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日相訪東南亞籲合力制俄中擴權南中國海成關鍵


泰國總理巴育在曼谷陪同到訪的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檢閱儀仗隊。(2022年5月2日)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4月29日起出訪東南亞,試圖協調該地區與美日立因應俄烏局勢,並對抗中國在該地區的影響力。專家認為,以南中國海議題為切入點更能說服該地區國家配合制裁俄羅斯,而且日本可扮演中間角色拉攏部分國家,強化美國的印太戰略。

日相訪東南亞籲合力制俄中擴權南中國海成關鍵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50 0:00

加強與維護國際秩序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從4月29日至5月2日陸續訪問了印度尼西亞、越南、泰國,與各國領袖舉行會談,接下來將到歐洲進行訪問。

岸田內閣表示,為實現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岸田將致力於與各國加深合作關係,並在烏克蘭局勢、東中國海、南中國海、北韓與緬甸等國際議題方面,確認合作因應意向。

淡江大學日本政經研究所所長蔡錫勳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表示,岸田和其前任首相菅義偉對於東南亞出訪國的選擇,顯然是繼承前首相安倍晉三的路線。

台灣淡江大學日本政經研究所所長蔡錫勳
台灣淡江大學日本政經研究所所長蔡錫勳

他說:“日本從安倍擔任首現出訪東南亞時,便鎖定印度尼西亞、越南、泰國三國,泰國應該是偏重經濟,因此到了菅義偉時只選越南和印度尼西亞,而這次岸田也出訪印度尼西亞、越南、泰國。印度尼西亞和越南面臨南海,涉及海洋的航行自由。尤其是近年越南留學生的人數緊追中國,越南外籍勞工人數更從前年就超過中國成為第一,安倍與菅義偉的外交成果反應在勞動者人數上,岸田跟隨是很自然的。”

蔡錫勳指出,印度尼西亞是今年20國集團(G20)的輪值主席國,俄羅斯總統普京是否出席會議是一個關鍵話題。加上泰國今年將擔任亞太經濟合作組織會議(APEC)主辦國,選擇這三國作為本次出訪的對象非常合理。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教授古賀慶(Kei Koga)認為,岸田此行的目的是為了確認國際法的重要性,以及維護和加強國際秩序。他對美國之音表示,日本認為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行為是“動搖國際秩序的舉動”,有必要呼籲國際社會團結起來反對這種行為。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教授古賀慶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教授古賀慶

古賀慶說:“新加坡是唯一對俄羅斯實施經濟制裁的東盟國家。在聯合國譴責俄羅斯的決議案中,越南一直投棄權票,最後一次甚至投反對票,印度尼西亞也只表明擔憂,作為G20的東道國也不確定是否邀請俄羅斯。泰國也是對俄批評,並未對俄羅斯採取強硬制裁措施。這三國在東盟中的影響力日益增加,因此岸田想藉由出訪,說服這三個國家對俄採取更強硬的立場,以維護國際秩序。”

古賀慶指出,東盟各國對於俄羅斯的經貿依賴有限,越南更是從前蘇聯進口武器系統,若只是強調俄羅斯違反國際秩序,說服東盟國加入製裁行列的效果有限。他認為,要從中國所造成的區域威脅著手,強調印太地區的和平與繁榮是建立在國際秩序的基礎,東盟才會有感。

以南中國海議題為有效切入點

東南亞不少國家跟俄羅斯間關係密切,尤其是奉行社會主義的越南與老撾。

聯合國大會4月7日針對是否暫停俄羅斯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資格進行表決,結果以93票贊成,24票反對,58 票棄權通過。越南跟老撾都反對這項決議。

東盟各成員國外長3月3日聲明要求停戰,但避開直接點名俄羅斯,且之後決定祭出對俄經濟制裁的成員國也只有新加坡。

岸田3月與柬埔寨總理洪森(HunSen)會談後發表聯合聲明,雖然要求“立即停止行使武力並從烏克蘭領土撤軍”,但也沒有點名俄羅斯。

台灣師範大學東亞學系助理教授黃自強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表示,東盟國家與俄羅斯多半維持著相對友好態度,要使其轉向並不容易。但南海議題或許是與中國有著南中國海主權爭議的東盟國家之切入點,因為攸關各國自身的國家利益。

