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立法會選舉“非建制派”傾巢而出 學者:兩面不是人選情難樂觀


香港立法會 (2021年4月23日)
香港立法會選舉“非建制派”傾巢而出 學者:兩面不是人選情難樂觀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37 0:00

香港立法會選舉提名期11月12日結束。在北京所謂“完善”選舉制度下,新一屆立法會直選議席銳減,提名門檻卻大幅提高。雖然如此,仍有最少10名自稱“非建制派”或“民主派”人士初步過關,而且每個選區都有最少1名“非建制派”人士角逐議席。經歷國安法的香港,傳統民主派在政壇幾乎銷聲匿跡,這些打著“非建制派”旗號參選的人士為何能順利“過關”?他們又能否真正打破親北京陣營壟斷議會的局面呢?

香港立法會換屆選舉共有154人參選。在新的選舉制度下,立法會議席由70席增至90席,但地區直選議席大幅減少。2016年上屆選舉5個選區合共35名議員以比例代表制選舉產生。本屆選舉選區從5個變成10個,以雙議席單票制選出20個議席。每個選區只有最高得票的兩名候選人才能當選,而不像以往得票比例較少的候選人也有機會晉身議會。

傳統民主黨派包括民主黨、公民黨和民協缺席選舉。除了九龍東選區有5人報名之外,餘下9區都是3到4人參選。34名參選人當中,傳統建制政黨佔了16人,而自稱“非建制派”人士合共有11人。10個選區都至少有一名自稱“非建制派”人士加入競選行列。

前立法會議員黃成智參選備受注目。2015年他因為多次公開呼籲民主黨有條件支持政改方案,遭民主黨開除黨籍。近10年來他參加立法會和區議會選舉也連續敗選。

政壇老將黃成智宣告參選

這位選舉老將報名參選新界東北選區,政綱包括特赦因反修例及國安法入獄的人士。他在提名期結束前夕向媒體承認,中聯辦過去大半年兩度接觸他,了解其參選意向。

黃成智說:“我發現所有民主派政黨,包括民主黨、民協、其他已解散的民主派組織,都已經沒有人參選,所以我有決心,希望能參加今次立法會。”

黃成智說,由於不少民主派人士已被捕和入獄,這次參選會把自己定義為民主派,希望議會繼續有多元聲音。

據了解,多次在報紙撰文談論民主派參選的全國僑聯副主席盧文端不僅提名了黃成智,還為他穿針引線,尋找其他界別的提名。

而在香港政壇有超過三十年經驗的前立法會議員馮檢基則參選九龍西選區。他在11月11日一個記者會上表示,決定參選是因為不希望議會變成一言堂,並形容自己並非民主派,而是民主人士。自己也支持平反六四。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係原助理教授黃偉國對美國之音表示,黃成智和其他參選的“非建制派”不可以和傳統民主派政黨相提並論。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係原助理教授黃偉國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係原助理教授黃偉國

黃偉國說:“就算有人自稱為民主派,這些人其實是以往民主黨一些黨員退黨後,加入親北京陣營,或者偽裝中立身份,但實際上是親北京人士。其中一個例子是黃成智。如果他們自稱為'民主派',其實是不能成立的。”

親北京陣營曾強調,香港立法會決不能搞,也不會搞“清一色”。黃偉國則認為,選民不宜對所謂“非建制派”人士抱有厚望。

黃偉國說:“他們的政治忠誠度肯定是100分或以上,但他們也可以披著'非建制'的面具,迷惑或者誤導支持者,要求把票投給他們。他們在議會的言論和民建聯和工聯會等親北京黨派其實是完全一樣的。”

“非建制派”遍布各選區非偶然

選舉制度經過“完善”下,要角逐立法會議員,首先要取得足夠提名,包括要在選委會5個界別中,每個界別分別取得最少2名委員的提名。黃偉國相信,“非建制派”候選人平均分佈在全香港10個選區並非偶然。

