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韓首腦會談在即尹錫悅政府對華 對日政策面臨考驗


南韓首爾最大在野黨國民力量黨候選人尹錫悅在接受黨員和立法者的祝賀時發言(2022年3月10日)。
美韓首腦會談在即尹錫悅政府對華 對日政策面臨考驗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13 0:00

星期二就任的南韓總統尹錫悅將在下週末迎來首個重要外交日程:美韓首腦會談。遏制中國、日韓關係將是這次會談最受關注的兩個議題。南韓專家向美國之音指出,南韓新政府明確了作為自由民主國家的身份,韓中關係短期內或將惡化;在韓日關係方面,兩國改善意願雖強烈,但是歷史問題恐不易解決。

韓媒:拜登將在韓發表印太戰略演說遏制中國、日韓關係或為會談主要議題

尹錫悅和拜登將於本月21日在首爾舉行會談。南韓是拜登就任後首次亞洲行的第一站,打破了延續將近60年的美國總統先日本、後南韓的出訪慣例。

另據此前南韓總統職務過渡委員會的消息,為協調拜登行程而訪韓的美國代表團查看了首爾的主要大學,物色適合面向大眾發表演說的場合。

對於這一系列安排,南韓媒體認為,由於旨在遏制中國的印太戰略已成為美國外交政策的重中之重,拜登有可能在出訪首站南韓通過演說做出更具體的說明。

《東亞日報》報導說,這次演說有可能包括美國正在推進的印太經濟框架(IPEF)、供應鏈合作等內容。

紐西斯通訊社認為,拜登將在南韓通過面向整個亞洲、特別是“對參與遏制中國感到猶豫的國家”的演說釋放“美國回歸印太地區”的信息,展現美國遏制中國擴張的決心。

南韓東亞研究院在上周公布的《新政府在韓美首腦會談上的任務》報告中分析指出,此前美韓的印太地區戰略基本方向並不一致,美國追求自由開放、相互連接、繁榮安全、具有復原力的秩序;南韓則注重包容性,即不希望印太戰略成為排除、遏制中國的戰略。此次會談上,尹錫悅政府的立場將受到關注。

另外,美國會否在會談上要求改善日韓關係也備受矚目。News1報導稱,拜登多次強調美日韓三國合作對應對北韓、中國等地區安全威脅的重要性,而日韓圍繞歷史問題所產生的矛盾已對三國合作構成阻礙。

報導還指出,美國有過在日韓之間扮演調解角色的經驗,2015年奧巴馬政府曾在幕後參與了《日韓慰安婦協議》的簽署過程。

東亞研究院認為,日韓關係是此次會談上美國重視的議題之一。南韓內部對改善日韓關係的要求也在上升,“長期的交惡已導致(南韓)經濟、安全成本上升,外交活動範圍受限”。

韓新政府明確自由民主國家定位韓中關係短期或惡化

這兩項議題在南韓新政府的外交政策中也是極為重要的部分。從對華關係來看,目前南韓和中國政府均在強調增進合作的重要性。

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10日作為習近平特別代表出席了尹錫悅的就任儀式,規格高於以往的副總理級別官員。王岐山在儀式後與尹錫悅會晤時表示,“習近平主席歡迎並邀請總統在雙方方便的時間訪問中國”。他還透露,習近平同尹錫悅在後者就任儀式後通了電話。

王岐山還提出加強戰略溝通和高層交往等建議,以“推動中韓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不斷向更高水平邁進”。

尹錫悅表示,願意開啟韓中關係新時代。新政府的施政課題也未包含尹錫悅在競選期間提出的追加部署薩德、加入四方安全對話工作小組等承諾,僅提到在互相尊重的基礎上擴大與中國的合作。

不過在政府高層的友好表態之下,南韓靠近民主主義陣營的行動和態度令中國的警惕感上升,微妙的緊張氛圍在兩國非正式層面上蔓延。

南韓國家情報院上周宣布,該國作為正式成員加入了北約合作網絡防禦卓越中心,亦是首個加入該機構的亞洲國家。國情院方面表示,此舉旨在應對來自北韓的網絡恐怖活動威脅、加強國際合作。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對此發表文章稱,南韓的行動“為西方勢力干預印太地區地緣政治事務鋪平了道路”。文章還就尹錫悅下月極有可能出席北約峰會指出,“如果首爾深化與北約的合作、甚至加入北約,只會讓自己更加不安全”。

