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2016年記者遇害人數減少 但受威脅人數大增

  • 美國之音

2016年6月7日,阿富汗人在首都喀布爾參加一位阿富汗記者的葬禮(資料圖片)

今年1月,自由職業記者莫賈利前往他的故鄉也門為美國之音報導也門內戰。也門的這場衝突基本上沒有受到世界其他地方的關注。

莫賈利前往的是也門首都薩那週邊的一個地區,採訪在一星期前的空襲中的生還者。有15名平民在那場空襲中喪生。在沙特領導的聯軍加大針對胡塞反政府武裝的攻勢之際,這類事件經常發生。

34歲的記者莫賈利也為英國的《每日電訊報》供稿。他經常關注也門社會中最邊緣化的群體,比如少數族裔和殘疾人士,這些群體也是暴力衝突中的弱勢群體。

但是在1月那個早上,莫賈利自己成為了受害者,當時沙特聯軍戰機投下的一顆炸彈剛好落在附近,彈片擊中莫賈利的腹部、頸部和臉部。他不久之後去世,留下7名依靠他生活的家人,其中包括他的一個兒子。

莫賈利是2016年在也門喪生的六名記者之一。根據保護記者委員會星期一發表的一份年度報告,對記者來說,也門和伊拉克是世界上第二危險的兩個國家。

這個組織的資料顯示,2016年,全球至少有48名記者喪生。莫賈利的故事反映了多個層面的問題。

保護記者委員會的資料顯示,喪生的記者中有四份之三是戰地記者。半數以上是在戰鬥或交火時喪生的。超過四份之一是自由職業者。90%是報導自己國家戰爭的當地記者。

死亡人數減少

相比去年,2016年的記者遇難人數顯著下降。保護記者協會報告說,2015年全球有72名記者喪生,是這個組織開始追蹤相關資料以來死亡人數最高的一年。

保護記者委員會說,難以解釋下降的原因,但是可能的一些解釋並不讓人感到樂觀,比如伊斯蘭國等極端組織對記者群體的破壞。

保護記者組織倡議行動主任科特尼德齊(Courtney Radsch)說:“一個可能的解釋是,某些衝突對於記者來說太危險了,基本上很少會有人去做報導。”

敘利亞似乎就是如此。2016年,有14名記者命喪敘利亞。保護記者委員會的報告說,對於記者來說,敘利亞是連續五年全球最危險的國家。

恐嚇威脅

記者死亡人數下降的另一個可能因素是政府的恐嚇與審查。多個國家的政府頒佈了限制言論自由的法案。

在印第安那大學傳媒學院教戰地新聞的資深攝影記者史蒂夫莫爾(Steve Raymer)解釋說:“記者不會像以前那樣幹自己的工作。被告誹謗的話,代價太高昂。留在安全的播放室或另一個國家發發報導,更為方便。”

恐嚇威脅是俄羅斯記者死亡人數下降的一個原因。保護記者委員會說,1992年以後,俄羅斯有數十名記者因報導而遭到報復謀殺,但是自2013以來便沒有一名記者被殺,表明一種策略上的轉變。

雷莫爾說:“俄羅斯通過了很多法律讓記者和批評者閉嘴,所以他們不需要殺人了,不需要謀殺記者了。”這種通過恐嚇威脅來讓記者噤聲的策略被世界許多國家效仿。保護記者委員會本月較早時候發表的另一份報告說,全球有259名記者遭到監禁,這個數位是有史以來最高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