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共極權下同性戀運動的“變裝秀”


資料照:香港同性戀團體舉著LGBT旗幟參加遊行。 (2014年11月8日)
中共極權下同性戀運動的“變裝秀”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13 0:00


中國同性戀團體微信賬號最近接連遭到封殺,引發了當局可能對中國同性戀文化展開新一波打壓的擔心。華人圈第一家同性戀書店的創辦人、台灣“晶晶書庫”的創辦人賴正哲大約10年前到北京開設了一家咖啡館,見證了中共極權下具有“中國特色”的同性戀運動。他說,自從習近平上台後,為了維穩,各式人權議題的討論空間明顯限縮,受到長期忽視的性少數群體的生存空間也日趨狹窄,因此,同性戀團體微信賬號遭到封殺事件是在意料之中的事。

中國科技大鱷騰訊旗下的社交平台“微信”(WeChat)本月初突然刪除了幾十個中國大學生以及非政府團體的LGBT賬戶,理由是“違反了當局《互聯網用戶公眾賬號信息服務管理規定》”。這一舉動在海內外同性戀社區引起強烈反彈。針對中共政權對性少數群體的打壓,美國之音記者採訪了諳熟中國同性戀社區的台灣人士賴正哲。

1999年,賴正哲在台北開設華人圈中第一家以同性戀為主題的書店“晶晶書庫”,讓當時只能以偷拍方式隱晦呈現的同性戀議題首度可以在台灣公開討論。這家書店也成為台灣同性戀運動重要的彩虹基地。

2012年,身為同性戀者的賴正哲又到北京開設了一間同性戀咖啡廳“雙城咖啡”,其間見證了北京同性戀圈子在中共的極權管控下如何與公安周旋並爭取生存空間,以及與台北同性戀運動之間的差異。

賴正哲在接受美國之音的專訪時表示,他的咖啡廳舉辦同性戀活動時盡量做到低調,不做太多宣傳,而且往往以“轉一個彎”的方式,用各種名目加以包裝,例如艾滋議題的討論被包裝成醫療講座,LGBT(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跨性別者)的活動因涉及子女與父母之間有關“出櫃”問題的對話被包裝成親子活動等等。

兩個原則不能碰

台灣晶晶書庫創辦人賴正哲(賴正哲提供)
台灣晶晶書庫創辦人賴正哲(賴正哲提供)

賴正哲說,中國同性戀群體有兩點千萬不能碰:“第一就是你不能去邀請國際人權組織的人來。然後就是因為他們(中共)講維穩,所以你不能去踩到他們所謂維權的那條紅線。”

即使謹守這兩點,賴正哲的咖啡廳還是時常遭到公安的“關切”。賴正哲說,他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他與其他團體合辦“酷兒”影展(酷兒: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的總稱),一位女同性戀者將自己切除乳房變成平胸的過程拍成紀錄片並舉辦座談會,座談會進行至一半時,公安突然闖入。對此,除了他這位台灣人以外,其他人似乎司空見慣了。

賴正哲說,公安來的目的是要查看現場有沒有外國人,以及有沒有跟人權相關的人事物在裡面。如果沒有,只要他們把活動包裝成具有商業性或娛樂性的活動,公安通常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還有一次,賴正哲的咖啡廳計劃播放跟慰安婦相關的影片,公安在微信上看到這項宣傳後,直接跑到店裡跟他說不能放映。賴正哲跟公安辯論,表示慰安婦是中國大陸關切的議題,而且北京的電影院也有慰安婦相關的影片上映。但是,賴正哲說,公安要么提出“不得牽涉國際議題”,要么不提供任何理由,只說“不准就是不准”。臨走前,他們還留下一句話:“你的咖啡店是官方關切的點,你自己要小心點!”

