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日本對中國軍事意圖擔憂


資料照:日本東京市政府測量船在日本稱作尖閣列島、中國稱作釣魚島的島嶼旁。
日本對中國軍事意圖擔憂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57 0:00

東京日前表示,北京軍力的快速提升和近來的軍事意圖不明,令日本感到嚴重擔憂。美國的軍事專家說,日本有理由對中國軍力增長擔憂,必要時駐日美軍有義務協助和參與保衛日本;但美、日主導的“四方”機制不會演變成為亞太的“北約”。

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Nobuo Kishi)上星期在歐洲議會的安全與防務小組委員會上表示:中國一直在迅速加強其軍事能力,日本不能確定中國的意圖是什麼。當前的這種情況要求歐洲、美國和其它亞洲國家團結起來共同對抗北京。

日本為什麼對中國的軍事力量增強如此擔心?中日兩國之間發生軍事衝突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美國的軍事分析人士普遍認為,日本有多種理由對中國軍事實力的快速增長感到擔憂。

日本擔憂什麼

美國知名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高級國際防務研究員何天睦 (Timothy R. Heath)博士認為,日本對中國軍力增長的擔心應該是出於至少三個方面的原因。

何天睦對美國之音表示,首先,中國軍隊的增長速度遠遠快於日本軍隊。目前的中國軍隊已經是亞洲最大的一支軍隊,而且其技術裝備方面也將很快與日本軍隊一樣先進;這意味著中國軍隊越來越有能力威脅日本的武裝力量。第二,中日兩國在尖閣列島地位等問題上仍存在嚴重爭議和爭端。

“第三,中國長期以來持續強調對日本侵華歷史的不滿。這表明,隨著中國實力的日益增強,中國可能會在尖閣列島等爭端中,試圖對日本採取軍事行動,”何天睦說。

唐安竹(Drew Thompson)曾擔任美國國防部負責美中軍事關係的官員,目前是新加坡國立大學高級訪問研究員。

按照唐安竹的分析,自從2010年中國漁船在尖閣列島(中國稱釣魚島)附近與日本海上保安廳船隻相撞以來,中日關係的特點,一直是雙方不信任和軍事緊張局勢不斷加劇。 2012年,中國對日本將尖閣諸島國有化做出強烈回應,大幅度增加了在尖閣諸島周圍的軍事巡邏,實質上已經將政治分歧轉化為長期的安全危機。

唐安竹也認為,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力的迅速擴大和現代化,是日本方面對中國的軍事意圖擔心的一個主要原因。

“同樣,習近平的共產黨主宰中國社會,並不斷將外部勢力描述為威脅的治理方式,增加了北京利用軍事和經濟脅迫,來解決政治分歧、加劇緊張局勢和未來衝突的可能性,”唐安竹說。

美國夏威夷研究機構“東西方中心”(East-West Center)的高級研究員饒義(Denny Roy)博士對美國之音表示,除了東京認為北京聲稱對尖閣列島擁有主權,是對日本的直接領土威脅之外,東京方面還認為,中國質疑日本對包括沖繩在內的琉球群島的主權,是對日本的間接領土威脅。

饒義和唐安竹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都提到了東京對於台海局勢升級的擔憂,日本方面還認為,中國一旦武力佔領台灣,將會造成日本戰略形勢的急劇惡化。

專家們說,東京認為,中國軍艦和飛機在尖閣諸島和台灣附近不斷增多的入侵,可能是中國試圖佔領這些領土的前奏。無論哪種情況發生,中國的軍事行動都可能導致日中兩國之間的戰爭。

日本同誌社大學(Doshisha University)特別客座教授兼原信克(Nobukatsu Kanehara),曾經擔任日本內閣官房副長官、國家安全保障局次長。

兼原信克六月初在日本多語種網絡媒體《日本網》(nippon.com)上發表署名文章說:“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A security crisis for Taiwan would be a security crisis for Japan)

兼原信克這篇文章的中文版寫道:“無論是重要影響事態,抑或存立危機事態,如同往常的法律論述眾聲喧嘩,目前情勢卻不容許如此悠哉地清談……縱使朝鮮半島爆發衝突,針對日本的攻擊僅限於彈道導彈。 但台海爆發危機就沒有那麼簡單。 台灣距離與那國島僅有100公里,天氣晴朗之際,可以在海平面上看見巨大的台灣島。”

