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與東盟建立夥伴關係是中國在亞洲海上爭端中的重大舉措嗎?


2021年10月26日,在文萊斯里巴加灣舉行的東盟領導人峰會的間隙,中國與東盟舉行了視訊峰會(法新社)
與東盟建立夥伴關係是中國在亞洲海上爭端中的重大舉措嗎?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50 0:00

分析人士說,中國和一個區域集團之間擬議的協議可能會削弱美國在東南亞的影響力。這個區域集團包括四個對北京的南中國海大部分地區的主權主張提出異議的國家。

由10個成員國組成的東南亞國家聯盟和中國打算建立全面的戰略夥伴關係,並在其中加入最終可能加速貿易、投資甚至軍事關係的語言。

過去5年裡,華盛頓通過防禦性武器、軍事訓練以及就中國在南中國海的擴張向中國發出警告向東南亞伸出了援手。但分析人士說,美國在提供經濟支持方面落後於中國,而更為貧困的東南亞國家仍然需要經濟支持。

新加坡拉惹勒南國際研究院(S. Rajaratnam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副教授張家松(Alan Chong)說,“我認為華盛頓最好對此感到擔憂,因為建造下一代高科技武器未必有助於恢復美國在與中國競爭中的優勢。”他說,東南亞國家只能“畢恭畢敬地”向中國尋求基礎設施援助。

美國官員說,北京在與文萊、馬來西亞、菲律賓、越南這些東盟成員以及台灣在南中國海主權爭端中走得太遠。東盟在技術上是中立的,不過該集團中的海洋國家對美國的軍事援助持開放態度。中國被美國視為一個與之進行競爭的超級大國。

“美國是真的會重建得更好,還是看起來會退回到某種冷戰時期的角色之中?”張家松問道。


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武漢大學和卡羅萊納海岸大學的學者在一項研究中發現,夥伴關係在亞太地區並不陌生,截至2019年,中國與78個國家建立了夥伴關係,形成了“其外交政策戰略的中心”。

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即除條約聯盟外最高級別的雙邊安排,意味著雙方將進行格外密切的合作,這是中國與東盟30年來達成的其他協議,包括一項自由貿易協定的延續。任何夥伴關係的性質都取決於簽署國的後續行動,但中國和東盟通常強調經濟增長。

“你可以看到,他們關係的制度化,尤其是貿易和經濟關係,正在一步一步地變得更強,”台北國立政治大學(National Chengchi University)外交副教授黃奎博(Huang Kwei-bo)表示。

胡志明市40歲的旅遊業工作者洪芳(Phuong Hong)說,對越南來說,全面的戰略夥伴關係可以帶來更多的中國遊客,並有助於更廣泛的經濟。越南在海上爭端中特別直言不諱的反對中國。據國內媒體報導,在2019年新冠疫情爆發前,越南的1800萬遊客中,中國遊客佔580萬。

“在越南南部,如果他們來參觀,他們也會投資越南南部的一些工廠,”洪芳說。 “他們在湄公河三角洲建立了許多工廠,還有一些農業,比如榴蓮農場。”

南中國海爭端

中國援引歷史上的海事記錄,使用“九段線”來聲稱對350萬平方公里的南中國海擁有約90%的主權。其他相互競爭的主權聲索國在這個水域尋找漁業資源、航運航線和海底化石燃料儲備。九段線進入了一些國家的專屬經濟區。

過去10年,中國出於軍事用途在從香港延伸至婆羅洲的南中國海填海造島激怒了其他主權聲索國。北京定期派遣船隻進入其他國家的專屬經濟區。

學者們希望非政治議程在全面戰略夥伴關係中佔據優先地位。 10月28日,雙方在中國-東盟視訊峰會上發表的一份聲明中稱,中國和這個東南亞集團“強調密切合作減輕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影響,促進該地區的復甦和增長的重要性”。他們在這個峰會上同意建立夥伴關係。

張家松說,東盟成員國老撾、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新加坡和越南已經從中國獲得了不同程度的基礎設施資金。在輸掉一場有關其海上主張合法性的國際仲裁後,中國加大了對東南亞的援助和投資。

黃奎博說,對夥伴關係中經濟問題的關注會讓南中國海問題按照自己的道路發展。他提到,東盟-中國最終可能會制定一套行為準則,以防止任何海上事故的發生。

位於奎松市的菲律賓大學國際海事教授傑伊·巴東巴卡爾(Jay Batongbacal)說,中國可能已經將這種夥伴關係視為亞洲“穩定”的標誌,儘管美國取得了進展,包括2021年9月與英國和澳大利亞簽署了軍事技術共享協議。美國去年向南中國海派遣了10次軍艦。

巴東巴卡爾說,中國-東盟夥伴關係“可能更多地是為了回應中國對澳英美三邊安全協議的擔憂,再次……試圖通過採取這種行動來平衡”。他暗示,中國把這個與東盟簽署的協議視為抵消澳大利亞、英國和美國在東南亞影響力的一種方式。他說,從這種情況下,這個夥伴關係是“顯示一些進展的好方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