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哈薩克斥中國假新聞 當地民族主義反俄又反中


哈薩克斯坦海關人員在阿拉木圖機場卸下中國方面捐獻的新冠病毒抗疫物質。 (2020年5月1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12 0:00

哈薩克斯坦駁斥中國散佈“不明肺炎”假消息。與此同時,哈薩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的疫情形勢惡化。但疫情也折射出哈薩克的民族主義情緒。哈薩克民族主義既反俄同時也反中,從中可看出這個中亞大國對俄中兩大強鄰的戒備,以及同它們的微妙關係。

中使館動機耐人尋味 當地疫情惡化

哈薩克斯坦衛生部7月10日發表聲明說,中國媒體上傳播的有關哈薩克斯坦流行“不明肺炎”的報導不符合事實。

中國媒體一天前曾報導,正在哈薩克流行的“不明肺炎”的死亡率甚至超過新冠肺炎。相關報導沒有明確說明消息來源,但都出自中國駐哈薩克大使館的一則通報。

中國-哈薩克關係十分密切,目前還不清楚中國駐當地外交機構為何有意發布這樣的消息,以及背後的目的。包括哈薩克在內的中亞國家媒體,以及俄羅斯媒體當天僅簡單轉發中國的相關報導,並沒有圍繞“不明肺炎”展開討論,這些媒體把關注焦點都集中在哈薩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的新冠疫情形勢近期惡化。

吉爾吉斯總統熱恩別科夫7月9日發表全國講話,他呼籲民眾團結互助,共同抗疫。吉爾吉斯當天已停止了各州之間的交通客運聯繫。在與中國新疆接壤,天山山脈另一側的吉爾吉斯伊塞克湖州,當地除了中斷州內客運交通外,伊賽克湖北部與哈薩克相接壤的一個區也採取了封城行動。

與哈薩克相鄰的吉爾吉斯塔拉斯州星期五開始為期兩個星期的封城行動。吉爾吉斯衛生部部長和副部長已分別被確診染疫。吉爾吉斯目前已有近萬人確診新冠病毒,120多人死亡,7月10日的新增病例為500多人,首都比什凱克的疫情最為嚴重。

哈薩克斯坦在春季為防止新冠疫情傳播曾採取過封城行動,但從5月11日起解封。隨著疫情捲土重來。許多當地醫院已經沒有空餘床位,哈薩克從7月5日起再次採取為期兩個星期的限制措施。重要的阿拉木圖州的衛生主管官員和副州長因染疫去世。哈薩克首任總統納扎爾巴耶夫在80歲生日前夕也被發現感染病毒。

哈薩克總統託卡耶夫針對疫情形勢惡化幾天前發表全國講話,他宣布7月13日為全國哀悼日,悼念疫情中去世的民眾。哈薩克7月10日宣布有1700多新增病例,迄今有5萬4千多人感染,不到300人喪生。

中國援助 俄病毒專家評估疫情

中國在哈薩克第一波疫情期間曾向當地派遣醫療隊。第二波疫情爆發後,中國向哈薩克發運了呼吸機,口罩,眼鏡等人道援助物資。美國、波蘭、格魯吉亞等國也向這些中亞國家運去了人道援助物資。

俄羅斯除了運來人道援助物資外,還向吉爾吉斯和哈薩克派遣了醫療隊。幾十名俄羅斯病毒專家在一名衛生部副部長的率領下,幾天前搭乘俄羅斯緊急情況部的一架專機抵達哈薩克首都。莫斯科市也向哈薩克主要城市阿拉木圖派遣了醫療人員。

一名考察了哈薩克醫院的俄羅斯病毒專家說,當地醫院“臟區”和“清潔區”界限不清,加上過早解除封城,導致疫情形勢惡化。他不認為哈薩克斯坦正面臨新一波疫情襲擊,而是第一波疫情仍未結束。

當地社會疑俄用心叵測莫斯科​不滿

俄羅斯派遣病毒專家在哈薩克社會引起不同反應。社交網絡上有人批評俄羅斯的主要目的是藉此從事宣傳,搞公關和樹立形象。甚至有人認為,所謂的俄羅斯病毒專家想藉機從事情報和間諜活動,他們試圖收集當地的病毒毒株資料。

俄羅斯也曾派遣過病毒專家今年年初去幫助中國,但後來俄羅斯媒體報導,中國限制那些專家們的活動,不讓他們去中國醫院查看實際疫情,讓俄羅斯病毒專家們非常失望。

哈薩克社會對俄羅斯派遣病毒專家和醫務人員所出現的疑慮不滿立刻引起俄羅斯的關注。長期關注中亞事務,莫斯科大學信息分析中心網站為此特別發表長篇文章批評哈薩克的反俄民族主義情緒。文章說,與當地社交媒體上針對俄羅斯醫務人員和病毒專家眾多的感謝和祝福相比,哈薩克民族-民粹主義勢力的反俄言論顯得格外顯眼。但這些勢力都獲得了哈薩克執政當局內某些人的支持和資金援助,並為他們提供發聲平台。

文章還認為,除了反俄外,哈薩克民族-民粹力量能獲得支持還同哈薩克的伊斯蘭力量有關。因為哈薩克權貴中有人試圖利用民族-民粹主義來製約對抗伊斯蘭勢力。

伊斯蘭力量抬頭難抗衡 民族主義或主宰政壇

哈薩克當地政治分析人士說,哈薩克斯坦在經歷了多年前因為能源價格高漲帶來的經濟繁榮後,今天如何提振哈薩克經濟,讓經濟繼續保持活力,是當局目前面對的巨大挑戰。經濟問題,再加上當局無力拿出新的意識形態理念,這些都使哈薩克民族主義難以抗衡日益抬頭的伊斯蘭力量。

哈薩克政治學者薩塔帕耶夫說,哈薩克民族主義力量在反俄羅斯的同時,也反對中國。這股力量擔心中國擴張,也戒備俄羅斯的威脅,哈薩克政壇中利用這張牌牟利,大有人在。他認為,哈薩克的民族主義力量會長期存在。

薩特帕耶夫:“利用對中國,對俄羅斯的這種恐懼,哈薩克社會中的這種民族主義和愛國情緒在未來非常可能會處在主宰地位,這非常現實。”

哈薩克北部有巨大的俄語系居民聚居區,當地與俄羅斯相接壤,很多俄羅斯人直接把那裡稱作南烏拉爾地區。俄羅斯出兵烏克蘭和吞併克里米亞後,哈薩克社會很多人擔心,普京也會以相似手段對付哈薩克。

哈薩克社會也關注新疆問題,當地有很大的維吾爾人社區。最近幾年,從新疆遷移到哈薩克斯坦定居的許多哈薩克族人雖然在融入當地社會時面臨諸多困難,但他們卻是在哈薩克爆發的許多反中國抗議示威活動中的核心力量。

因為擔心中國擴張和獲取哈薩剋土地,哈薩克2016年曾爆發大規模民眾示威,導致當局被迫暫停土地法修改內容的實施,暫停期限到明年結束。土地法的修改內容包括可向外國人出售或是長期出租哈薩克耕地。

哈薩克總統託卡耶夫7月10日在內閣會議上表示,不會向外國人出售土地,這是最終決定,不會再回頭繼續討論這個問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