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司法部已對穆勒調查起源展開刑事調查


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 (資料照片)

據一名知情人的消息,美國司法部已經對特別檢察官涉俄調查的起源展開了刑事調查。特別檢察官穆勒當時調查的是俄羅斯對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的干預。

新的調查源自司法部內部對穆勒調查起源的覆議。 穆勒的調查在今年3月結束。

資料照片:前特別檢察官穆勒在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就他的涉俄調查報告作證。 (2019年7月24日)
資料照片:前特別檢察官穆勒在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就他的涉俄調查報告作證。 (2019年7月24日)

司法部長威廉·巴爾今年2月接管司法部後下令進行覆議。他說,他對聯邦調查局如何以及為何啟動涉俄反間諜調查存有疑問。涉俄調查的對象還包括特朗普總統競選陣營在2016年是否與俄羅斯有勾結。

巴爾上任前曾批評穆勒調查範圍過大。他在5月任命資深聯邦檢察官約翰·德罕領導覆議工作。德罕是負責康涅狄格州的聯邦檢察官,之前領導過聯邦政府對聯調局與有組織犯罪的調查以及對中情局2005年酷刑逼供恐怖分子嫌疑人的調查。

隨著正式調查的啟動,德罕如今將能夠組建一個大陪審團來進行調查併發傳票以傳喚證人和索取檔。

啟動刑事調查暗示司法部官員相信,有關“事實和情況合理地表明”發生了犯罪活動。目前還不清楚德罕調查的是什麼人或者什麼罪行。

巴爾今年4月的一番講話曾引起軒然大波。當時,他對議員們說,他相信特朗普2016年的競選團隊“確實受到了監視”,他還披露說,他正在查看“針對特朗普競選陣營的情報活動的起源與行為方式兩方面”。

巴爾說:“我認為監視政治競選是一個大問題。他補充說,他不是暗示在監視期間違反了任何規則,但是“一定要查查這些事”。

他的“監視”說法被盛讚為印證了特朗普的正確。特朗普長期以來在沒有提出證據的情況下指責前總統奧巴馬的政府監視了他的2016年競選團隊成員。

雖然巴爾還沒有說他所說的“監視”是什麼意思,但是據信這是指2016年和2017年對前特朗普競選顧問卡特·佩吉的秘密監視。聯調局獲得了秘密監視許可,部分申請理由是一名前英國情報特工準備的檔案材料。這些材料後來基本上被證明是不實的。

把這份所謂 “斯蒂爾檔案”作為啟動監視的依據讓共和黨人指責說,特朗普競選陣營受到了不當監控。

司法部監察長邁克爾·霍洛維茨最近完成了對聯調局濫用權力以不當手段獲取調查許可的指稱的調查。霍洛維茨還沒有公佈調查結果。

特別檢察官穆勒今年3月結束了調查。他得出結論說,沒有充分證據表明特朗普競選陣營與俄羅斯勾結以影響2016年總統大選結果。

穆勒在報告中說,針對特朗普妨礙司法的指稱,他無法為其開脫,並將此案交給司法部長巴爾。

巴爾說,他無法發現妨礙司法的證據。

特朗普一再形容司法部最初的涉俄調查是“獵巫”,也就是捕風捉影的政治迫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