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旺角衝突三周年 專家學生前瞻抗爭手法


香港多間大學學生會及本土派組織聯合舉辦集會探討旺角衝突真相及社運前路。(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55 0:00

三年前的2月8日農曆年初一晚,由本土民主前線發起的保護旺角農曆新年夜市行動,演變成嚴重的警民衝突。事件經過3年後,最近首次由多間大學學生會及本土派組織聯合舉辦集會,探討事件真相、展望未來的抗爭方式及前路。時事評論員練乙錚以晚清戊戌維新運動比擬旺角衝突,他認為思考社運前路要有極長遠打算,而勇武抗爭的代價很大,今後爭取民主、籌備自決以致宣傳獨立,最好以和平的方式進行。

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聯同香港民族陣綫、學生動源以及獨立人士鄭俠,上星期五(2月8日)晚在香港大學學生會辦事處,聯合舉辦”還原真相、毋忘義士”集會,是2016年2月8日農曆猴年初一,旺角衝突3周年後,首次有紀念集會,主辦單位估計約有200人出席。

集會現場售賣旺角衝突相集。(美國之音湯惠芸)
集會現場售賣旺角衝突相集。(美國之音湯惠芸)

集會籲各界毋忘抗爭歷史

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黃程鋒表示,這次集會是”遲來的集會”,希望讓社會各界知道,仍然有一班人努力記住這一段抗爭歷史,對抗遺忘,他認為公義會遲到,但從不缺席。

主辦單位亦呼籲社會大眾,勿忘旺角衝突中超過100名參與者被檢控,當中有30人被控暴動罪,部份人入罪及判處數以年計的刑期,目前為止刑期最重的盧建民被判入獄7年,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被判入獄6年,另一位發言人黃台仰及前成員李東昇則流亡海外。

練乙錚分析2012年後香港社運發展

時事評論員練乙錚在集會發言,分析2012年後香港抗拒中國專制統治的民主運動出現三個波峰,包括2012年的反國教運動、2014年的雨傘運動以及2016年的魚蛋革命(又稱為旺角衝突),他認為特點都是由年輕人主導及參與,而三波運動都含有分水嶺的意義,影響了一整代年輕人對香港現狀及前途的看法。

時事評論員練乙錚。(美國之音湯惠芸)
時事評論員練乙錚。(美國之音湯惠芸)

練乙錚說:即是從香港民間本來單純要求政制民主改革的運動,發展出根植本土的自決及獨立運動,具體而言三波運動大體上是以失敗告終,還有其他因為政權”反咬”而導致的損失,代價非常之大,但是它影響了一整代年輕人對香港現狀及前途的看法,而且非常深刻。

練乙錚表示,數以億計的外國媒體和讀者知道,香港出現分離主義,也知道大多數香港年輕人都認為”Hong Kong is not China”(香港不是中國),而中國管治集團亦將出現本土意識的變化看成是港獨,與西藏、新疆、南蒙、台灣的核心領土,即大約所謂的中國本部18省以外、邊域上的一整個”五獨離心圈”。

戊戌維新運動比擬旺角衝突

練乙錚以晚清戊戌維新運動比擬旺角衝突,而戊戌維新運動是當時統治階級內部發起的一場現代化民主改革自救運動,其後,慈禧太后發動戊戌政變,維新派首領康有為和梁啟超逃亡日本,維新派”六君子”不經審判便被問斬。

練乙錚表示,當時的維新派上上下下損失滲重、群眾四散,他估計幸存者亦進入深度的集體抑鬱,某程度上2012年後香港三波抗爭運動之後,亦出現類似的情況。

練乙錚說:三波運動特別是魚蛋革命(旺角衝突)之後,大批運動骨幹及積極參與者坐牢,不少人失去了工作機會,少數人流亡海外,群眾潰散、社運人士甚至支持者出現了集體抑鬱,這個狀況或者不似得戊戌變法失敗之後那麼悽慘,但至少是可以比擬的。

練乙錚認為,歷史有兩點提示,就是戊戌政變之後舊政權覆亡,但中國社會仍然是專制統治,民主遙遙無期,他認為今日在香港思考社會運動前景,亦要有極長遠的打算。練乙錚又表示,當年戊戌維新運動主張”和理非非”,但政權鎮壓卻是十分暴力,後來推翻滿清政權的辛亥革命亦包含大量暴力。

今後爭取民主等社運最好以和平方式

練乙錚表示,香港社會運動今後的抗爭方式,是要”和理非非”還是”勇武抗爭”,他認為歷史的提示是暗悔不明,而事實上勇武的代價很大,但香港的社會運動遠未到有持久勇武的條件,只能去到邊緣、適可而止。