台灣師範大學東亞學系助理教授黃自強
台灣師範大學東亞學系助理教授黃自強

他說:“新加坡雖是目前東盟國家中唯一對俄羅斯採取經濟制裁國家,並捐贈美金10萬元協助烏克蘭進行人道救援,但新加坡主要抱持的理由在於俄羅斯的入侵行動危及到了烏克蘭的國家主權、獨立性與領土完整。解決衝突必鬚根據聯合國憲章與國際法架構,如果強權即是公理,世界就變得非常危險,特別是像諸如新加坡這樣的小國。因此,遵守國際法與不選邊站是新加坡向來對參與國際事務的立場,新加坡依'理'而行,以維護其自身的國家利益。”

黃自強認為,透過強調在南中國海的印太戰略部署與合作,或許能鬆動或軟化其原本立場,諸如利用印度尼西亞北部納土納群島的海域、越南對帕拉塞爾群島(越南稱黃沙群島)和斯普拉特利群島(越南稱長沙群島)的主權主張,促使這兩國基於維護自身利益而傾向對俄制裁。

岸田文雄5月1日和越南總理范明政舉行會談,會後雙方表示強烈反對在南中國海以武力片面改變現狀的嘗試。兩人針對中國在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的進出、協助越南構築軍隊能力等議題進行討論,也確認強化供應鍊等經濟安全保障的合作。

越南總理范明政在河內會晤到訪的日本首相岸田文雄。(2022年5月1日)
越南總理范明政在河內會晤到訪的日本首相岸田文雄。(2022年5月1日)

淡江大學日本政經研究所所長蔡錫勳表示,對越南軍隊能力構築的支持是日本多年來的做法,日本透過《防衛裝備品暨技術轉移協議》建構越南軍隊,以應對中國的海上威脅。海上自衛隊和越南海軍數度舉行過“親善訓練”,最近一次是在2022年2月26日。

蔡錫勳說:“但是這好像回到二戰時期,當時大日本帝國幫助越南從帝國手中解放。但是之後,大日本帝國反而成了新的佔領者,而越戰期間蘇聯幫助過北越。所以現在日本想要聯合越南應對中國和俄羅斯,越南的軍事安保政策這次應該不會輕易大幅傾向日本。但是長年曆史累積負面遺產中,越南對中國的不信任感更加深厚,況且越南也走向資本主義,重視經濟社會發展,這應該是岸田首相透過強化'供應鍊等經濟安全保障'的使力點。”

日本與多個東盟國家簽署《防衛裝備品暨技術轉移協議》,其中日菲於2015年、日馬於2018年、日印與日越於2021年簽署。岸田也利用這次訪問與泰國簽署該協議,以強化安保合作網,因應在南中國海影響力日增的中國。

發揮中等強國的角色

台灣師範大學東亞學系助理教授黃自強表示,即使部分東南亞國家在南中國海議題上仍與中國存有爭議,但從目前情況觀察仍在“相互容忍”情況下各說各話,衝突並未白熱化,而維持東盟的主體性、強化經貿合作模式,是東盟諸國現階段平衡美國與中國在東盟競逐的最佳方案。

黃自強說:“東盟國家具有龐大的優質勞動力,美中貿易戰中不少企業將重心從中國轉移到東南亞市場,東盟國家受惠之餘也擔心淪為美中兩強夾殺的祭品,東盟國家要在夾縫中求生存,不與美中兩強正面衝撞,拒絕選邊站的戰略糊模策略有其必要性,為東盟創造更多的談判空間條件,藉以限縮美中兩強對東盟的政治壓力。如果東盟國家未能秉持一致立場,導致政治光譜極端化,失衡的結果勢必讓東盟國家對美中兩強失去彈性應對立場。”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教授古賀慶認為,南中國海是美中競爭的關鍵區域,東盟國家雖然不結盟,但在東盟國家之間也有傾向的差異。

他說:“若要論經濟和軍事實力,美國在亞洲的任何一個盟友都無法與中國相抗衡。東盟國家會將美國對其國家承諾,以及美國的同盟國確保美國對其國家承諾的程度,作為決定其政策方向的重要因素。菲律賓、新加坡、越南、印度尼西亞等在區域安全和經濟方面與美國擁有高度承諾的國家,政策就會傾向美國,反之老撾、柬埔寨等與美國之間沒有承諾的國家,對美國也不太有期望。”

古賀慶指出,有些國家雖然與美國沒有承諾,卻與美國的特定盟友關係十分良好,例如日本與柬埔寨的關係。這時日本就可以發揮稱職的中等強國的功能,深化與該國的合作以牽制中國,強化印太戰略安全部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