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被共產黨紀律監察系統吃掉的孟宏偉


2017年7月4日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右起第二人)和國際刑警組織秘書長卓爾金·斯托克(右)出席新加坡國際刑警組織世界大會開幕式。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53 0:00

一夜之間,孟宏偉丟掉了兩個職務: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和國際刑警組織主席。自9月底在法國登上一架飛往中國的班機後,他便失踪多日,在國際間提出疑問後,如今總算有了下落。

根據中國官方的說法, 孟宏偉“收受賄賂、涉嫌違法”,正在接受國家監委監察調查。

這位昔日的中共警察高官兼全世界第二大國際組織一把手的突然隕落在世界各地引發種種猜測和討論。

有人說,他捲入了海航董事長王健今年夏天在法國的離奇墜亡事件;有人說,他沒能將一位北京不喜歡的異見人士引渡回國;也有人說,他是中共黨內權力鬥爭的又一犧牲品。2013年4月28日中國海航集團兩位董事長之一王健在中國海南省海口市出席該公司成立20週年大會。

星期一(10月8日),中國公安部網站首頁的一篇文章在盛讚對孟宏偉的調查“非常及時、完全正確,十分英明”的同時稱,“堅決徹底肅清周永康流毒影響”。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曾是中國國內安全事務大總管,2015年以腐敗罪被起訴,判處無期徒刑。孟宏偉在周永康仕途看好期間升任公安部副部長,並於他落馬後的第二年,當選國際刑警組織主席。

曾在中國長期生活的美國作家、新聞工作者比爾・畢曉普(Bill Bishop)提出了自己的猜測——

“有沒有這樣一種可能性:孟宏偉被送到國際刑警組織,目的是把他和他的黨羽分開,並等待時機讓他落網?在黨的政治面前,一小出國際鬧劇不足掛齒。又或者,孟向外國機構提供了情報?”

上個世紀末曾擔任駐華記者的美國學者理查德·霍尼克(Richard Hornik)在推特上說,“早在80年代,他的一些駐北京的記者同行就決心不再就政權的動機問'為什麼',因為答案幾乎無一例外地是:因為他們可以這麼做。”

美國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中國項目主任蘇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今年早些時候曾在一個公開場合說,國際刑警組織是一個“臭名昭著的、不透明的”組織。中國公安部部長孟宏偉出任該組織主席更讓其聲譽陷於危機。法國中部里昂的國際刑警組織總部入口大廳(2007年10月16日)。

孟宏偉自2004年出任國際刑警組織中國中心局局長,近來飽受國際輿論詬病的“紅色通告”很多出自孟宏偉之手。不過,包括理查森在內的一些人認為,即便孟宏偉真的犯了罪,也應該確保他的獲得正當的司法程序。

紐約華人律師高光俊則說,“雙規”本身就是跟法律完全衝突的,哪怕是共產黨自己的法律。不過,中共在處理孟宏偉事件上,“手法太粗糙,太荒謬。”

“按照中共一貫的做法,一旦要處理一個高官的時候,盡量要做到要他/她的所有家屬都在控制之內,才能避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反彈,”他說。

高光俊說,當局本應把孟宏偉的太太也弄回國,這本不是什麼難事。現在她向法國警方求助,又召開記者會,搞得中國當局很被動。被中國國家監委扣押和調查的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的妻子格蕾絲·孟2018年10月7日在法國中部里昂的一家酒店大堂查看手機。她不讓拍攝正面照片。

高光俊和國際刑警組織打過不少交道。他告訴美國之音:“因為我代理很多紅色通緝令的案子,你在國內因為政治原因,或者權力鬥爭失敗了,商人也好,官員也好,你逃到國外去,對不起,我們也有辦法,通過國際刑警直至全世界給你發紅色通知。”

在他看來,不管是做官的還是生意人,都沒有任何法律保障,“至於說普通的老百姓,像范冰冰這樣的就更不用說了,失踪就失踪了。”

高光俊律師說,相信通過孟宏偉事件,國際間會越來越多地認識到,國際刑警組織不能偏離其憲章,不能成為迫害人權的工具。

孟宏偉的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一職目前由該組織高級副主席、來自南韓的金正陽(Kim Jong Yang)代理。11月在阿聯酋召開的國際刑警組織大會將選出下任主席。

“不要選舉中國官員作為國際刑警組織主席,”流亡美國的中國法律學者滕彪在推特上說,“他們綁架、讓人失踪和受酷刑。他們自己也會被中共綁架、被失踪、被酷刑。他們是犯罪專家,不是調查犯罪。 ”

美國中國問題學者章家敦(Gordon Chang)贊同他的看法:“不應該允許中國官員加入任何國際組織,直到那個國家遵循國際規則。孟宏偉事件顯示,當我們試圖與一個秘密的、敵對國家'接觸'”時會發生什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