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習近平與安倍德國舉行第五次習安會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2015年4月22日在雅加達的亞非會議間隙舉行會晤。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周六(7月8日)舉行了約40分鐘正式會談。雙方一致同意加強對話繼續改善兩國關係,但在對北韓政策上和兩國糾紛問題上各說各話,習近平還強調中國在歷史和台灣問題上的不妥協立場。

在德國二十國集團峰會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周六(7月8日)正式會談一開場就說,今年是中日建交45週年,明年是中日締結《和平友好條約》40週年,中方希望在這個重要的時期,持責任感與使命感,把兩國關係推向正確的方向。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回答說:“希望與習近平主席一起慶祝日中建交45週年,上個月東京上野動物園出生的大熊貓也正受健康養育,展望明年日中締結《和平友好條約》40週年等未來,希望大力培育改善關係的勢頭。”安倍還說:“中日兩國是世界第二、第三經濟大國,持有共同向世界與地區的安定和繁榮作貢獻的巨大責任,北韓開發核武器與導彈進入新階段,希望在這個吃緊的問題上,兩國加強合作。”

此後在約40分鐘正式會談中,雙方討論了改善關係問題,同意基於中日建交的《聯合聲明》與《和平友好條約》繼續推進改善關係、構築安定的兩國關係,具體包括兩國首腦在出席各種國際會議期間和兩國首腦互訪來加強對話,並展開包括中國提倡的“一帶一路”經濟圈構想在內的地區與世界安定、繁榮等議論,安倍也向習近平傳達了日本有意與中國合作“一帶一路”的立場。

安倍還提出盡快舉行中日韓峰會的願望,他說:“首腦之間頻繁疏通非常有利改善兩國國民感情,希望為盡快舉行日中韓峰會,實現首腦互訪開闢道路。”

各說各話

會談中,安倍就北韓問題說:“現在對北韓加強壓力很重要,中國的角色至關重要,希望中國進一步發揮建設性的作用”。習近平雖然同意合作加強對朝壓力並確認朝鮮半島無核化是雙方共同目標,但表示中國遵守聯合國安理會的決議,反對向北韓實施單獨制裁,並強調對話的重要性。

安倍再提出圍繞東中國海的主權糾紛時要求中國改善在東中國海的行動規則。習近平對此答稱,中國維持著東中國海的和平與安定。不過兩首腦都同意努力爭取實施2008年中日達成合作開發東中國海油氣田的協議和開始運用兩國國防部門之間緊急時的“聯絡機制”,防止海、空衝突。

安倍還提出中國去年起先後逮捕幾名日本人的問題,表示希望中國作出前瞻性應對。對此習近平說明了中方立場。

此外,日本官方電視台NHK還引述中國外交部的消息說,習近平還敦促安倍適當處理歷史問題和台灣問題,並強調有關這些中日關係政治基礎的重大問題,中國一點也沒有妥協或後退的餘地。報導說,習近平稱維持這些問題的原則,是兩國關係能走正確道路的開始,希望日方徹底遵守,以此來牽制近年日本與台灣關係趨於親密的動向。

爭取日本

習近平與安倍這次在德國漢堡的會談是2014年11月雙方上台近兩年首次在北京舉行“習安會”以來的第五次會談。相對過去幾次雙方或是通過安倍訪華會談,或是在出席國際會議期間的會談氣氛,中方對這次會談顯示了比以往重視和積極的態度。

5月下旬中國主管外交的國務委員楊潔篪為這次“習安會”專程訪日鋪路,這次在漢堡20國峰會開幕(7月7日)當天,習近平與安倍相遇時,也在寒暄中說,很高興次日將與安倍會談。

楊潔篪訪日前後,日本執政的自民黨內傳出消息稱,中方現在非常希望爭取日本在習近平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上合作,原因是中國作為第二經濟大國,有意主導構築世界巨大經濟圈,但中國缺乏經驗,也不精通世界經濟潛規則和具體操作,中國沒法求得世界第一經濟大國美國的合作,也同時爭取第三經濟大國日本的合作。

安倍轉向

立場親中並與中國高層有密切關係的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今年5月訪華出席中國“一帶一路”國際論壇並與習近平會談後,回國敦促安倍考慮迎合中國的“一帶一路”。

6月5日,安倍在東京“亞洲的未來”國際交流會議晚餐會上致辭時,首次表明日本願意有條件地與中國“一帶一路”合作,他說:“今年初,中國義烏與跨越英法海峽的英國連接上了貨運列車,一帶一路的構想是連接無論東洋還是西洋,以及兩者之間多樣化地區可能性的構想。基礎設施存在國際社會廣域共有的考量方式,我想首先是開闢萬人可利用並通過透明、公正的調度來建設很重要,然後存在計劃的經濟性,以及借款建設國償還債務的可能性,還有不損壞健全的財政也不可欠缺。充分接受國際社會共有的想法,期待一帶一路的構想向環太平洋自由、公正的經濟圈的良質融和方向推進並對地區和世界和平、繁榮作出貢獻,日本基於此觀點考慮合作。”

兩大路線

日本共同社前《中國觀察》總編輯坂井臣之助說,安倍政府對中國現在有兩條路線,一是二階俊博等率領的經濟優先路線,二是自民黨和外務省內重視日美關係為基礎的安全保障路線。重視經濟的路線主張現在的日本經濟發展離不開參與中國的經濟活動,尤其是在美國總統川普宣布退出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之後和安倍經濟學陷入的瓶頸中,經濟界事實上已開始了摸索與中國合作,這個形勢甚至已逼得安倍開始身不由己。

重視安全的路線主張以日美同盟為重,不要接近中國。可是朝鮮威脅當前,川普政府並未展示足夠令日本可信賴的安全保障,反而突顯了日中交往越來越難的東亞安全危機局面,而且退一步來說,日本始終懷疑川普的“美國第一主義”,會使美國遲早與中國交易,包括參加中國主導的亞投行、一帶一路等,所以安倍政府要做兩手防範。

坂井認為,中國爭取日本合作,本來可能也有分化日美關係的意圖,日本一直是中美兩個大國較量中的關鍵第三國,隨著亞洲崛起,日本的角色更重要。

不過坂井說:“中日關係始終存在歷史、領土、日美軍事同盟這三大難以逾越的難題,這些問題既會因為突發事件爆發而影響中日關係,也會作為中國國內的政治需要而忽然升溫,長遠來看中日關係並不樂觀。”

對第五次“習安會”,日本不少輿論周日(7月9日)指出,安倍讓步同意“一帶一路”合作,習近平卻沒提供相應禮物,照樣強調歷史等問題。不過輿論也指出,安倍滿臉疲憊地出席德國峰會,是基於政府支持率在連串醜聞中正大幅下跌的困境,目前困擾安倍的不是外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