熟悉美中台軍事關係的國防部前官員唐安竹說,日本對於台灣海峽軍事對峙升級的擔憂,是因為北京已經大幅增加了對台軍事脅迫和恐嚇的力度。而兼原信克的文章所言,非常簡潔地抓住了日本當前的權威觀點。

若中日軍事衝突,美軍不會袖手旁觀

按照目前一般的分析,儘管中日兩國之間有歷史恩怨和領土爭端;但是中國和日本之間爆發軍事衝突的風險是很低的;另外一個保障因素就是華盛頓和東京之間的軍事同盟。如果中日兩國之間萬一爆發軍事衝突,美國駐日本的軍隊將扮演什麼角色?

美國之音採訪的專家一致認為,一旦中日之間有武裝衝突發生,美國駐日軍隊一定會出面乾預,甚至參與日本的防禦。饒義說,因為駐日美軍有義務在中國對日本發動攻擊時幫助保衛日本。

蘭德公司的軍事專家何天睦也表示,因為美國與日本有同盟關係,在發生武裝衝突的情況下,美國將會援助其盟友。所以,一旦中日之間發生戰爭,美國極有可能會參與幫助其盟友日本。

前美國國防部官員唐安竹說,如果發生涉及中國在尖閣諸島或台海兩岸出現突發事件,美日同盟和共同安全條約將會全面生效。美日兩軍將會密切合作、威懾侵略行動。 “如果威懾失敗,他們將共同採取措施保衛和確保日本的安全。”

“四方”機制是否會演變成軍事同盟?

由美國、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參加的“四方安全對話”最初起始於本世紀初期的幾年,是一個非正式的區域對話機制,曾經沉寂多年。特朗普上任之後,

“四方安全對話”機制最早由美國、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四國於2007年啟動。經歷了10年的沉寂之後,直到2017年特朗普上台後提出“印太戰略”,“四方安全對話”機制得以重新啟動。

分析一般認為,“四方”機制重新啟動以來,其實只開展了一些不具備實質性內容對話;但是引發了國際間高度的關注。 “四方”機制被普遍認為是針對中國經濟、軍事力量不斷增強的回應。

拜登總統今年1月份上台之後,為應對新冠病毒疫情,在3月份召集了四國領導人參加的“四方安全對話”峰會。白宮曾經推出過“四方疫苗夥伴”(The Quad Vaccine Partnership)計劃。

此後,有分析認為,此次四方會談釋放出強烈信號,這一機製或能夠在應對北京軍事、外交和經濟影響力方面,扮演新的重要角色。國際間許多分析人士揣測,伴隨著中國軍事力量的快速提升,“四方”機制最終是否會演變成為“北約”模式的軍事同盟。

蘭德公司國際防務專家何天睦對美國之音表示,在可預見的未來,這種情況似乎不太可能發生。由於中國市場在國際經濟中的重要性,包括美國在內的大多數“四方”機制國家,都希望與中國建立合作、穩定的關係。

“當然,這些國家也希望平衡中國的力量,但‘四方’機制國家對建立反中聯盟的興趣不大,”何天睦說。

新加坡國立大學高級研究員、前五角大樓官員唐安竹表示,“四方安全對話”機制是印度-太平洋區域民主國家的政治集團,而不是軍事聯盟。這四個成員國有著許多共同的利益,“但其中沒有任何一個成員國,將這個機制視為一個共同防禦框架;即使他們在自由和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區,擁有共同的安全利益。”

東西方中心的饒義也認為,“北約”的模式並不適合東亞地區。這是因為當時戰後的西歐一致認為,蘇聯是一個明確的共同安全威脅;而今天的亞洲國家對中國的擔憂程度不一。中國是它們的主要經濟夥伴,因此除非絕對必要,否則他們盡量不與中國對抗。因此,“四方”機制距離成為“亞洲北約”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更為可能的是,它將保持一個鬆散的、非正式的論壇,把自己描繪成支持或倡導某些原則,而不是去反華,”饒義說。

何天睦指出,“四方”機制唯一可能變得更像北約的前提是:如果中國開始對其它國家進行無端的侵略性軍事攻擊行動。 “然而,這種可能性不太可能發生,”他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