,余文生的妻子依舊未能獲准見到丈夫。據悉,余文生身體出現嚴重病況,令人擔憂。

余文生律師的妻子許艷星期五接受美國之音記者採訪時表示,余文生上訴案的辯護律師盧思位幾經周折,8月13日得以對余文生案進行了一天的閱卷,並於14日在徐州市看守所會見到了余文生。

她說:“8月13日的一天,盧思位律師都在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和江蘇省人民檢察院對余文生律師案件閱卷,一整天都在閱卷。後來在8月14日上午,盧思位律師又到達了徐州市看守所要求會見余文生律師,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折騰,終於讓盧思位律師會見了余文生。這個也是余文生失去自由約1000天以來,第一次獲得了辯護律師的會見。”

許艷在推特上表示,余文生律師在關押期間牙齒出現問題,他的右手現在不可以寫字,他的上訴狀是左手寫的,右手發抖厲害,他的右手被關押前是健康的。許艷給看守所打電話,要求立即調查余文生的右手問題,並立即進行治療。

許艷對美國之音說:“余文生的左側牙齒現在不能嚼東西,右側掉了一顆牙,我認為這個跟看守所長期的飲食和營養不良缺鈣等有很大的關係,現在吃飯都成問題。”

記者在問及余文生右手問題時,許艷說:“另外,他的右手現在不能寫字,他的上訴狀都是左手寫的。這個問題我給徐州市看守所打電話要求他們立即進行調查和治療。徐州市看守所冬天沒有暖氣,夏天連電風扇都不開,余文生也曾經出現過中暑的情況,而且他長時間處於半飢餓狀態,不讓買東西,吃不飽。”

記者還詢問余文生在看守所被提審期間是否受到過酷刑,許艷表示,余文生說曾被長時間押坐老虎椅,導致意識模糊甚至失去時間概念。

余文生律師被羈押期間,甚至被一審判刑後,他的妻子許艷和孩子一直都沒有機會見到他。許艷表示,被拒絕會見余文生是違反法律規定且有違人道的。

許艷說:“孩子這麼長時間受到的影響很大,也受到很大傷害,現在非常想見到他爸爸,已經1000天我跟孩子都沒有見到他,這現在就是我跟孩子要求的,要求安排見到余文生。”

余文生原是北京的商業律師,後轉向維權案件,在2015年“709律師大抓捕”事件發生後,曾擔任北京維權律師王全璋的辯護律師,後不斷受到打壓。

余文生2014年曾因聲援香港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而遭羈押和酷刑。作為中國人權律師團成員的余文生,近年來積極參與維護人權的活動,2017年7月遭當局重壓威脅下的所屬律所解聘。同時,北京司法局警告其他律所不能聘用余文生。而他申請自己開律所,也不獲批准,2018年1月15日被註銷律師證。

余文生2018年1月18日在中共十九大二中全會開幕當天,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建議國家主席由差額選舉產生,取消軍委主席及軍委製度等等。

隨後余文生1月19日被北京石景山區警方強制帶走。1月20日凌晨被以涉嫌妨害公務刑事拘留於北京石景山看守所。1月27日,余文生又以涉嫌“煽顛罪” 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案件轉由徐州市銅山區公安局處理。2019年2月1日,余文生案被移送法院等候庭審。

余文生案歷經2次退偵5次延長期限,期間,家屬為余文生聘請的律師從未獲准會見。

2019年5月9日,余文生案在徐州市中級法院秘密開庭審理,許艷事後才間接得知。2020年6月17日許艷又事後被告知余文生已被秘密判刑。

余文生2019年1月獲頒“德法人權法治獎”,並由妻子許艷代為領獎。即使屢遭當局騷擾和打壓,許艷一直堅持為丈夫抗爭,多次赴徐州要求法院公開余文生案件,與多國外交人員見面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余文生案件。徐艷在敏感時刻都會遭到強力維穩,曾被多次騷擾恐嚇以及軟禁在家限制出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