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709律家屬李文足憂王全璋獄中遭酷刑


被拘押的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在中國最高法院外對記者講話,隨後開始徒步遊行。(2018年4月4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0:42 0:00

中國當局大舉捕維權人士的709事件中仍未結案的王全璋律師近日會見了辯護律師。他的妻子李文足對美國之音表示,過去三年中王全璋顯然遭受了酷刑折磨,目前最擔心的是王全璋的身體狀況。

被關押三年的709維權律師王全璋已經兩次會見了律師劉衛國。律師劉衛國在網上通報表示,王全璋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目前被關押在天津第一看守所,會見過程中王全璋“精神及身體狀態良好”。劉衛國對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表示,王全璋沒有遭到“硬暴力”對待。

一直以來,王全璋關押期間拒絕認罪,堅持要求程海律師與李文足擔任辯護人,但不獲當局同意。王全璋是709案件中唯一至今未判決的當事人。

李文足:最近劉衛國會見了兩次,就是全璋委託的,但是我聘請的律師還是會見不到,而且王全璋還有一個堅決的態度,要求程海律師和我作為辯護人,但是官方堅決不同意。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表示,得知王全璋的最新消息,對於他的處境更感憂心。李文足從劉衛國律師得知,王全璋在關押期間被強迫服用高血壓藥物,會見過程中王全璋不敢大聲講話,而是用口型表達。李文足稱,王全璋在被“監視居住”期間,同時被關押的謝燕益等人聽見了王全璋的慘叫。

李文足:全璋現在在遭受哪些酷刑,我覺得酷刑是肯定的。我很擔心他的身體,每天是不是遭受酷刑。一直都在吃藥,已經說出來了。

劉衛國律師稱,在外面的舉動會影響到王全璋在裡面的狀況,“有些事不需要獄警出面,牢頭獄霸就解決了”。這位曾經活躍的維權律師上述說法反映出王全璋在獄中的險惡境況。

美國之音多次撥打劉衛國手機和律師事務所電話,但一直未能聯繫上本人。

李文足對劉衛國律師通報的王全璋表現恐懼的情況表示更加擔憂。

李文足:整整三年了,完全沒有律師會見他,與世隔絕了三年,這就是實實在在很殘酷的酷刑,是不是?而且在會見律師的時候表現得非常害怕和恐懼。為什麼會這樣?這三年中把他與外界隔絕,還有酷刑讓他很擔心、很恐懼,但我知道這些細節更加擔心他的身體。

至於官方三年多不准律師會見的原因,李文足推測認為,很可能是王全璋不承認有罪而遭受酷刑,當局禁止讓外界了解其真實情況。

王全璋是709事件被捕者當中唯一一位仍然沒有結案的人士,其餘被抓的709涉案人員都遭受了審判,獲得長度不等的刑期或緩行。維權人士吳淦由於沒有認罪而被判處監禁八年的重刑。已經獲釋出獄的律師和活動人士大多披露曾在囚禁中受到酷刑或餵藥。

維權律師王宇、包龍軍夫婦近日披露在被關押期間遭到酷刑的經歷,當局以其兒子為要挾強迫王宇、包龍軍配合按官方的劇本認罪。王宇、包龍軍取保候審期間被國保嚴密監視,內蒙古公安拒絕辦理護照。

709案被捕律師謝陽的律師筆錄披露其在秘密監視居住期間遭受的酷刑,引發各界關注。江天勇前往長沙看望謝陽家屬被捕後,官媒指江天勇編造謝陽受酷刑的謊言,謝陽則承認自己與當局交易而獲得輕判。

李和平律師曾披露在監禁中被強制服用不明藥物。他弟弟李春富出獄後表現出明顯的精神疾病症狀,與被捕前判若兩人。

2015年7月的大抓捕已經過去三年,三年來709家屬為維護親人權利多方奔走,控告當局違法行為,並遭到推諉。與此同時,709事件受到國際社會高度關注,每逢709案在天津或湖南等地法院開庭或閉門審理,都有西方國家外交官前往圍觀並要求旁聽。

不久前,李文足和曾擔任709被捕律師辯護人的余文生律師的妻子許艷等維權人士在北京受到了在中國進行正式訪問的德國總理默克爾的私下接見。

有分析認為,惡名昭彰的鎮壓人權律師和活動人士的709事件三週年之際,律師會獲准見王全璋,顯示北京在國內外各種壓力下,正急於為事件的始作俑者中共當局解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