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議員擔心中國對美盟友影響力加大

  • 莉雅

來自伊利諾伊州的民主黨參議員德賓(Dick Durbin)在聽證會上講話(資料圖片)

在南韓決定暫停部署美國的反彈道導彈防禦體系後,美國國務院派遣高級官員前往南韓訪問,討論美韓同盟關係。美國的一些國會議員也擔心,日趨強勢的中國對美國傳統盟友的影響力正在加大。一些前美國高級官員也認為,逐步削弱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優勢地位正是中國的戰略意圖。

韓暫停部署薩德後美派高官訪首爾

美國國務院負責政治事務的代理國務次卿香農(Thomas Shannon)在訪問了日本後於星期一抵達首爾,與南韓高級官員討論美韓同盟關係以及對北韓構成的威脅做出協調一致的反應等兩國共同的國際優先議題。

他是在南韓新總統文在寅上個星期做出暫停部署薩德反導系統的決定後對南韓進行訪問的。

中國對美傳統盟友影響力加大?

南韓暫停部署薩德的決定也使美國的一些國會議員擔心,隨著中國採取咄咄逼人的外交政策,它正在日益加大對美國亞太盟友的影響力。

美國參議院少數黨黨鞭、來自伊利諾伊州的民主黨參議員德賓(Dick Durbin)在接受《華盛頓考察報》的採訪時說,“我希望我是錯的,但是我擔心的是,文總統認為,在遏制北韓的問題上,南韓與中國合作比與美國合作有更好的成功機會。”

該報說,如果文在寅在北韓的威脅這個南韓最重大的國家安全問題上把中國看作是一個更可信賴的夥伴,這將是南韓走向背離美韓傳統密切合作的重大一步。

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主席、來自佛羅里達州的共和黨眾議員約霍(Ted Yoho)也認為,文在寅正在試圖安撫強烈反對部署薩德系統的中國政府。

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主席、來自佛羅里達州的共和黨眾議員約霍(Ted Yoho)(資料圖)

分析人士指出,文在寅並不是亞太地區唯一讓美國的決策者感到頭疼的領導人。美國的條約盟友菲律賓的總統杜特爾特去年就開始進行戰略轉向,公開“棄美投中”。

川普的政策強化中國在亞太的地位

約霍對川普總統最近派遣軍艦在南中國海進行航行自由行動表示讚賞,但是他也承認,川普總統的一些政策強化了中國在該地區的地位。這包括退出亞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以及巴黎氣候協定。

在他看來,川普的“美國優先”外交政策製造了他將把美國引向“孤立主義”的“錯誤的敘事方式”。

中國軍事實力增強對美構成挑戰

與此同時,中國日益增強的海軍實力也對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優先地位構成挑戰。

華盛頓新美國安全中心亞太安全項目主任克羅寧(Patrick Cronin)認為,到2030年,一支全球化的中國海軍的存在“將是國際政治中一個重要的、有影響力的和基本的事實。 ”

前國防部官員:中國試圖在美國與盟友之間打楔子

前美國國防部負責亞太安全的首席助理部長幫辦麥格薩門(Kelly Magsamen)認為,儘管北韓問題是美國所面臨的最為緊迫的挑戰,美中之間的競爭則是對美國影響最為重大的挑戰。

這位前國防部官員今年4月底在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作證時表示,在亞太地區,美中兩國正處於一個戰略臨界點。

她說:“中國的的戰略意圖是逐步削弱幾十年來美國在亞洲的安全與經濟優先地位,同時避免與美國雙邊關係的完全破裂或是在近期發生直接的衝突。它挑戰國際法,欺負與強迫沒有它強大的鄰國,而且試圖在美國與其盟友之間製造不和。”

這位前奧巴馬政府官員說,也許一些人希望拋棄“再平衡”的說法,但美國必須落實其戰略意圖,否則會冒失去美國在這個對美國利益來說意義最為重大地區的優先地位的風險。

弗里德伯格:美必須重新評估其亞太戰略

曾經擔任過副總統切尼的國安事務副助理兼政策規劃主任的普林斯頓大學教授弗里德伯格(Aaron L. Friedberg)在同一個聽證會上也表示,美國在亞太地區還沒有一個連貫的、統一的國家戰略,而北京不僅有它的亞太戰略,而且還制訂了整個歐亞東部的戰略。

他說:“這個戰略是它對付美國更大策略的一部分。中國領導人繼續把中國看成是其安全甚至是生存的最大威脅,是實現其雄心壯志最為重要的障礙。”

這位研究美中關係的專家表示,美國必須重新考慮美國在亞太地區的目標、評估美國的戰略並做出相應的政策調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