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朱立倫回鍋國民黨主席學者:親中標籤難撕


新當選的中國國民黨主席朱立倫。(美聯社2021年9月25日)

中國國民黨黨主席選舉週六(9月25日)結果揭曉,由標榜“中道”路線的前新北市市長朱立倫勝出,再一次回鍋黨魁大位。分析人士認為,朱立倫領導下的國民黨,在兩岸政策上會採取中間偏溫和的路線,這有異於台灣總統蔡英文的中間偏對抗路線。不過,他們說,國民黨恐難撕掉“親中”標籤,在美中對抗的大格局下,很可能逐漸走向衰敗。

中國國民黨第11任黨主席選舉落幕,曾經在2014年至2016年擔任過黨主席的朱立倫以85,164票(45.78%的得票率),擊敗其他三位對手,包括現任黨主席江啟臣、孫文學校校長張亞中和前彰化縣長卓伯源。

現年60歲的朱立倫公職生涯曾任立法委員、桃園縣縣長、行政院副院長和新北市市長。他在2016年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但大輸當時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308萬票,不僅是個人選舉生涯的首次敗選,也創下2000年總統選舉以來,國民黨得票數與民進黨差距最大的紀錄。

“中國”國民黨成票房毒藥

朱立倫週六在勝選後發表感言表示,黨內或有不同意見,但透過選舉,國民黨展現民主政黨風範,這是國民黨走向開放多元政黨的里程碑。他呼籲國民黨團結,發揮戰力,做“必勝藍”,以對抗“鴨霸”的民進黨。

在兩岸路線上,朱立倫強調自己領軍下的國民黨絕對不會變成附和民進黨的小綠,也不會畏懼任何民進黨貼上的標籤;他說,他上任後要重建兩岸交流平台跟溝通管道,在國民黨黨綱跟黨章規範下,進行兩岸交流,第一步會先啟動民間社會的交流。

在這次選舉中被視為“急統派”、且以黑馬之姿竄出的學者張亞中曾是朱立倫的勁敵,但最後以6萬多張的第二高票敗下陣來,顯見國民黨內支持統一者仍為數不少。張亞中於選後呼籲:“中國國民黨是屬於所有中華民族的,有責任要結束兩岸敵對狀態,並創造兩岸和平。”他說,當民進黨選擇“鬥”,國民黨不可以因為在野就採取“拖”的路線,即使在野也要有勇氣解決兩岸難題。

國民黨自1949年從中國大陸遷徙到台灣後,曾長期在台執政達51年。2000年首次交出政權時,仍保有國會多數。2008年在前主席馬英九的帶領下重返執政。

然而,近年來台灣本土意識高漲,“反中”、“抗中”風潮席捲民心,一向主張“和陸”、與北京保持友好關係的國民黨,成了選舉的票房毒藥,尤其冠上“中國”的黨名也一直被揶揄為外來政黨。

2016和2020年的總統大選,國民黨不僅兩度敗北,國會也被民進黨拿下多數席次,淪為徹頭徹尾的在野黨。根據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長期的“台灣民眾政黨偏好分佈”調查,截至2021年6月為止,國民黨的支持度已經落後民進黨達12.7個百分點。

選舉主軸從對美關係演變為對中關係

此次國民黨的黨主席選舉走勢詭譎,原先各界預料會是朱立倫與現任黨主席江啟臣的兩強對決。朱、江兩人都是留美學者,屬於國民黨內的“知美派”,政見均強調與美國維持良好關係,並要在華盛頓設立“國民黨駐美代表處”,他們如何親美成了選舉初期的論述基調。

不過,在9月4日的首場政見發表會之後,主張簽署“兩岸和平備忘錄”的張亞中異軍突起,獲得了“深藍”黨員的支持,在多項民調與朱立倫不相上下,中國因素反又成為了選舉主軸。在第二場辯論會上,朱立倫緊扣張亞中是“統派學者”,並強力抨擊其高舉的“和平備忘錄”不可行。

由於張亞中的主張過於激進,違背台灣社會的主流民意,選舉後期朱立倫操作“亡黨感”,帶動了“棄江保朱”效應,促成黨內許多縣市首長與民意代表紛紛站出來表態。從朱立倫最後取得接近五成的選票可以證明,“亡黨感”與“棄保效應”發酵,奠定了朱立倫的勝利。