黃偉國說:“整個選舉是由港澳辦和中聯辦等幾個系統操控。他們為了交差,希望選舉不要太難看,所以要求一些所謂'非建制'人士參加,讓選舉具有所謂競爭性。是否提名某人不是出於自由意願,而是按照中聯辦的指令。整個佈局是由港澳辦或者中聯辦精心設計。”

由政務司司長把關的“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將審核參選者是否真正擁護“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區。已經“入閘”的“非建制派”能否通過資格審查委員會這一關,是下一個焦點。

黃偉國說:“如果人大政協的提名是一個避孕套,那麼資格審查委員會就是第二個避孕套。其實一個避孕套就夠了,不需要第二個。資格審查委員會只是橡皮圖章,這次能'入閘'的參選者全部都能過關,因為參選者當中沒有人具爭議性,或者俱有民主派政黨背景。”

“泛民”絕跡投票率料低於三成

距離投票日還有一個多月,但在傳統民主派絕蹟的情況下,選民投票意欲備受關注。全國政協委員、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張志剛早前在報章撰文推算,這次選舉地區直選投票率只會有兩成多。與2019年反送中浪潮下的區議會選舉超過7成的投票率,形成強烈對比。

學者黃偉國則推算,一個月後的立法會選舉投票率不會高於三成。

黃偉國說:“相信特區政府會以一大堆完全沒有說服力的藉口,像天氣,疫情這些去解釋投票率為何會這樣低。投票氣氛和拉票氣氛相信也不會很強烈。甚至至今還沒有媒體要搞選舉論壇。政府害怕的是,候選人在論壇上會不斷獻醜,不斷進行反宣傳,可能導致投票率進一步拉低。”

外界關注,在新的選舉制度下,“非建制派”候選人能否突圍而出。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對網媒“香港零一”表示,“非建制派”選情不樂觀,預料絕大部分地區選區議席會由建制派包攬。

袁彌昌:“非建制派”兩面不是人

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時事評論員袁彌昌認為,傳統民主黨派的支持者未必會把票投給“非建制派”候選人。

袁彌昌說:“'非建制派'的候選人不敢承認他們是愛國者。他們擔心會失去選票。另一方面,在當局和北京面前也不能承認他們是民主派。他們這種'兩面不是人'是看在選民眼裡的。”

但袁彌昌不排除個別“非建制派”候選人突圍的可能。

袁彌昌說:“從現在參選的人選來看,確實有一兩個或者兩三個區是非建制派人士可能獲勝的。北京並不介意透過直選讓兩三個人進入議會。這一定程度能提高將來立法會的認受性,也可以作為例子,日後讓其他民主派人士加入體制裡面。不過總體來講,尤其一些有重量級人士出選的選區。在那些區出選的非建制人士基本上也是陪跑。”

除了地區直選的20席,這次選舉還將選出30個功能界別議席以及由1500名“選舉委員會”委員選舉產生的40席。如果所有參選人也通過資格審查,3個界別合共90席都會有多於一人參選,出現競爭。這是1997年主權移交以來立法會選舉所有議席首次無人自動當選。

香港浸會大學學者黃偉國認為,部分立法會議席歷來首次出現競爭,反映北京意圖“換血”。

黃偉國說:“如果說第一次換血把傳統民主派、本土派全部換走的話,第二次換血就是把香港建制派,民建聯、工聯會、經民聯、新民黨再次換血,換上中資背景人士,甚至剛在香港住滿七年剛拿身份證的大陸人,讓這些與中國大陸有密切關係的人,進入議會議政。”

黃偉國認為,香港親北京陣營被邊緣化是大勢所趨。

黃偉國說:“首先(北京)覺得這些人沒有100%對特區政府保駕護航,其次是他們透過自己是建制派,向北京討政治利益。既然現在香港政治局勢已被北京全面操控。換掉他們是理所當然的。如果要追究的話,就得埋怨這些建制派議政能力低劣。其實建制派當初之所以形成就是因為有泛民,有民主派。民主派一旦消失,再也沒有需要讓建制派出任重要角色。被邊緣化甚至消失只是時間問題。”

本屆立法會參選人的資格確認結果會在11月26日或之前公佈。投票將於12月19日舉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