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尼泊爾版“逃犯條例”或於本月簽署 流亡藏人命運雪上加霜


印度達蘭薩拉的流亡藏人舉行支持香港的集會。(2019年8月19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56 0:00

加德滿都國際機場的跑道被翻修,街頭坑洼不平的路面被填平,老舊的紅綠燈被更換,路標也被重新粉刷。尼泊爾的政府官員最近很忙,除了確保城市煥然一新外,他們還要預防當地的藏人社區可能舉行的抗議。這一切都是為了迎接中國領導人習近平這個月晚些時候的訪問。

近日有消息說,在中國的政治壓力和經濟誘導下,尼泊爾可能會在習近平訪問期間,與中方簽署一項引渡條約。外界擔心,中國會根據這項條約,以從事反華活動等罪名將一些藏人引渡回國。在香港,類似的引渡法案是今夏爆發的大規模抗議的導火索。

“中國向尼泊爾施壓,要他們在條約上簽字,他們針對的是在尼泊爾的數万名藏人,”位於印度達蘭薩拉的流亡機構藏人行政中央(Central Tibetan Administration)安全部部長帕巴次仁對美國之音說。

去年6月,尼泊爾總理奧利訪問北京期間就有消息傳出,尼中雙方達成諒解,要完成一項司法互助協議和引渡條約。

帕巴次仁說,雙方舉行了幾輪會談,草擬了協議,但尚未簽署。他擔心此次習近平訪問期間,兩國可能會正式簽署該條約。

尼泊爾是藏人傳統的避風港,目前那里居住著約兩萬藏人。—部分人是在1959年藏人反抗北京統治的起義失敗後,追隨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流亡至此。在那之後,總有不堪忍受政治壓迫和渴望過上更好生活的藏人翻山越嶺逃亡至此,還有生於斯長於斯的二三代流亡藏人。

北京將這些流亡藏人視作威脅其政權的隱患——他們中很多人和中國境內的藏人保持著聯繫,儘管越來越困難,仍然有藏人試圖越境逃往尼泊爾,一些人把這裡作為通往印度等第三國的起點。

2004年,25歲的達瓦其措逃離了家鄉四川甘孜,她希望能到印度拜見“法王”達賴喇嘛,並有機會學習佛法。臨行前,她到縣里申請護照,可是地方官員說,現在不給能辦理,要等到兩年以後。

達瓦其措決定冒她人生中最大的一次風險。在西藏樟木口岸,她找了兩名尼泊爾嚮導,付了一筆錢,決定偷越國境到尼泊爾去。一天在山里走夜路的時候,她被尼泊爾邊防軍追趕上。

“我和我的表弟,8歲,還有兩個帶路的尼泊爾人都被抓,”她用漢語對美國之音說。

他們被帶到營房,一起關了三四天,達瓦其措說:“當時心情太緊張,很傷心,以為又要回到中國。”

她沒有被遣返,由於尼泊爾和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公署間的“君子協議”,她在加德滿都的一個中轉中心呆了三個月,辦妥手續後,被送往印度。

不過,2008年青藏高原爆發騷亂後,中國和尼泊爾軍方加強合作,嚴控邊境,從西藏越境到尼泊爾成了一場真正的亡命之旅。互聯網上流傳的一些視頻顯示,逃亡途中的藏人被邊防軍人的子彈擊中,倒在血泊中,畫面觸目驚心。

近年來,隨著北京在全球的影響力日漸增強,流亡尼泊爾的藏人在北京的政治陰影下,日子越來越難過。

2014年,“人權觀察”組織發布的報告說,在中國的巨大壓力下,尼泊爾政府限制藏人的政治自由,他們時常受到安全部隊的監視、虐待和騷擾。報告援引在加德滿都的流亡藏人多吉澤仁的話說:“我以為我在這裡是安全的,但現在我意識到,中國告訴尼泊爾如何對待我們。”

藏人行政中央安全部部長帕巴次仁說,在尼泊爾的藏人本來的處境就已經很糟糕,一旦簽署引渡協議,對於藏人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他對美國之音說:“如果是兩個平等政府間簽署協議,那沒有問題,一方說某人是罪犯,另一方可以做背景調查,決定該怎麼做。但是中國和尼泊爾不是那樣的關係。中國有最後拍板的權力,尼泊爾只能照辦,這是很危險的。”

中國目前是尼泊爾的主要援助國和貿易夥伴,兩國高層近來互動頻繁。2017年, 這個貧窮的喜馬拉雅山麓小國加入中國主導的“一帶一路”計劃。今年4月,尼泊爾總統班達里首次訪問北京,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她表示:“尼泊爾堅持一個中國政策,不會允許任何勢力利用尼泊爾領土從事任何反對中國的活動”。

習近平這個月晚些時候的回訪將是中國最高領導人23年來首次到訪尼泊爾。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