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西雅圖徵“富人稅”被起訴 資社交鋒?

  • 美國之音

華盛頓州西雅圖市

一個保守派組織近日代表西雅圖市一些居民起訴市政府,理由是它向高收入者徵收個人所得稅的法律違反了州憲法以及對市政府徵收此類稅收的限制。這個被稱為“向富人徵稅”的法律看似在窮富之間劃上了一道分界線,實際上反映了兩種不同意識形態的交鋒。

富人成為被徵稅目標

總部位於華盛頓州的保守派智囊組織“自由基金會”日前代表西雅圖市的19位居民就一項新的稅收法,俗稱“向富人徵稅”法,在華盛頓州法庭起訴了市政府。西雅圖市議會7月份通過了一項法案,要求向年收入超過25萬的居民個人以及年收入超過50萬合併報稅的已婚伴侶徵收2.25%的個人所得稅。這個法律自2018年1月1日起生效。屆時,西雅圖市預計有2%的納稅人,即9000人受到影響。西雅圖市的總人口目前為70多萬。

西雅圖市議員沙瑪·薩萬特(Kshama Sawant)是“向富人徵稅”法案支持者。她說,在華盛頓州,富人生活得無憂無慮,工薪階層或中產階層的生活卻難以為繼,流離失所的人日益增多。她說,該法律有助於解決西雅圖市經濟不平等局面,並緩解窮人的經濟困難。

西雅圖市議員沙瑪·薩萬特(Kshama Sawant)
西雅圖市議員沙瑪·薩萬特(Kshama Sawant)

薩瓦特說:“我們估計,西雅圖市政府因此每年可以徵收到1億4千萬美元的稅收。這個法律要求這筆稅款只能用於解決無家可歸問題,為低收入者建造經濟適用型居住單位,以及提供其它社會和住房服務。我們認為,雖然這些錢還不夠用,但是我們在解決大規模不平等的局面以及所有社會服務方面長期存在的資金不足問題上,將向前邁出一大步。”

向富人徵稅被指違憲

“自由基金會”的代理律師大衛·德赫斯特(David Dewhirst)指出,“向富人徵稅”法是全美第一個純粹以高收入者為徵稅目標而實施的法律。該法律違反了華盛頓州憲法。

“自由基金會”的代理律師戴維·德赫斯特(David Dewhirst)
“自由基金會”的代理律師戴維·德赫斯特(David Dewhirst)

​德赫斯特說:“首先,它違反了我們州憲法的統一稅條款,該條款禁止徵收累進所得稅,也就是對不同類別的財產以不同的稅率徵稅。如果市政府向所有公民徵稅,而且稅率是一致的,這就沒有問題,但是這個法律徵收的是累進所得稅,因為它向某些類別的公民徵收更高的稅收,而對其他居民卻沒有這麼做。這個法律還侵犯了州憲法的隱私權。華盛頓州居民歷史上從來沒有被迫向政府或他們的市政府上交這種侵犯隱私的個人財務資料。”

德赫斯特說,該法律還違反了西雅圖市憲章,因為憲章只賦予市議會對某些事務的徵稅權,但不包括對個人所得稅的徵稅權。他說,若要妥善解決這個問題,須經過選民公投。

德赫斯特表示,華盛頓是全美為數不多的幾個不徵收個人所得稅的州之一,從而保持了該州的繁榮以及經濟上的競爭力,如果州最高法院做出維護西雅圖市“向富人徵稅”法的判決,該州持續了近一百年的稅收制度將前功盡棄,徵收個人所得稅的做法就可能遍及全州。

西雅圖市民眾說紛紜

西雅圖市居民約翰·皮普爾斯(John Peeples)不在被徵稅者行列。他說,人類天然的傾向是嫉妒比自己更富的人,正確的處理方式應該是提高自己,而不是奪取別人創造的財富。

他說:“對我來說,這涉及政府的妥善管理問題,政府在向老百姓提出增稅之前應該先削減開支。如果他們削減開支後還是缺錢,就應該向我們說明為什麼有必要徵收更高的稅,但他們沒有這麼做。他們以我的鄰居為徵稅目標,我認為這不是一個公平的處理方式。”

西雅圖市居民鮑比·里吉(Bobby Righi)支持市議會通過的“向富人徵稅”法。她說,雖然在華盛頓州生活不需要交納個人所得稅,但要交付9%的銷售稅以及很高的地產稅。

里吉說:“你如果很富有,年收入超過20萬,你所付出的與你享受市政府的福利的百分比是不同的。但對窮人來說,與得到的好處和收入相比,他們付出的百分比大得多。”

西雅圖市居民卡倫·泰勒(Karen Taylor)也是“向富人徵稅”法的支持者。她說,華盛頓州是全美累退稅最高、也就是收入越高,實際納稅率越低的州之一,她的很多朋友為此不得不搬到其它地區或城市生活。

泰勒說:“我們這裡有百萬富翁和億萬富翁,但由於我們不用交個人所得稅,因此食物、商品和服裝稅大多是西雅圖最窮的人支付的。這對普通的勞動階層來說非常艱難。”

資本主義VS民主社會主義

一些人士指出,美國之所以能夠取得經濟上的繁榮,是與鼓勵個人奮鬥和致富的資本主義制度密不可分的,而西雅圖市推行的“向富人徵稅”法與社會主義所宣導的把掌握在少數富人手中的財富轉移到貧苦大眾手中的思想不謀而合。“自由基金會”的律師德赫斯特解釋說,這是因為提出“向富人徵稅”法的薩萬特議員本人就是一名堅定的社會主義者。

德赫斯特說:“她是社會主義選擇”黨的成員,因此這是她長期以來的奮鬥目標。她堅決認為,應該讓勤奮工作,繳納了稅收和款項並且取得了一定成功的人士出錢。這是一個懲罰性措施,是對某些人的懲罰。我們認為,這將傷害到小企業主、家庭和慈善機構。”

但是,薩萬特議員說,她所推行的是民主社會主義社會,也就是一個以環境上可持續的方式提高所有人生活標準的全球社會。它既具有前蘇聯和中國的某些特點,例如通過公共基礎設施向人民提供諸如就業和醫保的基本需要,但在很多方面又與之截然不同。

薩萬特說:“我們在這些國家看到的是一種類似官僚獨裁的制度。這是一個極其專制的政權,它剝奪了很多人的民主權利。沒有真正的民主,社會主義就無法成功。我所奮鬥的是一種社會和經濟民主,我們在其中可以利用社會中的巨大財富給每個人帶來好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