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娛樂界與世界分道揚鑣誰更受傷?


資料照:網飛(Netflix)在荷里活的辦公大樓
中國娛樂界與世界分道揚鑣誰更受傷?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02 0:00

近日,知名藝人謝霆鋒透露已申請退掉其加拿大國籍,人氣男星鹿晗發聲明終止與瑞士名表的代言合作,以“捍衛國家主權”。而在美國,喜劇演員、製片人亞當·桑德勒卻迫於壓力將自己的電影背景從中國搬到西班牙。淺看之下,中國娛樂圈和美國及世界似有脫鉤之勢。專家表示,美國娛樂界避開中國市場,利潤損失或許沒那麼大。

中國藝人與別國“劃清界限”表忠心

據微博網友爆料,瑞士名表愛彼(“Audemars Piguet”)的總裁近日在接受采訪時聲稱台灣為“國家”。

鹿晗工作室官方微博9月5日發布聲明,譴責愛彼品牌公開發表的不當言論嚴重違反”一個中國”原則,宣布終止與該品牌的合作關係。

愛彼官方微博隨後發表聲明為此前的言論道歉,並宣稱“始終堅持一個中國的立場,堅定維護中國的國家主權和領土的完整性。”

香港知名藝人謝霆鋒最近在參加《藍羽會客室》訪談節目時表示,他已經申請放棄加拿大國籍,並強調自己是香港出生的中國人。

這兩名藝人的行為是中國政府近年來不斷加緊對娛樂業管控的結果。

中共當局對行業的整肅擴延到娛樂界的廣播電視和網絡視聽文藝節目,要求堅決抵制失德人員、政治立場不正確、與黨和國家離心離德、高價片酬的藝人等,要求娛樂界旗幟鮮明樹立愛黨愛國、崇德尚藝的行業風氣。

中共國家廣播電視總局星期四(9月2日)發布通知,要求從嚴整治藝人違法失德,堅決不用政治立場不正確、與黨和國家離心離德的人員、違反法律法規、衝擊社會公平正義底線、違背公序良俗、言行失德失範的人員。

通知進一步要求大力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革命文化、社會主義先進文化。樹立節目正確審美導向,嚴格把握演員和嘉賓選用、表演風格、服飾妝容等,堅決杜絕“娘炮”等畸形審美。堅決抵制炒作炫富享樂、緋聞隱私、負面熱點、低俗“網紅”、無底線審醜等泛娛樂化傾向。

美國藝人迫於壓力將電影“轉場”

美國喜劇演員、編劇、製片人亞當·桑德勒近日在一檔網絡節目上披露,在創作電影《飛身救球》(又譯《喧囂》,英文名“Hustle”)時受到網飛(Netflix)的壓力,不得不將背景從中國搬到西班牙,因為網飛在中國沒有業務。

這部電影講述的是桑德勒飾演的籃球球探在海外發掘到一名國際籃球明星,並試圖說服他來NBA打球的故事。

桑德勒在節目中說:“最初寫的是我在中國找到了一個球員,但是正巧,網飛沒進入中國。所以他們就說,'你們能不能讓我們在拉丁美洲或歐洲找到一個人?'所以接下來你懂的,我就改成了馬略卡島。”

南加州大學美中學院教授杜克雷(Clayton Dube)告訴美國之音:“由於網飛在西班牙和其他歐洲國家或西班牙語市場,它要求亞當·桑德勒改變他的電影的發生地,希望能夠利用地理位置來激發潛在的訂戶興趣。”

美國弗吉尼亞大學媒體研究助理教授孔安怡(Aynne Kokas)認為,美國和中國的娛樂界都會面對壓力,但中國藝人面對的壓力來自政府,美國則來自市場。

孔安怡對美國之音說:“我認為(美中娛樂界)有不同類型的壓力。 所以我認為,從財務的角度來看,美國公司肯定會審視他們在中國的曝光度。 它們需要考慮到投資多少,對中國市場的依賴程度,但美國政府沒有要求,甚至沒有委婉地要求他們停止在(中國)娛樂領域經營。 相比之下,(中國)有很多法律讓中國藝人遵守同樣的民族價值觀,這給中國藝人帶來了不同類型的壓力,造成了困難。”

