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兩黨學生領袖聯名簽署公開信 要求永久關閉孔子學院


本星期(4月28日),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C Davis)發表聲明,宣布從今年8月15日開始,關閉其孔子學院。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32 0:00

美國民主、共和兩黨下屬的學生組織的領導人們近日聯名簽署公開信,呼籲關閉所有在美國的孔子學院,並抵制中國共產黨對美國大學的影響。

這封由非贏利組織“雅典學會”(Athenai Institute)在5月13日發表的公開信指出,中國共產黨通過在美國高校設立孔子學院等方式,“公然試圖在美國和世界各地的大學中脅迫和控制言論,這對學術自由構成了生死存亡的威脅”。公開信呼籲立即永久關閉在美國的所有孔子學院。

這封名為“華盛頓呼籲”(Washington Appeal)的公開信獲得了兩黨學生組織的領袖們的支持。

共和黨的青年組織 - 大學共和黨全國委員會(College 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在其官方推特上發表聲明,支持“華盛頓呼籲”。該組織的10位執行委員會成員以及45個州的主席和超過30所大學的分會在這封公開信上簽名。

在民主黨一方,其官方學生組織 - 美國大學民主黨(College Democrats of America)有9位全國執行委員會成員以及16位州主席在這封公開信上簽名。

與此同時,還有更多的高校裡的兩黨組織在逐步加入到支持行動中來。

這封公開信的發起人之一是“雅典學會”主席、美國天主大學二年級學生羅里·奧康納(Rory O’Connor)表示,“雅典學會”是一個剛剛成立的機構,這封公開信又是該機構的第一個項目,能夠獲得兩黨學生組織的加盟與通力合作,並在全美各地獲得如此大規模支持,這甚至出乎他的意料,充分體現出美國青年一代對於中共試圖影響美國大學這個問題的關注與擔憂。

羅里·奧康納 “雅典學會”主席表示, 你看到了這一代人在這個問題上的廣泛共識,我們正在做的事情抓住了這一點,我們甚至之前都沒意識到。我的意思是,我花了三個月的時間才籌集到足夠的錢來支付規章制度。我現在還在宿舍或是自己的房間里工作,我們仍在努力獲取辦公的地方,因為我們是完全獨立的。而我們能夠抓住這種全國性的巨大的、巨大的擔憂,或者說是全國大學生的共同擔憂。年輕人明白這個問題,他們正在做一些事情來解決這個問題。他們想要為此做點什麼。

孔子學院是中國政府的國家漢辦在世界範圍贊助的機構。雖然一些孔子學院已被關閉,據美國全國學者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的數據,美國目前仍有80所左右的孔子學院仍在運營中。中國政府表示,在設立孔子學院是為了推廣中國語言和文化,而愈來愈多的批評者將其視作中國共產黨的在海外的政治宣傳機器, 以及監視、干預海外校園言論與活動的工具。

“華盛頓呼籲”的另一位主要發起人、剛剛畢業的大學生迦勒·麥克斯(Caleb Max)表示,孔子學院的問題在於它是由中國共產黨出資設立的。

迦勒·麥克斯 “雅典學會”董事表示, 很明顯,從一開始,這就從來不是反中國人民的事情,這是反共產黨。我們應該鼓勵教授中文,我們應該鼓勵舉辦中文遊戲之夜。我們只是不希望在共產黨的場所裡做這些。

美國大學民主黨維吉尼亞州主席艾瑞卡·凱利(Erica Kelly)是“華盛頓呼籲”的簽署人之一。她表示,她所就讀的喬治梅森大學裡的孔子學院曾經阻止該校的中國問題教授開展某些學術項目,而一些校園團體曾試圖就西藏、新疆等問題組織討論也被以各種理由制止,這不僅侵犯了美國師生的學術和言論自由,而且讓一些中國留學生處在不安之中。