堅守九二共識親美和中路線底定

在兩岸主張上,朱立倫遵循國民黨傳統論述,堅持“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他說,兩岸交流的基礎在於“求同存異”和創造性模糊,差異處不能講得太清楚,未來兩岸才能走到“求同尊異”,並更進一步走到“化異求同”。

朱立倫認為,國民黨具有兩岸交流的基礎,要恢復溝通管道並不難,不需要創造“九二共識”以外的新名詞;而且根據黨綱黨章,國民黨堅守中華民國民主自由的立場,也捍衛中華民國的憲法。

位於南台灣高雄的中山大學政治系教授廖達琪(照片提供:廖達琪)
位於南台灣高雄的中山大學政治系教授廖達琪(照片提供:廖達琪)

位於南台灣高雄的中山大學政治系教授廖達琪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朱立倫是國民黨內的舊菁英,孰悉黨內現有的地方菁英與政治人物,而黨內人士也熟悉他的主張,尤其在兩岸論述上,朱立倫比張亞中更穩健可靠,因此在張亞中引發的“亡黨感”危機下,明年要參選的國民黨人都傾向支持朱立倫。

廖達琪認為,朱立倫的親美色彩也濃厚。雖然國民黨傳統上較為親中,但可以預見的是,朱立倫在兩岸議題上應會廣納美國的意見,且在對中國的態度上,也不會如張亞中一般激進到要跟中國進行和平談判。

廖達琪說:“朱立倫等於是蔡英文路線的另一個版本,只是換上藍色的標誌;在兩岸極端對抗跟極端友善中,蔡英文算是中間偏對抗,朱立倫算中間偏和緩一些。”

朱立倫於2015年5月4日曾以中國國民黨黨主席身份在北京會晤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廖達琪指出,國共兩黨間的溝通渠道可能還存在,只是朱立倫最新的兩岸主張,北京會不會買帳,仍有待觀察。

廖達琪認為,台灣在兩岸關係上,自己能拿捏的空間並不大,只能在中美兩強間找尋折衷點,或是游移在親中或親美的兩大極端中。

學者:圖謀

位於台中的東海大學政治系副教授邱師儀則認為,張亞中崛起後,國民黨的組成結構與台灣社會主流民意矛盾的情形已經浮上抬面。即便朱立倫靠著所謂的“中道”,擊敗了張亞中,但他未來若想要再回鍋選總統,在支持者結構的限制下,他勢必也得往深藍靠攏。但這也正是國民黨數度輸掉選舉的原因,因為他們的親中立場已經背離了台灣人對於民主跟人權的主流堅持。

邱師儀認為,國民黨內目前最有實力的總統候選人應是新北市長侯友宜,朱立倫2024年若想選總統,得先削弱侯友宜的戰力,那他就勢必要吸收韓國瑜、張亞中的殘存勢力,做一些讓藍營同溫層能接受的表態,但這樣的表態到了藍綠對決的戰場就死定了。

位於中台灣台中的東海大學政治系副教授邱師儀(照片提供:邱師儀)
位於中台灣台中的東海大學政治系副教授邱師儀(照片提供:邱師儀)

邱師儀說:“(迎合)這個同溫層很爽對不對?但是到了選舉就會死翹翹;朱立倫是放血而死,張亞中是馬上頸動脈破裂而死。都是死,只是一個快、一個慢。”

邱師儀總結國民黨主席選情指出,很遺憾四位候選人都未觸及中國民主化的問題,就直接大談兩岸的未來。他說:“以前馬英九講過,反共是反什麼?就是反共產主義的威權,台灣還是有一塊人在乎中國是不是能變成一個像樣的大國。可是國民黨身為最大在野黨,不敢講這個事情,你就直接先跳到和平,害怕打仗多於保障民主。”

他預測,2022年的地方選舉,兩岸議題會提前開打。民進黨的疫苗政策雖失民心,大內宣的操作也讓民眾感到厭惡,但為了打選戰,屆時勢必會操作最拿手的兩岸議題。

廖達琪也認為,綠營在明年的地方選舉必定操作兩岸議題,但朱立倫會選擇避開民進黨設定的戰場,因為這對國民黨太不利。不過,她說,如果國民黨明年能保住現在執政的14個縣市,甚至多拿下一、兩個縣市,就能站穩腳步,並奠立朱立倫於2024年挑戰總統寶座的基礎。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