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年終報導:川普與2016年中國-拉美關係

  • 申華

南美厄瓜多爾首都基多附近的赤道紀念碑(申華拍攝)

拉美主要國家2016年政權更迭,對華政策生變,中國和拉美關係整體處於觀望期。奧巴馬與古巴復交後,其強化拉美的戰略遭總統當選人川普挑戰。中國在拉美的推進將更多受川普中國政策取向的影響。

美國當選總統川普近日說,美國為什麼要受“一個中國”政策的束縛?中國外交部對此作出強烈回應,鷹派報紙《環球時報》隨即提出武力統一台灣選項。此前,《環球時報》曾提出拿掉幾個台灣邦交國,以此回應川蔡通話。

(章家敦),中國問題觀察人士,(申華拍攝)

美國的中國問題觀察人士章家敦12月11日對美國之音說:

“我相信中國將對此作出強烈回應,這將是對習近平和川普的一次意誌上的考驗。他們二人決心已定,兩人都是意志堅定領導人。”.

台邦交國

半球事務理事會(Council of Hemispheric Affairs, COHA)研究員尼古拉斯·比爾恩斯Nicholas Birns照片(本人提供)

新的中美關係態勢下,台灣在拉美地區的邦交國前途需審慎觀察。台灣外交部說,台灣目前22個邦交國中,12個位於拉美地區。蔡英文主政後,中國大陸打壓台灣的選項包括拿台灣外交空間開刀。即使不是有意擠壓台灣外交空間,商業考量也足以令中國不能等閒視之。美國“半球事務理事會”研究員比爾恩斯說:

“我們必須記住,南美有兩個國家仍然承認台灣是中國的合法政府。巴拉圭和玻利維亞同台灣做生意。北京希望打開這兩個國家。兩國豐富的礦產資源以及橡膠對中國很有吸引力,那裡存在增長空間。因此同這些國家建立國與國關係是非常明智的。”

台灣外長李大維最近在立法院質詢時說,“中國大陸對台灣邦交國的壓力始終都在,有幾個的確是有,5月份開始也是如此,並沒有特別的升高。”

不過,隨著中美關係形勢的急劇演變,中國在拉美的動作值得密切觀察。

2016年中國進軍拉丁美洲勢頭總體放慢。拉美問題專家普遍認為,拉美主要國家政權持續動盪,導致對華政策修正和扭轉。不過,影響中拉關係變數的最大因素可能莫過於川普。

川普因素

華盛頓的“世界政治研究所”研究人員鮑爾·科伊爾說,美國睡覺之際,美洲遭破壞,這是中國在拉丁美洲存在的現實。其中,中國與古巴關係是中拉關係的特殊部分,超越經貿。

美國《外交》雜誌說,中國總理李克強2016年訪問古巴,勞爾·卡斯特羅同李一天內交談5次。李克強同年邁的菲德爾·卡斯特羅交談近兩小時,說明中古雙邊“同志關係”五十六年後“牢固如初”。中國還提出同因制裁造成的“科技沙漠”古巴開展“知識合作”,提振古巴經濟。

不過,川普競选和獲勝後聲稱,要推翻或者修正奧巴馬的古巴路線。借古巴提升美國在拉美地位的戰略受到威脅。華盛頓的“半球事務理事會”(Council of Hemispheric Affairs, COHA)研究員尼古拉斯·比爾恩斯對美國之音說,

“形勢對川普很困難。他在佛州獲得的選票來自美國的古巴裔流亡一代,他們對卡斯特羅深惡痛絕,而商界對打開古巴大門幾乎一致歡呼。”

比爾恩斯說,中國已在古巴站住腳,川普放棄正好符合中國人願望,不僅中古經貿繼續發展,中國借古巴還可以更加深入加勒比海、中美洲以及南美大陸。從這個意義上講,川普可能為中國創造進一步深入拉美的機會。

另外,川普反對奧巴馬政府和太平洋沿岸國家達成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 ,理由是該協議是秘密談判的,主要對外國有利,尤其是對中國、日本和美國大公司有利。川普對TPP的立場可能進一步有利於中國的拉美戰略。

政局動盪

羅伯特·埃利斯(R·Ellis)是美國陸軍戰爭學院戰略問題研究所拉美問題教授。他對美國之音說,2016年拉美政局動盪一直影響中拉關係發展:

”對於中國來說,2016年非常有意思,因為一開年,中拉關係就遇到許多困難。”

2015年底,阿根廷馬克里新政府執政,向美歐靠攏,明顯“疏華”, 提出重新審議前政府與中國簽署的合作協議。人民網說,一些大型項目因此擱置或停工。2016年3月還發生中國漁船被阿根廷海警擊沉事件。

8月31日,巴西總統羅塞夫被彈劾。搜狐網援引中國拉美問題學者周志偉話說,副總統特梅爾上台後,巴西外交政策調整,強調與歐美髮達國家發展關係,中巴經貿合作和外交關係受到影響。