該報前總編胡錫進還在推特上威脅,若南韓選擇與鄰國敵對,“其結果將是又一個烏克蘭”。

南韓新政府對基於自由民主主義的價值觀外交、印太經濟框架的積極態度更是令中國憂慮不已。價值觀外交和屬於印太戰略的印太經濟框架均被中國視作針對自身的敵對政策。

《環球時報》在社評中稱,“華盛頓想把南韓變為其'印太戰略'佈局中的一顆棋子,而這將成為影響南韓對華關係的最大變量”。

南韓峨山政策研究院地區研究中心研究委員李東奎(本人提供)
南韓峨山政策研究院地區研究中心研究委員李東奎(本人提供)

南韓峨山政策研究院地區研究中心研究委員李東奎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指出,南韓的舉動和表態是“是明確作為自由民主國家的身份、強調將參與以美國為中心的民主主義國家之間的合作。從短期來說,當然存在導致韓中關係惡化的可能性”。

但是李東奎認為,“這是一個必不可少的過程”。目前韓中關係更呈現出從屬於美中關係的特點,雙方又因在經濟、北韓問題上的利益交織,未能明確地發出自己的聲音,從而引發了對對方的誤會和過度期待。比如,“中國希望南韓在美中之間站到中國一邊或至少保持中立平衡”。南韓新政府明確自身立場有助於消除這種誤會。

韓日曆史問題不易解決或先摸索韓美日合作

在對日關係方面,韓國新政府釋放出了積極的信號。

南韓慶南大學遠東問題研究所教授趙真九(本人提供)
南韓慶南大學遠東問題研究所教授趙真九(本人提供)

尹錫悅10日在就任儀式後接見訪韓的日本外務大臣林芳正。林芳正向尹錫悅轉交了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的親筆信。信中指出,希望尹錫悅能夠發揮領導力,掃除韓日之間的障礙、全面改善韓日關係。

尹錫悅回應,“希望能很快同岸田文雄會面,為改善兩國關係共同努力”。

南韓民間對於改善韓日關係亦存在共識。南韓全國經濟人聯合會上月公佈的一項民調結果顯示,74.9%的受訪者認為南韓和日本政府有必要努力改善兩國關係。

不過這一過程絕非坦途,二戰期間強徵勞工、日軍慰安婦等歷史問題預計將是最大的阻礙。

南韓國立外交院外交安保研究所教授曹良鉉(本人提供)
南韓國立外交院外交安保研究所教授曹良鉉(本人提供)

在文在寅政府時期,南韓法院針對三菱重工等日企在南韓境內的資產發布了扣留和兌現令,以賠償強徵勞工受害者;《日韓慰安婦協議》也因未明示日本政府道歉的法律責任被廢除。事實上,南韓民間對日本政府道歉的呼聲很高。上述全國經濟人聯合會的民調顯示,超過50%的受訪者認為日本需要道歉。

巨大的分歧和強烈的民意或將牽制尹錫悅政府在改善韓日關係上採取大膽措施。南韓慶南大學遠東問題研究所教授趙真九告訴美國之音,“歷史問題從根本上是日本在殖民統治時期造成的受害問題,日本是施害方,有必要去理解受害方的感受。無論南韓是進步派執政還是保守派執政,國民間普遍都存在這種感受”。

南韓國立外交院外交安保研究所教授在採訪中向美國之音指出,目前新政府並未透露改善日韓關係的具體內容,因此“在慰安婦、強徵勞工等歷史問題上,兩國政府為達成協議所需的時間會比我們所想像的更長”。

曹良鉉認為,雙方可能採取迂迴方式來解決歷史問題。即“先營造韓美日合作的氛圍,在這個過程中會涉及到北韓問題、印太問題、經濟安全等事務,隨後在這些事務上增進韓美日、韓日之間的對話,最後尋求在歷史問題上達成協議”。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