和公安玩捉迷藏

賴正哲說:“但北京的同志團體他們其實都蠻厲害的,他們手上都會有2到3個地點和時間,你這裡一告知不行的話,他們馬上就用email連絡那些想要看這些影片的朋友或會員們,移師到別的地方去。”

賴正哲說,北京同性戀圈子的大部分人都用email往來,較少用微信交流,以免被公安騷擾。不過,他們還是時常和公安玩捉迷藏。

他舉例說,有一次,他去參加同性戀交友APP“ZANK贊客”站長的婚禮,婚禮辦在下午5點,賴正哲當天早上10點接到場地通知,但這對新人不忘提醒他“這是第一個方案,你手機整天都要開著,因為可能還會有第二個或第三個方案。”果不其然,中午時,對方打電話來說要更改地點,然後到下午4點多,又通知要換到第三個場地。

“一個婚禮連續換了三個地點,實在非常扯!”賴正哲說。然而,儘管地點一變再變,他們還是難逃公安的“法眼”,婚禮舉行到一半時,公安趕到現場查看,一切都在政府嚴密的掌控之中。

駐華使館出借場地

賴正哲表示,雖然在北京的同性戀運動絕對不能牽扯到國際人權組織和境外勢力,但他們卻會跟大使館合作。

賴正哲說,對中國的同性戀來說,有駐華外國大使館撐腰,就比較不怕被公安騷擾。譬如2018 年12月就在挪威駐華大使館舉行女性影展活動,又如今年6月在瑞士駐華大使館也有一個“LGBT驕傲月”的活動。這些大使館出借場地給同性戀使用,代表他們對LGBT團體的支持。這種既不能引進境外勢力卻又跟國外大使館合作的做法,看似相互矛盾,卻是北京同性戀運動的一大特色。

賴正哲還說,雖然同性戀活動都在公安嚴密監控之下,但在北京談論同性戀話題卻並非禁忌,“形婚”(形式婚姻)以及跟傳宗接代有關的“同妻”(同性戀的異性戀妻子)是討論最多的主題。

賴正哲說,另外,政府對商業化活動的管控相對比較寬鬆,

他說:“像我去一些同志酒吧,你簡直很難相信你在北京,就非常的時髦和高檔,甚至你覺得是不是到了紐約或倫敦。在那裡,每個人都打扮得就像孔雀一樣,然後人也是多到不行,外國人也很多。”

北京雙城咖啡廳外觀(賴正哲提供)
北京雙城咖啡廳外觀(賴正哲提供)

“猶如打不死的蟑螂”

賴正哲說,他2012年剛到北京時,中國當局對同性戀群體的管控還沒那麼嚴,但自從習近平上台後,同性戀生存空間就越來越受到壓縮。加上台灣2019年同性婚姻合法化通過後,給中國人權團體很大的激勵,這些令中國政府非常緊張。

賴正哲所經營的“雙城咖啡廳”2020年因他的合夥人去世而歇業。他目前在台灣酷時代同志網站擔任執行總監。

北京雙城咖啡廳(賴正哲提供)
北京雙城咖啡廳(賴正哲提供)

他說,最近,中國大專院校的LGBT社團微信公眾號被無預警封殺,稍早時,一些女權組織帳號在“豆瓣”被噤聲,都是中國政府拿來“開刀”的例子。

賴正哲說:“所以,不管你是不是同志,只要這一個族群想要起來爭取自己權利的時候,習近平的整個政權就會越來越緊縮那個空間。中國政府打壓的不單單只是同志議題而已,包括新疆維吾爾族再教育營的問題,還有香港反送中的問題,他(習近平)知道他不能放,他就是要維穩。”

賴正哲對極權統治下的中國同性戀運動的發展並不樂觀,他覺得若只停留在商業行為,而無法提升到人權和平權的高度,就是不進則退。

不過,他認為,北京的同性戀群體對自己的未來非常樂觀,與大使館的密切合作為他們提供了信心。面對公安的騷擾或是被請去“喝茶”時,他們練就了一套應變的方法和策略,猶如“打不死的蟑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