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對劉曉波的慢性謀殺”


2010年10月11月在香港要求釋放劉曉波的抗議人群舉著劉曉波的相片。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 被確診為肝癌晚期,目前在瀋陽的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保外就醫。劉曉波的友人和民主活動人士聞訊後都紛紛表示悲痛和憤怒。有人說這是“對他的慢性謀殺”。

得知劉曉波肝癌晚期的消息時,余杰正在台灣,準備下月出版劉曉波文集第三、四兩卷的相關事宜。流亡美國的民主活動人士余杰曾出版《劉曉波傳》,用他的話來說,他在1999年到2008年的十年間和劉曉波“朝夕相處”。

他對美國之音說,還有三年,因起草主張憲政民主的零八憲章而被判入獄11年的劉曉波就能獲釋了,他本來打算在接下來的時間裡編輯完成十卷本的劉曉波文集,作為禮物送給重獲自由的劉曉波。但是現在,他的願望變成了擔憂。

他說:“我原來是想,至少這十卷本的文集可以作為送給他的禮物,但是現在看來,我非常擔憂這能不能實現。”

有消息說,劉曉波的肝癌已經轉移到其他器官。在重慶獨立作家周忠陵發布的與劉曉波妻子劉霞的視頻電話錄影中,劉霞哭訴劉曉波的病情已經“不能手術”、“不能放療”、“不能化療”。

在余杰的回憶中,劉曉波在2008年入獄前的十年中,精力充沛、身體狀況非常好。他說,那時期,劉曉波白天接待來自各地的年輕人、維權人士,晚上伏案看書寫作,有時甚至是通宵寫作。他說,那個時期也是劉曉波思想最成熟、創作量最大的時期。

劉曉波入獄前身體狀況良好也是與劉曉波有過較多接觸的“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的印象。他認為,中國官方應當早已知道劉曉波患了比較嚴重的肝病,但卻一直對劉曉波的家人和朋友封鎖消息,不允許劉保外就醫。他說,這是對劉曉波的慢性謀殺。

他說:“我們到了今天,到了癌症晚期的時候才知道這個病情,使得最佳醫治的時期都錯過了,這是一個嚴重的政治迫害,也就是他現在的病情是中國對他政治迫害的直接結果。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是一種慢性的謀殺。”

在很多人眼中,劉曉波是英雄。諾貝爾和平獎的評委們說,劉曉波是中國人權奮鬥的最重要的象徵。

但是,中國當局將他視為“罪犯”,多次因其主張自由民主而將其逮捕入獄。

劉曉波曾參與八九民運,與周舵、高新、侯德健並稱“天安門四君子”,被中國官方稱為操縱民運的“黑手”,六四後入獄。這也是他的第一次被捕入獄。

1995年5月,他和其他民主活動人士發起有關民主法治的倡議和呼籲而被北京公安局以“指定居住”的形式關押在北京郊區,第二年2月獲釋。

1996年10月,劉曉波因呼籲釋放在六四中被拘押的人士被以“擾亂公共秩序罪”判處勞教三年。

也是在劉曉波獲釋後的1999年,余杰與劉曉波有了第一次直接接觸。

余杰說,劉曉波在獄中閱讀了他的書《冰與火》,對其中的很多觀點不認同,出獄後便打電話給他,對那些觀點一一提出批評。

他說:“我們知道,他的性格的一個特點就是非常直率,不像一般的中國人一樣,隱瞞自己的觀點,講究自己的情面,遮遮掩掩。他第一次給我打電話就說,我是劉曉波,你是不是余杰,你的這本書有很多觀點我不同意,然後甚至用很嚴厲的口吻對我開一通。”

他說,此後因為共同的朋友廖亦武,兩人見了面,一見如故,成了莫逆之交。他說,甚至是兩人的太太也成了閨蜜。

余杰說,在之後的十年中,兩人經常在朋友的餐館見面,討論民主和人權議題。他說:“因為我們知道,在中共嚴密的監控下,我們不能發電郵,也不能打電話談,所以我們只能約在餐館裡,在飯桌上談。像零八憲章的文本,來一條一條地討論。”

也正是在零八憲章發布的2008年,劉曉波第四次被逮捕。他在次年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1年。

在劉曉波被中國當局逮捕判刑之後,余杰也遭到當局的騷擾甚至是毒打。2012年,他無奈之下選擇去國離鄉,舉家前往美國。他說,他妻子此後還與劉曉波的妻子劉霞有聯繫,但最近幾個月已經很難聯繫上。

余杰說:“我個人希望劉曉波能夠出獄,過上自由的生活,但現在看來,這可能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吧。”

在楊建利看來,劉曉波是在政治上非常平和的人。他說,以前會有一些維權人士和年輕人,甚至是體制內的年輕人去找他,希望參與民主運動,但是劉曉波總是勸說他們要通過穩步的方式逐步改變中國社會,而不是通過激烈的抗爭方式。

他說:“從這一點上看,你可以看到,他在政治上不是一個極端的人士,他是非常的平和而且保持了幾十年的一致性。有人批評他太平和了,甚至有人批評他是投降派,但是你可以想想,有什麼樣的投降派,可以堅定不移的堅持這麼多年。“

楊建利說,作為世界承認的中國民主運動的代表人物,劉曉波患肝癌晚期令人悲痛。他說,他正在和海外的其他人士一起努力,讓劉曉波能夠赴美就醫。

他說:“聽到這個消息後,大家馬上商量,怎麼讓他得到最好的醫治。我也請教了很多專家,他們都表示治療肝癌最發達的國家還是美國,所以他來美國可能是最合適的。我也和劉曉波和劉霞很多比較親密接近的朋友協商,他們說,來美國治療也是他們倆的心願。所以目前我們正在努力,希望完成他的心願。”

楊建利的“公民力量”星期一傍晚在一則新聞稿中說,團隊促成了白宮主管東亞事務和國務院主管東亞事務的官員當天下午在白宮召開聯合會議,楊建利與劉曉波的國際律師傑瑞德·傑恩瑟(Jared Genser)出席會議,美方表示將立即與中方交涉、全力促成劉曉波赴美就醫的實現。

美國國務院主管亞太事務的發言人安娜·里奇-艾倫(Anna Richey-Allen)在一份聲明中說,美方正在蒐集更多有關劉曉波狀況的信息,並敦促中國當局釋放劉曉波,解除劉曉波妻子劉霞的軟禁,並讓他們有行動自由和自願選擇醫療的權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