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俄抗議活動出現新趨勢 西伯利亞地區和知識界不滿加劇


莫斯科民眾舉行集會支持被監禁的反對派領導人納瓦爾尼。 (2021年4月21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38 0:00


俄羅斯民眾不顧當局的恐嚇、限制和破壞,4月21日依然上街支持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這次席捲全國的抗議活動不但規模巨大,也反映了民心所向和民怨沸騰,更凸顯西伯利亞地區和知識界對普京政權的不滿在擴大。

不理睬當局恐嚇 示威席捲全國

幾十個俄羅斯主要城市的民眾4月21日晚間再次走上街頭支持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從俄羅斯最東部的勘察加地區、薩哈林島(庫頁島),到與中國相接壤的遠東地區,再到最西部瀕臨波羅的海與波蘭相接壤的加里寧格勒地區,成千上萬民眾示在示威中要求釋放被關押,目前面臨生命危險的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和其他政治犯。示威者呼籲讓專業醫生為納瓦爾尼提供治療。示威中的其他口號還有:“普京是小偷”,“俄羅斯不要普京”,“俄羅斯最終會成為自由國度”,“普京下台”,“停止戰爭和迫害”,“變革”等等。

這次席捲全國的大規模示威活動僅在幾天前發起,幾乎沒有時間組織和準備。當局不但事先特別發出恐嚇和威脅要民眾不要參加示威,一些城市的市中心當天都被警方提前關閉和封鎖。納瓦爾尼在各地的一些主要支持者在示威前有的被警方光顧談話,有的被拘捕,當天還是工作日,但儘管如此,示威活動仍然有如此多的人參加,反映了今天俄羅斯社會的民心所向。

人權組織“內務部信息”的統計報告說,21日的示威造成全國總共有近2000人被拘捕。聖彼得堡遭拘捕的人數最多。

在首都莫斯科,紅場旁的馬涅什廣場當天一大早就被警方關閉。但在鄰近馬涅什廣場的幾條未被警方封鎖的主要街道,在國家杜馬,在前克格勃總部,也就是今天的聯邦安全局總部附近,當天晚間那裡擠滿了示威民眾。

西伯利亞成為示威領袖 不滿積累民怨沸騰

在西伯利亞最主要大城市葉卡捷琳堡,參加示威的前葉卡捷琳堡市長,著名活動人士羅伊茲曼說,雖然當地時間已經很晚,但新趕來的民眾仍然源源不斷地加入到示威隊伍中。他說,遊行隊伍人山人海,一望無邊,看不到盡頭,參加人數絕不比1月底支持納瓦爾尼的那幾次示威活動少。

羅伊茲曼認為,民眾的各種不滿在不斷積累,納瓦爾尼所受到的不公正和不公平對待只不過是這些問題中目前最為尖銳的一個。支持納瓦爾尼也就成為抗議普京政權的一個藉口和導火索。

西伯利亞的其他幾個大城市,鄂木斯克,托木斯克,車里雅賓斯克,克拉斯諾亞爾斯克,在前蘇聯被稱為科學城的新西伯利亞市等地,星期三都有非常多的民眾上街示威。

許多時事評論人士和一些媒體認為,這次在西伯利亞幾個主要城市的示威是近些年來規模最大的一次。而葉卡捷琳堡市和新西伯利亞市成為星期三俄羅斯全國抗議活動的中心。

莫斯科中央與西伯利亞漸行漸遠

莫斯科和聖彼得堡長期都是俄羅斯反政府抗議活動的中心,這兩大都市一直領導著抗議示威風向。但目前在西伯利亞地區,越來越多的民眾上街示威,反映了俄羅斯社會不滿情緒和抗議活動的一個新走向。

時事評論人士波波科夫說,西伯利亞氣候惡劣,但幅員遼闊,那裡的許多地方領導人現在都由莫斯科中央政府指派,地方選舉已成為形式,在這些領導人中,許多人都不了解當地民情。

波波科夫說,當地雖然資源豐富,但民眾的實際收入一直下降,民眾因此特別不滿代表莫斯科的那些官僚無法照顧西伯利亞人的地方利益。

波波科夫:“他們不滿意西伯利亞地區作為主要的納稅者,支付了俄羅斯國家預算中的很大一部分。他們同樣不滿代表莫斯科中央政府的那些官僚只顧掠奪當地資源。”

科學院院士被捕 蘇聯解體後第一次

前葉卡捷琳堡市市長羅伊茲曼說,21日示威活動另一個讓他頗有感觸的是,他看到許多熟悉的科學院院士,大學教授都出現在遊行示威隊伍中,這反映了俄羅斯知識界的覺醒。

一些時事評論人士認為,在近代俄國百年歷史中,無論是十月革命,還是蘇聯解體前夕的變革和公開性運動,俄國和前蘇聯知識界都發揮了關鍵影響。知識界的不滿加大,更多知識分子加入示威,對普京政權來說絕不是個好消息。

在伏爾加河岸邊的下諾夫哥羅德市,在21日示威當天,當地的應用物理研究所副所長哈贊諾夫,因為在社交媒體上轉發了支持納瓦爾尼和示威的帖子在辦公室中被警方拘捕。哈贊諾夫後來雖被釋放,但因為他是俄羅斯科學院院士、著名物理學家,這次事件引起了極大轟動。

有評論認為,這是自從前蘇聯著名持不同政見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和蘇聯氫彈之父薩哈羅夫遭受迫害以來,蘇聯解體後最近幾十年發生的第一宗俄羅斯科學院院士因為政治原因被拘捕案件。

俄羅斯著名政治人物,前國家杜馬副議長雷日科夫當天也在社交媒體上轉發了相似的帖子,同樣被警方一度拘捕。他雖然沒有被判處監禁,但仍然被罰款。

俄羅斯政治學者羅戈夫說,自從2011年底俄羅斯爆發大規模反普京示威以來,反普京力量與普京政權的對抗已經進入第10年。反普京力量未能大規模擴大自己的陣營。而普京10年來動用各種手段鎮壓,雖然鎮壓強度和範圍都在不斷加大,但並沒能削弱反普京力量,雙方的較量仍在持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