在委內瑞拉,反對派繼續試圖彈劾總統馬杜羅。中國等債權國擔心委內瑞拉拖欠貸款。為規避風險,2016年上半年中國僅向委內瑞拉投資3億美元。委內瑞拉目前持有中國貸款200億美元。

馬麗娟(Margaret Myers),拉美問題智庫“美洲對話”(Inter-American Dialogue)中國-拉美項目主任(本人提供)

7月28日,秘魯當選總統庫琴斯基就職。他對中國提出的兩洋鐵路計劃與前總統烏馬拉看法不同。瑪格麗特·邁耶(Margaret Mayers,馬麗娟)是美國拉美智庫“美洲對話”(Inter-American Dialogue)中國-拉美項目主任。她對美國之音說,秘魯新政府的態度明顯對中方不利。她說:

“巴西和秘魯間的兩洋鐵路推遲。秘魯新總統庫琴斯基說,他的政府並不會完全支持這個項目。如此規模的項目將會遇到環境等障礙。”

中方推動的兩洋鐵路,東起大西洋海岸的巴西東南重鎮里約熱內盧,西部終點位於秘魯,全長達5000多公里,初步預算將近600億美元,工程計劃目前停頓。

軍事觸角

羅伯特·艾萬·埃利斯(R·Evan Ellis),美國陸軍戰爭學院戰略問題研究所拉美問題教授(本人提供)

軍事交往上,中國在拉美的行動不容忽視。美國陸軍戰爭學院戰略問題研究所拉美問題教授羅伯特·埃利斯對美國之音說, 中國同拉美的軍事接觸很具實質意義,並且正在擴大。

他說,許多中國公司進入拉美市場時,以銷售諸如軍裝這樣的低端軍品開始,現在則轉向出口飛機、雷達、海岸巡邏艇、裝甲運兵車、火箭發射器等高端軍需裝備,而且接受中國軍品的國家數量正在增加,甚至包括特立尼達和多巴哥這類國家。

這位美國的拉美軍事問題學者還說,中國人民解放軍和智利、阿根廷等國舉行小規模軍演;派軍人到哥倫比亞、巴西等國接受軍訓,並且邀請東道主協助在中國華南地區建立訓練基地。中國派醫院船訪問秘魯等國,還邀請拉美國家軍人進入中國軍事院校。

國際問題學者保爾·科伊爾(Paul Coyer)在《福布斯》雜誌撰文說,中國同拉美經濟接觸的性質,儘管具有某些有益方面,但是對地區經濟和規則的影響負面,強化反美政權。中國在拉美的軍事存在也有同樣效果。雖然目前很有限,不過,鑑於美國正在睡大覺,這種影響將破壞美國西半球戰略地位。中美戰略思維的不對稱在拉美尤其明顯。

不過,艾利斯說,中國的意圖更多是經濟考量:

“這些都是軍事領域中的急劇突變。不過,繼續擴大這種關係與中國2015年制定的國防戰略白皮書完全一致,發展上述這些關係是人民解放軍走向深海,在全球保衛中國經濟利益戰略的組成部份”。

馬不停蹄

2016年中國最高領導人再次親臨美洲大陸。美聯社說,在美國當選總統川普大談美墨邊界高築牆的同時,習近平2013年主政以來第三次訪問拉美,三次拉美之行先後到訪10國,相當於奧巴馬8年任期到訪拉美國家總和。繼“一帶一路”外,中國還提出“拉美命運共同體”等新概念。

“美洲對話”的邁耶說,2016年中國在拉美的推進方式似有提升。邁耶說:

“中國政府和在拉丁美洲經營的中國公司確實正在改變進入拉美地區的方式。”

邁耶舉例說,政治上中國努力適應拉美國家的不同政治環境,靜觀和等待有關國家政局穩定;商業上,改變以往的經營和運作方 式,使之更加符合國際規範,更具競爭性,並成功競標不少工程項目;對拉美的技術轉讓過去沒有,如今正在出現;另外,不少中國公司還試圖與當地社區積極建立 聯繫。不過邁耶強調,上述改善並非代表中國公司在拉美的總體情況。

智利首都聖地亞哥總統府

展望2017

《紐約時報》說,10年來中國一直替代美國成為拉美國家的主要貿易夥伴,大量採購中國急需的大豆、石油、鐵礦石等原料。隨著中國對大宗產品需求的下降,拉美地區經濟受到打擊,適應中國新投資需求的意願大大減弱。

“中拉對話”(Dialogo Chino)說,中拉經貿衝突源於進口拉美原材料、向拉美出口製成品的中國模式。李克強2016年訪問巴西、哥倫比亞、秘魯和智利後,中國增加與拉美高附加值行業的合作,以此作為促進拉美地區發展的中心,緩解同拉美國家的貿易不平衡和緊張。

中國央行最近說,2016年11月中國外匯儲備減少近700億美元, 外匯儲備已連續5個月減少,目前為30500億美元,創5年來最低點。為緩解資金外流壓力,中國政府近期出台新措施,嚴格限制大規模海外投資。

除上述種種影響中拉關係地緣政治因素外,中國對海外投資戰略的調整可能也將增加2017年中拉關係的變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