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韓試射導彈是對拜登的挑釁嗎?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2021年3月21日,北韓在時隔近一年後再次試射導彈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38 0:00

美國和南韓官員周二(3月23日)證實, 北韓在3月21日從半島西海岸發射了兩枚巡航導彈。華盛頓對此反應克制,拜登表示其政府仍然願意與平壤對話。

拜登政府的高級官員周二在一次背景簡報會上證實北韓試射了兩枚短程導彈,並稱“這是朝鮮常規化的行為”。

對於過往的試射導彈,北韓方面的一貫做法是立即通過國營媒體宣傳,而且南韓軍方也會馬上證實。然而這一次,北韓媒體沒有報導上週日的試射,南韓官員周三表示,他們發現了試射,但是決定不馬上公開信息,也沒有對這個決定做進一步的說明。

北韓上一次的導彈試射是在近一年前的2020年4月。

時間點:向美國釋放訊息

此次試射幾天前,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國防部長奧斯汀訪問韓國和日本,誓言要實現朝鮮半島去核化。布林肯在首爾訪問時表示,將與南韓和日本緊密合作,在未來幾週內完成美國對北韓的政策審閱。布林肯在出訪時還批評了北韓的人權記錄,稱金正恩的“壓迫性政府”進行了“大規模系統性的人權踐踏”。

“我認為北韓試射的時間與拜登即將公佈其北韓政策審閱有關,” 華盛頓智庫美國國家利益中心國防研究主任哈里·卡奇亞尼斯(Harry Kazianis)對美國之音說,“顯然,北韓在拜登政府於所有有關平壤的談話中對其提出批評後,北韓對此屆美國政府不抱任何期望。”

他認為,北韓試射導彈是在向美國釋放信息,也就是“北韓的軍力與日俱增,協商才是更好的出路,”他說。

華盛頓史汀生研究中心的資深亞洲安全問題研究員、前國務院官員喬爾·威特(Joel Wit)則認為,人們不必過分解讀此次試射。

“我想很多人現在在谷歌上查詢了此次北韓試射的短程導彈,你會發現這與去年四月回應美國軍演使用的導彈是一樣的,”他在史汀生中心一次有關朝核問題的研討會上說,“我認為如果說這是在給拜登政府發送某種訊息或者施壓,這是過分解讀。”

拜登:淡化處理

美國官員也對此次試射進行了淡化處理。一名白宮官員說,此次發射的是非彈道導彈,“只是常規的導彈試射”,並沒有違反聯合國安理會決議。“我們認為炒作這種事情不符合我們的最佳利益,”白宮高級官員補充說。

“我認為這不應該被視為挑釁,從1到10的比例來說,如果發射洲際彈道導彈是10,而發射迫擊砲是1,這應該是2或是3,” 威特補充道。

史汀生中心的北韓問題專家羅伯特·卡林(Robert Carlin) 同意這個觀點,”如果金正恩在試射現場,那就意義不同了。但是他沒有出現。實際上據我們的觀察,北韓每年春天都頻繁地試射這種短程導彈。”

此次試射是拜登政府1月份上台之後,北韓首次公開進行武器試驗。

拜登本人似乎也淡化朝鮮此舉的意義。他在從俄亥俄州返回白宮時對記者表示,根據國防部的評估,這只是常規化的行動。記者詢問他這是否會影響外交行為時,拜登對記者笑了笑,沒有進行回應。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高級研究員蘇珊娜·迪馬喬( Suzanne DiMaggio) 認為,拜登政府的回應是克制的,“北韓應該將其解讀為一個積極目標,也就是拜登團隊認識到北韓是個長期戰。”

北韓:進一步導彈試射

然而國家利益中心的卡奇亞尼斯認為,對於此次試射,拜登政府需要對此警覺。

“拜登應當認識到,北韓正在審視美國方方面面的表態,”他對美國之音說,“考慮到他們此前對特朗普總統對北韓言辭的回應,我認為他們會對拜登政府的北韓政策審閱做出更大的回應,甚至是不久後進行一個更大的導彈試射。“

“金正恩不想丟臉,不想被認為是弱者,不想被嘲笑,“他說。

北韓副外相崔善姬在3月18日表示朝鮮不屑與美國合作。她在一份聲明中說,自2月中旬以來,美國通過電話、電子郵件等多種途徑試圖同北韓進行接觸,美國還試圖通過第三國接觸北韓,然而這些“廉價伎倆”不過是為了拖延時間和爭取公眾支持。她還說與美國對話是“浪費時間”,只要美國不取消對朝敵視政策,兩國就不會有任何形式的接觸和對話。

與此同時,北韓官方媒體朝中社週二報導說,北韓領導人金正恩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周一互通了口信。金正恩表示,為了應對敵對勢力的全面挑戰,朝中兩黨和兩國需要加強團結與合作。金正恩所說的“敵對勢力”顯然是指美國。而習近平則表示,中方願同朝方和有關方一道,堅持半島問題政治解決方向,維護半島和平穩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