有很多次,在我們學校裡,從西藏或維吾爾社區來的學生感到不安全或不受歡迎,因為孔子學院的存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這些維吾爾學生覺得如果他們站出來發聲,他們在中國的家人可能會受到傷害。這對我和我為之自豪的學校來說是關係到個人感情的一件事。這就是為什麼這件事對我如此重要,我必須要為此發聲。

同在喬治梅森大學就讀的維吉尼亞州大學共和黨主席伊恩·韋特(Ian Waite)也認為,孔子學院和其它中國為了輸出軟實力而設置的機構的最大受害者是來自中國的留學生以及在美國尋求庇護的維吾爾人。正因為如此,他在簽署這份公開信之前首要確認的,就是這封信在措詞上將中國學生與中國共產黨區分開,並且不帶有任何仇外或種族主義色彩。

伊恩·韋特 大學共和黨全國委員會維吉尼亞州主席說,中國學生和中國共產黨的附屬機構之間有非常明顯的區別。這一點很重要,如果我們要去譴責,需要說得非常清楚,有問題的是中國共產黨和孔子學院,而不是廣大中國學生對於校園的影響。在更多的情形下,中國學生在推動我們研究和發展的影響是非常正面的。

事實上,這封名為“華盛頓呼籲”的公開信在譴責中共威權主義的同時也譴責了仇外情緒和種族主義。信中寫道:“中國共產黨的行為對學術自由和人類尊嚴構成了巨大威脅。我們必須把這個極權主義政權與中國人民區分開來,我們必須堅定地保護中國人民免受仇外、種族主義和仇恨所帶來的可惡行為的侵擾。我們必須行動起來,為長期受壓迫的人民發聲,不管他們是中國人、香港人、蒙古人、台灣人、西藏人或維吾爾人。

多位參與了公開信聯署行動的學生領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尚有很多美國學生缺乏對孔子學院和中共對美國大學的影響的了解,而一旦他們獲取了相關的信息,絕大多數人都對公開信中的動議表示支持。他們說,近年來中共在香港、新疆等問題上的做法以及最近新冠疫情的問題也加深了美國學生對中共的警惕和排斥情緒。

美國大學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約翰·梅茨(John Metz)是這次聯署行動的主要組織者之一。

約翰·梅茨 美國大學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指,這反映了兩黨的青年組織在這個問題上有越來越多的共識。我想特別是過去幾天在香港發生的事情確實起到了推動作用。我認為,有很多人一開始持懷疑態度,不過一旦他們真得看到了中國共產黨、中國政府的領導層試圖在香港做些什麼,他們是如何打擊民主、打擊言論自由、打擊對於一黨專政的批評。我認為,一旦人們有機會看到這些,看到由此產生的趨勢,這確實起了推動作用,人們對這封公開信有了更多的支持。

大學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錢德勒·桑頓(Chandler Thornton)5月21日在《波士頓先驅報》上撰文稱:“中國政府公然試圖在美國和國外的大學裡強迫和控制討論,這對思想的自由交流構成了真正的威脅,尤其是現在中國正在試圖轉移對其應對新冠疫情及起源於武漢的病毒的失敗的指責的時候。”

除了要求永久關閉所有孔子學院之外,“華盛頓呼籲”還要求撤銷給予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的所有組織或俱樂部身份;禁止中國領事館或大使館發出有關政治宣傳或抗議的所有指示;禁止所有在沒有明確的大學批准的情況下的來自中國政府或中國共產黨的代理人和機構的資金;全面公開地披露高等教育中心與中國政府機構及其代理人之間的所有財務和學術聯繫;建立政策和機制,使學生和教師能夠報告侵犯他們的權利和學術自由的行為,並每年考慮採取額外措施保護學生和教師的權利。

這封公開信的發起人以及民主、共和兩黨的學生領袖們表示,這封公開信只是第一步,他們接下來會繼續在校園內推動基層運動,督促校方採取實際行動落實公開信中的訴求,並發動更多學生去聯繫各自的國會議員,在立法層面推動相應政策的出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