美國流媒體巨頭網飛2017年曾與中國的愛奇藝達成內容許可協議,試圖以此挺進中國市場,但後來由於效果不佳而以中斷合作告終。

網飛聯合首席執行官里德·黑斯廷斯在接受CNBC採訪時說,該公司近年來並未試圖進入中國市場,而是專注於全球其他地方的增長機會。

他對CNBC說: “幾年前,我們被中國政府拒絕了。 在過去的幾年裡,我們沒有在中國花任何時間。我們在亞洲其他地區——尤其是印度、南韓、日本、印度尼西亞,然後是整個歐洲和拉丁美洲——有很多機會。”

美國加州大學河濱分校媒體與文化研究學院副教授溫蒂·蘇(Wendy Su)告訴美國之音,中國政府有著最嚴格的審查和監管制度,使美國流媒體很難進入中國市場。

她說:“中國政府不允許像網飛這樣的美國流媒體公司在中國經營。 如果網飛在中國運營,中國就沒有辦法控制內容的來源。”

加州州立大學多明格斯山分校政治與亞太研究學院的朱傑靈博士(Katherine Chu)認為,美中兩國關係不斷惡化也給美國娛樂公司進入中國市場造成了影響。她告訴美國之音:“當前,我認為前總統特朗普的貿易戰也激化了美中之間的矛盾,將矛盾提升到了思想意識的層面。而中國還是希望能在特別是國內觀眾面前樹立自己是強國的形象。它不希望被看作是失敗者,所以它維持自己強硬的形象,捍衛國際和國內市場。”

溫蒂·蘇說:“隨著雙邊關係惡化,美國民眾對中國的負面印象越來越多,或許越來越多的好萊塢電影人不願意冒犯美國和西方觀眾,不得不考慮美國主流意識形態。”

美國娛樂界如果不跟中國玩了,到底受傷的是誰?

溫蒂·蘇說,避開中國市場,這些公司將不得不放棄一些利潤。雖然沒人能估計這方面的利潤損失會有多大,但南加州大學政治學與國際關係學教授和中國電影業專家駱思典(Stanley Rosen)告訴美國之音,或許情況並不那麼糟。

他說,首先在電影業,中國每年給其它國家進口電影配額30多部,所以美國能進入中國市場的電影數量本來就非常有限。而電視劇方面,中國自2014年以來不斷加緊管控,使中國的流媒體不再能自由的播放外國電視劇。

“他們現在在播放外國電視劇方面受到非常嚴格的限制,如果他們允許你播放,你必須提前提交整季節目的字幕給他們審查。 因此,網飛並沒有失去他們當初在市場更加開放時嘗試進入中國時可能會失去的。”

但是溫蒂·蘇說,一些美國電影人因拒絕中國審查制度而拒絕將自己的電影推廣到中國,他們相信自己的電影不需要中國市場也能叫座。

她說:“例如,昆汀·塔倫蒂諾拒絕遵守中國的審查要求,並認為他的電影《荷里活往事》可以在沒有中國市場的情況下賺取足夠的利潤。”

但她也說,中國市場確實幫助另一些在美國本土市場表現欠佳的美國電影賺取了更多的利潤。例如道恩強森2018年的《橫衝直撞(Rampage)》在美國票房為1.01 億美元,在中國票房為1.56 億美元。

她說,美中娛樂界的關係是一種相互依賴的關係。好萊塢依賴中國市場獲取利潤,但好萊塢對中國電影市場和產業的繁榮也具有重要意義。

另一方面,朱傑靈說,中國需要美國娛樂公司的技術和人才來搭建自己的平台。

她說:“中國(娛樂界),特別是中國電影人需要在荷里活的美國公司,因為他們需要平台。他們想要荷里活已經建好的工作室,想要人才,想要技術,甚至是非常小的方面,比如編劇,如何寫出滿足全球觀眾胃口的劇本。因為中國非常努力地複制荷里活模式然後銷售中國電影。……他們需要美國的人才、技術。他們想用美國的知識來搭建基礎,甚至幫他們迅速發展一個計劃以便他們在2035年能主導整個電影市場。”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