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日中財務對話議重啟“貨幣互換協議”受注目


日本與中國第七輪財務對話本星期五(8月31日)在北京進行。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04 0:00

日本與中國第七輪財務對話本週五(8月31日)在北京進行。日方由財務大臣兼副首相麻生太郎率團,財務省金融廳長官遠藤俊英、金融國際審議官冰見野良三等官員和日本的央行-日本銀行高管預定出席。中方由中國財長劉昆率領對口官員,對話預定討論兩國經濟、金融形勢和金融合作,其中討論恢復締結2013年失效的《貨幣互換協議》倍受日本內外注目。

對話預計將爭取為上限額3萬億日元(約273億美元)的新協定定下基本框架,作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預計10月訪中、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敲定的成果,藉以象徵兩國改善關係。麻生本週二在記者會上說:“期待(這次對話)與首相訪中的成果銜接得上。”此話令外界相信,這次日中財務對話就締結《貨幣互換協議》達成基本框架共識已鋪墊就緒。

貨幣信用

日中兩國2002年曾締結過融通額30億美元的《貨幣互換協議》,因2012年起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島)主權糾紛,2013年該協議沒更新而失效。

《貨幣互換協議》是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後,亞洲國家或地區率先重視與關係良好的國家締結金融援助協定的方式之一,以求本身金融不安、貨幣信用不良時,能獲某種強勁外幣介入,以降低危機,當時美元是常被指定的融通貨幣,日本與中國2002年締結的協定也是美元融通。2008年雷曼兄弟公司破產衝擊全球金融,世界多國也隨之謀求締結金融援助協定。

伴隨日元具備“三重保險”(日本持有經國際核准超過1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日本與世界各強勁貨幣有無限融通的協定、日元本身長期安定和強勁),長期穩定的日元近年的國際金融地位上升。日本與美國、歐盟、英國、瑞士、加拿大、澳大利亞締結的《貨幣互換協議》,都已分別是日元與各國或地區貨幣相互融通。除了澳大利亞外,日本與其他各國融通額都無上限。這種日元融通的《貨幣互換協議》,由日銀與外國央行締結。

作為援助亞洲國家金融措施,日本財務省還與印尼、菲律賓、新加坡、泰國也有上限額不等的《貨幣互換協定》,除了與印尼是美元融通外,其它都是日元或美元融通。

日本也曾與韓國締結美元融通的《貨幣互換協定》,並在2008年韓元危機、2011年韓國金融危機時,先後向韓國融通200億美元和300億美元。2015年因慰安婦歷史糾紛,日韓未更新協議而失效。

日中協議

日中關係去年開始改善後,兩國討論金融合作,恢復締結《貨幣互換協議》是一大議題。今年5月中國總理李克強訪日前,日本時事通信社已報導了日中準備締結新協定的框架內容,稱兩國央行已開始協調。一周後,李克強與安倍會談達成的協議中,包括了締結《貨幣互換協議》的共識。

人民幣不是國際流通貨幣,雖然中國曾提出國際化目標,但為防資金外流,2015年擱置計劃、今年更出臺新規收緊,目標渺茫。加上中國金融運作不透明、中國經濟、政治也存在各種風險,人民幣被國際視為高風險“軟貨”。

日本內外都廣泛把日中《貨幣互換協議》視為日本單向援助中國,日元與人民幣融通,意味著中國如有金融、貨幣危機,日本提供日元援助,中國用人民幣償還。

日中關係因政治糾紛長期不安定,日本民眾對中國的印象也持續惡化近30年,現在東中國海還是兩國爭奪主權、每天船艦對峙的局面。中國也不顧與日本的協議,堅持單方面開採東中國海天然氣,且罔顧日本再三抗議。另有8名日本人被中國以間諜罪逮捕並非公開審判等。

領導人似乎改善了關係,但一般國民感覺不到實質,民間輿論廣泛反對新協議、反對人民幣融通,線民紛紛譴責新協議構想。經濟評論員深田萌繪在推特上說:“中國正被美國制裁逼得走投無路,為什麼這時要援助中國?幫助中國,再被侵犯主權,好玩嗎?真不明白”。有跟帖說:“美國正對中國發動經濟戰,日本此時去援助中國會削弱美國的努力,中國至今推進著侵犯日本的計畫,幫助這種國家,作為日本國民有厭惡感”。

金融陷阱

日本政府不時透過傳媒釋放空氣,包括中國金融危機必會波及全球,所以該援助,美國也樂見中國金融安定;此舉有利日元進一步提升國際地位;直接融通可降低成本;日企歡迎等等。

但日本金融界一般的看法是,只有投資中國的日企歡迎是真的,因為中國發生金融危機或其它管控,投資中國的日企可能收集不到人民幣,如果人民幣融通,日銀就可提供人民幣給各民間銀行,令日企可從日本獲得人民幣。

但金融分析師落合誠指出,日本也不全是為了援助中國金融,日本也有難言之苦。這就是三菱UFJ銀行與瑞穗銀行發行的人民幣計價債券正令這兩大日本銀行落入了中國金融和人民幣陷阱。他說:“兩大銀行存款總額合計高達250萬億日元(約2.3萬億美元),如果這兩大銀行陷入混亂,儲蓄者勢必恐慌,引起社會動盪。所以日銀不得不防萬一出現上述狀況,就必須救濟。”

熊貓債券

儘管日本金融界不乏謹慎為重的意見,但基於目前日企需求的市場,與中國關係良好、在中國有37家分行的三菱UFJ銀行和積極在中國擴大業務的瑞穗銀行今年1月發行人民幣計價債券,俗稱“熊貓債券”,這是日本首次發行人民幣計價債券。三菱UFJ發行3年期和5年期,總額22億人民幣(約32萬美元);瑞穗銀行發行3年期5億人民幣(約7.3萬美元)。

當然各界也有支持“熊貓債券”、支持人民幣融通的意見,這些意見主要是基於美國總統特朗普推行“美國第一主義”,主張“日本第一主義”,認為美國既然無情,日本便可無義,經濟上特朗普的美國已靠不住,而中國至少暫時不利與日本作對,日本有利可圖就不應消極,該謀求更有效、更便捷地在中國市場運作。而且安倍因美國退出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深感失望,表明了與中國經濟合作,所以走中國市場也符合國策。

日本有多個消息稱,美中貿易戰背景下,中國雖然嘴硬,但行動上正加強與周邊國家關係來回避孤立。對日本,中國更是積極地謀求與日本經濟、金融合作,並持續著美國對日中提升貿易關稅以來,中國離間日美關係的戰略。這次討論締結《貨幣互換協議》,就是因中國推動,正快速地接近目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