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沙利文:拜習會意在為美中長期競爭加裝“護欄”


美國總統拜登在白宮羅斯福廳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線上會晤。(2021年11月15日)
沙利文:拜習會意在為美中長期競爭加裝“護欄”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26 0:00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星期二(11月16日)表示,美國總統拜登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線上會晤目的是為美中兩國進行有效和健康的競爭設定條件,為雙方競爭設立“常識性護欄”以確保競爭不會滑向衝突。

線上“拜習會”達成了什麼?​

策劃了此次美中元首線上會晤的沙利文星期二在與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主席約翰·艾倫(John Allen)的對談中表示,拜登總統在與習近平線上會晤達到的一個重要共識是美中雙方需要通過最高領導人經常性和定期的溝通來為美中關係指引方向,同時為下級佈置具體任務。

他說:“習近平主席和拜登總統昨晚在多個場合強調的是,(美中)關係需要以持續和定期的領導人之間的互動為指導。而且,這種領導人之間的互動要導致向雙方的高層和有權力的對話者發出一系列任務,要求他們就切實的、可觸及的問題逐一進行對話,而不是為了對話而對話,看看我們在哪裡可以取得進展,在哪裡無法取得進展,從而確保我們減少摩擦和衝突的可能性。”

中國副外長謝鋒星期二對媒體表示,“視頻會晤是在關鍵時刻兩國元首對中美關係的又一次把舵引航,對中美關係未來發展意義重大,影響深遠。”謝鋒是中方參加此次視頻會晤的成員之一。

據中國官方的新華社報導,習近平在會談中對拜登說,“我們要把穩舵,使中美兩艘巨輪迎著風浪共同前行,不偏航、不失速,更不能相撞。”

這是拜登就任總統10個月來首次與習近平舉行“面對面”的交流。在此之前,美中之間的幾次高級別會談都是火藥味十足且無果而終,直到9月份拜登與習近平第二次通電話雙邊關係才有所緩和。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研究員大衛·薩克斯(David Sacks)認為,此次會談將有助於華盛頓與北京之間打開各層級的工作渠道,推動雙方解決具體問題。

“儘管美中高級別國家安全官員在安克雷奇舉行了會議,美國副國務卿和與她對等的中國官員在中國(天津)舉行了會談,但基本上拜登政府的評估是,中方無法在習近平以下的層級做任何事情,”他說,“我認為拜登政府的目的是讓習近平有機會,同意在低於他的層級舉行進一步會談,以推動關係,討論一些具體議題。所以我認為這就是美國所希望的。”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在華盛頓白宮舉行的每日簡報會上發言。(2021年10月26日)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在華盛頓白宮舉行的每日簡報會上發言。(2021年10月26日)

沙利文表示,他預期未來美中之間在各個層級上的接觸會加強。“你會看到(美中)在多個層面上加強接觸,以確保在這種競爭周圍有護欄,使其不會偏離到衝突中。”他說。

專家:會談無突破但有助緩和緊張

正如美中關係觀察家此前廣泛預期的,拜-習會晤的備受關注的美國總統拜登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線上會晤未能在雙邊關係中的任何熱點問題上取得突破,儘管會談的氛圍比美中雙方今年3月在阿拉斯加以及7月份在天津的會晤要緩和得多。

曾在奧巴馬政府的國家安全委員會負責中國事務的何瑞恩(Ryan Hass)認為,拜習線上會晤的最大成果是緩和美中之間的緊張關係,並有助於恢復華盛頓與北京之間的官方溝通管道。何瑞恩目前是布魯金斯學會外交政策高級研究員。

他說:“我認為,雙方似乎都認識到,緊張昇級失控對雙方都沒有好處。因此,我的感覺是,兩位領導人試圖利用昨晚的會談給美中關係中釋放一些壓力,使其更穩定一些。”

但布魯金斯學會桑頓中國中心主任李成認為,考慮到美中關係的現狀,拜登與習近平能夠舉行一場“面對面”的會晤本身就是一個積極的信號。

他說:“我相信這次會議是成功的,是雙方在非常困難的情況下取得的值得稱讚的成功,正如我們所知,美中關係在過去兩三年里以超出預期的速度和範圍惡化。”

然而並沒有跡象顯示,拜登與習近平的線上會晤使美中兩國在彼此關切的任何領域中做出了讓步。

華盛頓知名美中關係問題專家、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erman Marshall Fund)亞洲項目主任葛來儀(Bonnie Glaser)對美國之音表示,雙方原本就沒有對此次峰會設置很高的期待值。她說:“兩位領導人都希望兩國關係中的爭議越來越少,並希望在兩國利益交會的一些領域努力合作。所以(峰會)顯然沒有取得突破,但我想沒有人真正預期會有突破。”

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研究員大衛·薩克斯(David Sacks)表示,拜-習峰會不會顯著改善美中關係。他對美國之音說:“我不認為兩國關係會'重置',這不會是美中關係重啟新時代的開端。我認為,我們會看到兩國關係延續峰會前的情況,對台灣問題有重大分歧,美國反對中國的人權作為,對中國經濟政策的不滿,對中國在全球日益增長的影響力,以及許多情況下的負面影響的擔憂。所以我不認為,我們會看到任何一方的政策發生根本上的改變。我認為峰會更多的是試圖找到避免災難的方法,而不是試圖顯著地改善雙邊關係。”

何謂“護欄”,美中有分歧

拜登總統在他的開場發言中強調,美中關係需要一些常識性的“護欄”,防止“競爭”轉為“衝突”。他說:“這些都不是對我們每一個國家的恩惠,——也不是我們為彼此做的事情,這只是負責任的世界領導力,而且你是一位世界主要領導人,美國也是如此。”

從中國官媒的報導和中國官方的反饋來看,北京對於給美中關係設置“護欄”的提議似乎並不積極。參加此次線上峰會的中國外交部副部長謝鋒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無論是建立競爭的規則還是安裝關係的'護欄',都應該平等協商,由雙方共同商定,雙方共同遵守,而不是一方對另一方提條件、提要求。”

2019年10月1日,在北京舉行的中國國慶閱兵式上,裝載DF-41彈道導彈的軍車試過天安門廣場。中國擴大其核力量的速度遠遠超過美國官員的預測。(資料照片)
2019年10月1日,在北京舉行的中國國慶閱兵式上,裝載DF-41彈道導彈的軍車試過天安門廣場。中國擴大其核力量的速度遠遠超過美國官員的預測。(資料照片)

德國馬歇爾基金會的葛來儀表示,華盛頓與北京如何找到雙方都認可的護欄的定義將是一個挑戰。她說:“中國傾向於將美國控制軍事競爭的任何努力視為使美國在該地區的軍事存在合法化,而中國並不急於提供這種合法性。因此,問題是我們是否能找到辦法建立雙方都認為符合雙方利益的護欄。我們可以從雙方都同意不希望發生衝突這一事實出發。”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表示,拜登與習近平同意,美中將尋求開始推進關於“戰略穩定”的討論,這似乎是暗指美國對中國的核和導彈建設的擔憂。美國五角大樓不久前向國會提交的年度中國軍力報告稱,中國正在快速擴充戰略核武庫的建設,到2030年擁有的核彈頭可達到1000枚。報告警告說,隨著中國陸基和海基核能力的提告,中國可能已經具備了海陸空“三位一體”的戰略核打擊能力。

他說:“拜登總統確實向習主席提出,需要……進行一套戰略穩定的對話,這需要由雙方領導人指導,並由跨越安全、技術和外交的高級授權團隊領導。我和兩位領導人同意,我們將尋求開始推進關於戰略穩定的討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