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共領導人試圖讓企業屈服黨的意志

  • 美國之音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資料圖片)


今年是中共領導人打壓“非理性”海外投資,嚴格審查中國一些最大海外交易案的一年,分析人士說,本月高層政治會議,將很可能被用來進一步讓中國企業屈服黨的意志。

習近平2012年上次黨代會期間上台以來,中國在國際舞台上的地位大大提升。同時,中國經濟開始放緩,資本大規模外流。

領導與未來經濟

五年一次領導層重組的中共19大期間,主要關注焦點將是習近平如何進一步鞏固其數十年來中國最強勢領導人的地位。不過會議也將規劃政府未來五年經濟政策。

這種努力值得關注的一個主要方面,將是黨向中國日漸強勢和富有的民企發出的信號。

過去九個月以來,中國一些最大的海外交易案成為關注的焦點,因為黨開始認真檢視資本外流和其他金融違規情況。分析人士說,此舉引發了企業界的恐慌氣氛。

北京大學匯豐商學院的金融和經濟系助理教授克里斯托夫鮑爾丁對美國之音說:“我們看到這一點已經非常清楚,公司和員工的主要職責是為黨服務。我認為,這是一個巨大的矛盾,因為你不能同時為利潤回報和共產黨服務。這是兩個彼此矛盾的目標。”

大企業的作用

上月中共中央委員會和政府的國務院聯合發布了一個指導方針,號召強化黨對企業的領導。指導方針承諾提升對國內公司業已強化的保護,幫助打擊各省的地方保護主義。同時,指導方針還要求企業以愛國主義和勤儉持家精神進行經營。

除了這個指導方針,中國高層推出的嚴格的海外投資新規,將把那些投資高風險和“非理性”領域,例如房地產、娛樂和體育領域的公司打入黑名單。

有關官員表示,將不會禁止公司在海外投資,不過,那些被監管部門認為不守信用的公司將受到懲罰。

分析人士預計,不會出現反對中共這一做法的抗議活動。

鮑爾丁說:“我所認識的中國業界人士中沒有反對的。然而,他們對此並不喜歡,並不滿意。他們打算採取什麼行動嗎?不會,他們將按照上面說的去做。 ”

十年來共產黨一直鼓勵企業人士在中共黨的事務上發揮更大作用,傳統的政治人物和軍人讓位給金融和製造業的新人。黨和政府還鼓勵中國公司廣泛進入外國市場,因為這些公司被認為服務中國的目標,在國際事務中發揮重要作用。

海外投資

不過,去年底,數千億美元逃離中國,中國外匯儲備大幅減少後,中共開始稱這樣的投資是“國家安全”的一個風險。

斯科特肯尼迪是“戰略和國際問題研究中心”中國問題弗里曼圓桌論壇副主任。他說:“中國的大企業,無論是國企,還是民企,如今都必須格外謹慎。那種公司可以滲透黨和改變黨的大方向的觀點早已過時。如同人民解放軍的情況一樣,做主的是黨。”

今年一月開始,政府改變了鼓勵海外投資的政策,包括央行在內的官方機構,啟動了搜剿行動,不僅遏制資本外逃,而且起訴涉嫌將大筆資金轉向境外,投入政府認為非優先領域的人。

上述這種限制的影響極大,在美國和歐洲因大宗兼併案而成為頭條新聞的中國公司少了。除了限制資本外逃的金融風險外,分析人士還提出這樣的疑問,中國政府此舉是否出於某種政治目的,例如限制大牌投資人,控制他們的商業行動。

設在北京的諮詢機構齊納百思(China Policy)研究主管戴維凱利(David Kelly)說,“我們已經看到一些中國海外投資公司正在遭受政治懲罰。海航集團(HNA)和大連萬達等已經踩了紅線。”

很顯然,中國領導人的一個擔心是,商人們把越來越多的資金移往海外,他們就有可能無視黨的命令,獨立專行。

鮑爾丁說:“資金一旦出了中國,黨對資金的控制就會越來越難。我認為,黨繼續有能力控制這些資金,這些企業人士以及他們的公司,要比控制資金外流更為重要。”

經濟改革的前途?

分析人士日漸形成的共識是,即將召開的中共黨代會,將不會繼續推動共產黨長期承諾的經濟改革進程。這些分析人士說,中共相反可能會淡化或許改變其改革計劃的某些方面。

戴維凱利說:“19大上宣布的改革計劃,將是一個修正後的改革計劃,這個計劃與中共三中全會承諾的宏大改革的關係並非十分緊密。”

“資本經濟學”機構的中國經濟學工作者常柳(音)說,期待更多的市場改革是錯誤的,因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尤其青睞國企,而非民企。

常柳還說:“我們認為,對習主席領導下市場改革會快速發展的種種希望,很可能總會令人失望。習近平對有可能削弱國有領域的市場改革沒有胃口,他認為國有領域政治上非常重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