練乙錚說:今後可時期裡面大量爭取民主、籌備自決及至宣傳獨立的工作,都可以而且最好是和平的。

練乙錚表示,香港三波社會運動的種子已經種下,社會大眾都可能看不見,只要埋在心中的夢想並未消失,在一個不知年的春天,種子就會發芽,夢想就會變成現實。

社運人士分享監獄服刑感受及經歷

年約25歲有”佔中輔警”稱號的楊逸朗,因涉及2015年底立法會外垃圾桶爆炸案,被控串謀縱火罪名成立,判入獄兩年,去年底刑期屆滿獲釋出獄。

楊逸朗出席集會發言,談及在監獄的感受及經歷,他認為監禁對社運人士而言,不只是困在一個空間,喪失外出的自由,更加是喪失了思考的自由及人格。楊逸朗表示,社運人士因為抗爭被囚,人生最光輝的數年被監獄偷走,每日面對自以為是、手握權力的獄卒,失去私隱和尊嚴。

呼籲社會關注囚權為社運鋪路

楊逸朗強調,談及牢獄之苦,不希望大家愁眉苦臉,或者無勇氣去抗爭,而是希望社會各界人士以寫信等方式支持在囚的社運人士,並關注在囚人士的人權,為將來香港的社會抗爭鋪路。

有”佔中輔警”稱號的社運人士楊逸朗。(美國之音湯惠芸)
有”佔中輔警”稱號的社運人士楊逸朗。(美國之音湯惠芸)

楊逸朗說:我亦在此呼籲各位更多關注香港在囚人士的人權問題,改革香港監獄落後、非人道的情況,這樣才能夠實際地支援政治犯,亦為了將來香港更多社會抗爭鋪路,而無懼監禁的威脅。坐監的確難受,但這個就是暴政極權用來殺一警百的高壓手段,若果我們因為這樣就膽怯退縮,這個就是中共樂見的事。我們要清楚明白,也要有心理準備,對抗暴政、爭取公義,逝死捍衛我們香港人自由的話,我們就必然會遭受莫大的阻隢及打壓。

楊逸朗又呼籲參與集會的人士,大家清楚並願意付出代價,爭取香港的民主自由,就高舉拳頭與他一齊高呼口號。

集會人士高呼口號:捍衛香港、堅持到底,捍衛香港、堅持到底。

集會中大生指不應放大激進行為

參與集會的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方同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希望向社會各界尤其是香港政府表明,3年前參與旺角衝突的年青人並不是”廢青”,其實他們都是想幫香港社會,不希望政府及主流傳媒只是放大旺角衝突的一些激進行為。

方同學說:正正就是因為他們被放大了這個行為的時候,他們背後很多的原意都會被人忽略,而這些原意才是我們應該要探討,以及為何他們要去做這麼多、要犧牲自己的前途,要去維護我們香港人的權益,或者可能是小販或者其他一些小眾的權益,所以我們作為大專生都會參與這些行動。

大專學界會採取自發抗爭

方同學表示,目前的抗爭方式變得恆常化、儀式化,他認為未來的抗爭方式應該要有更多嘗試,尤其政府對恆常化的抗爭不太理會的時候,香港人應該採取一些更主動的方式去令政府聆聽市民的聲音。

不過,方同學表示,目前社會運動處於低潮,未有更明確的抗爭路向之前,參與集會是希望向政府抗議,不容許政府再壓縮抗爭的空間及權利。方同學並表示,大專學界會採取一些自發的抗爭。

方同學說:我們都會見到近年有一些大專生在畢業禮的時候,會有些自發的行動去表達他們反對洗腦、赤化的影響,我相信其實這些也是我們大專生,我們本著大學生的身份,我們有這個能力,相對來說我們沒有這麼大的包伏的時候,我們都可以用自發的不同形式,表達我們的訴求。

主辦單位指集會反應預期之內

集會主辦單位之一、香港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彭家浩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集會的反應是他們預期之內,而集會主要是提供一個平台,讓旺角衝突的參與者有機會發表意見及還原真相。

對於日後的社運,彭家浩表示,港大學生會目前有點尷尬,因為新任內閣流選,他們現內閣的任期到2月10日屆滿,4月學生會補選前擔任署理的角色,期間他們主要會關注中國《國歌法》在立法會的立法程序。

集會進行期間有懷疑親北京人士(手持粉紅手機者)在場拍攝,被集會人士包圍,由港大保安人員護送離場。(美國之音湯惠芸)
集會進行期間有懷疑親北京人士(手持粉紅手機者)在場拍攝,被集會人士包圍,由港大保安人員護送離場。(美國之音湯惠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