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本重視陸地神盾防禦系統或擱置部署薩德計劃


日本防衛省正在準備引進、部署陸地神盾防禦系統來應對北韓已獲升級的彈道導彈技術。

北韓本周成功發射新型彈道導彈的技術水平,已令鄰國日本不得不進入又一個提升導彈防禦能力的新階段。日本政府正考慮優先引進全新的設置於陸地的對空神盾防禦系統(Aegis Ashore),暫時擱置引進薩德導彈(THAAD)的計劃。

日本政府正調整在2018財政年度預算內,包括引進和部署陸地神盾防禦系統(Aegis Ashore)費用。日本計劃引進的該系統是把今年2月日美合作開發後,首次在夏威夷海域迎擊實驗成功的神盾艦上搭載的SM-3 Block2A導彈防禦系統設置於陸地的全新地對空導彈防禦系統。

防衛大臣稻田朋美本週一(5月15日)在國會參議院承認日本內外多個主流傳媒連日報導,防衛省正在研究引進陸地神盾防禦系統,她說:“為了強化時常防護我國全域的能力,希望推進研究未來的彈道導彈迎擊態勢”。稻田週二繼續在記者會上強調,日本現有的防禦系統“迎擊進一步困難”。

基於北韓5月14日成功發射的新型彈道導彈升空超過2000公里高度,日本現在部署中的地對空導彈迎擊系統愛國者3號(PAC-3)和艦對空導彈迎擊系統MS—3只能升空幾百公里高度迎擊導彈的態勢,已不足以應對北韓的新型彈道導彈威脅。為了迴避導彈落下時遠高於上升時的飛速帶來的風險,日本目前急需能升空到2000公里的SM-3 Block 2A型迎擊系統。

節外生枝

北韓新型彈道導彈的技術階段也改變了日本今年1月由稻田視察關島美國空軍薩德導彈(THAAD)基地所突顯的日本引進薩德導彈系統的計劃。

今年3月執政自民黨的“研究彈道導彈防禦團隊”傳出消息,準備在今春得出部署薩德導彈的一定結論,“以便反映到2018年財政預算中去”。

正強烈阻止南韓部署薩德導彈的中國政府十分關注日本這一動向,中國官媒新華社引述中國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的分析認為日本部署薩德導彈是遲早的事,報導還引述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所指責日本通過引進薩德導彈,進一步增強軍備,向軍事大國更近一步等觀點。

不過在日本,3月以後有關部署薩德導彈的計劃趨於沉靜,直至近日傳出日本政府準備優先引進陸地神盾系統的消息時,也傳出暫時擱置引進和部署薩德導彈計劃的消息。
主要原因是部署一座薩德導彈發射系統費用超過1000億日元(約11億美元),要覆蓋日本全域安全,日本至少需要在6個地點部署薩德導彈,其總額令安倍政權舉棋不定;而部署一座陸地神盾防禦系統費用不僅只需約800億日元(約7億美元),而且部署兩座就能構築日本國土安全網,平時還可減輕神盾艦24小時戒備的防禦負擔。

三重防禦

美國海軍1965年首次顯示關心彈道導彈防禦問題,1970年代開始動手開發包含感應器、電腦、軟件、顯示器、發射器、武器的戰鬥系統,當時把這一幾近神話的構想取名神盾系統。 1983年第一艘神盾艦面世後,至今經過了不斷改良與更新,二十一世紀後搭載艦對空彈道導彈防禦系統SM-3,日本也參與了開發。

美國開發安裝於陸地的SM-3Block1B神盾防禦系統目前已部署於羅馬尼亞,而發射高度可達2000公里的Block2A型在今年迎擊實驗成功後,預定明年部署於波蘭。因為朝鮮彈道導彈技術的躍進,現在日本也準備引進、部署。

日本防衛省目前設想在現行部署的地對空導彈迎擊系統愛國者3號迎擊高度約20公里、神盾艦搭載的MS-3BMD彈道導彈防禦系統迎擊高度約500公里之外加上第三道彈道導彈防禦系統SM-3Block2A來加強防禦北韓彈道導彈的攻擊。

不滿足感

不過北韓5月14日成功發射新型彈道導彈以來,日本政府和民間輿論雖然都認為北韓這次主要是掃了剛當選南韓總統、主張對北韓懷柔的文在寅面子;掃了正大張旗鼓主辦“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的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面子;掃了新型導彈落在家門前的俄羅斯總統普京面子,但日本同時也對韓中俄都對朝鮮“用威脅來回答對話呼籲”的束手無策深感失望、對美國總統川普警告朝鮮不要越禁的禁界在哪裡廣泛疑慮。

日本國際問題研究所主任研究員小谷哲男說:“北韓百分之百不可能放棄開發核武器,相反北韓倒可能堅持,以製造有利於金王朝未來的談判條件。對日本來說最壞的前景是北韓只同意不持有射程可抵達美國本土的ICBM(洲際彈道導彈),美國便就此罷休。”小谷認為,北韓這次發射的新型彈道導彈是射程抵達美國本土的前一階段,北韓也是在試探美國的禁界。

日本疑慮有關各國各自高談與北韓對話時心懷叵測,不滿足於防禦的意見開始升溫。今年以來日本議論修改憲法以便排除攻擊敵方基地制約等意見已進入國民認真思考的範圍,以往贊成對北韓動武的輿論正提高聲調,反對的輿論則日趨沉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