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被指為外國代理人總幹事辭任離港  香港職工盟瀕臨瓦解


被指為外國代理人總幹事辭任離港  香港職工盟瀕臨瓦解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58 0:00

香港最大工會聯合組織、成立超過30年的香港職工會聯盟於9月19日宣布啟動解散程序,並將在10月3日舉行特別會員大會表決。職工盟表示,隨著香港最大教師工會、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以及曾組織過多場大型遊行集會的民間人權陣線解散,它們已沒有生存空間。有分析認為,北京容不下職工盟與它成立的初衷有關。

成立31年的職工盟9月19日召開記者會,主席黃迺元表示,繼教協、民陣等組織解散後,早就有心理準備職工盟再也沒有生存空間。近期情況嚴峻,9月16日執委會舉行會議通過解散決議。除了黃迺元、副主席鄧建華及司庫鐘松輝,其餘執委都會離任。

黃迺元說:“最近一兩週,職工盟成員陸續收到更多信息,我們感受到如再繼續運作職工盟,可能會讓成員面對人身安全威脅,問題在於我們存在本身是原罪,就算個別的掌職者辭職也無補於事。在此想特別和屬會和香港人說聲對不起,我們職工盟撐不下去了。”

黃迺元拒絕透露訊息從何而來以及威脅的具體內容。他說,至今沒有收到任何官方,包括警務處的信件,難以評估警方會否對職工盟採取行動。

否認“外國代理人”指控

針對有報導批評說,職工盟跟外國組織,包括美國國際勞工團結中心及國際工會聯合會有合作或聯繫,在2019年反修例浪潮期間又煽動罷工,職工盟表示,早在2020年7月前已中斷跟團結中心的合作。他否認職工盟是“外國代理人”的指控。

黃迺元說:“即使隸屬中國政府系統的中華全國總工會也曾接待ITUC(國際工會聯合會)的中國探訪團。職工盟和不同地區的工會有合作和聯繫是理所當然、天經地義的事。過去30年政府從來沒提到這樣做是違反任何法例,無論組織工會或發起罷工,其實都是‘基本法’保障的基本權利,為何忽然間會變成罪名?”

職工盟現有80多個屬會,合共有大約100票,要有超過50票出席會員大會,當中五分之四贊成,才可以通過解散。一旦職工盟解散,下轄的培訓中心也會停運。目前中心已停止收生以及調整課程時間表,確保學員在10月底之前畢業。

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因非法集結罪被囚禁,前主席吳敏兒則涉及國安法案件正被羈押。黃迺元說吳敏兒已經辭任、沒有參與解散決定,至於李卓人則表示尊重。

職工盟召開記者會前夕,曾表態沒有打算解散職工盟的蒙兆達在臉書上宣布,自己已離開香港,並於9月18日正式辭任總幹事。

總幹事辭任離開香港

蒙兆達表示,社會形勢急劇惡化,“個人面對的政治風險迫在眉睫,基於安全考慮,不得已作出緊急離港決定。一種強大力量,逼使他必須在總幹事和爸爸兩個身分之間,作出痛苦和無奈的抉擇”。

職工盟在1990年成立,是香港首個強調自主及民主的工運陣營,原有97個屬會,會員人數約14.5萬人,各屬會來自多個行業,遍及運輸、建築、飲食、零售、清潔和保安等。除了協助排解勞資糾紛、倡議勞工政策改革外,職工盟於1994年成立專業培訓中心,並註冊為非牟利教育機構。

職工盟成立時提出四個方向,包括“壯大工會力量,爭取勞工權益”、“維護基本人權,促進全面民主”、“站於基層利益,參與社會事務”、“團結世界工人,加強國際合作”。

近期,香港親北京媒體曾多次攻擊職工盟。其中“大公報”9月初報導,職工盟從2019年起成立大量新工會,多達37個工會用職工盟的會址作登記,批評職工盟發起多場“反中亂港”活動,又質疑職工盟曾收取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轄下的美國國際勞工團結中心的資金,並引述消息,執法部門正循國家安全方向全面調查職工盟。

雖然根據職工盟的說法,即使它們解散,其他屬會仍會存在,仍可繼續獨立處理求助個案,但關注職工盟命運的民主派組織社民連成員曾健成對此並不樂觀。他對美國之音表示,職工盟的解散象徵獨立自主工運的挫敗。

曾健成:工運前景坎坷

曾健成說:“一根筷子容易折斷。香港工運的前景是相當坎坷的。職工盟在10月將會解散。建制派工會和立法會議員都是以商界財團的利益為依歸的。1500個選舉委員也是以有錢人佔大多數。政府也會使用手上的權力來壓制工人,包括限聚令和國安法,工人又如何爭取權益呢?”

不過,親北京的工聯會會長吳秋北卻有不同看法,他在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現場表示,職工盟聲稱是勞工團體,實質是勾結外部勢力。他說,在反送中浪潮期間打工仔需要支援,職工盟卻反其道而行,搞罷工及搞亂香港,對工友不負責任。

香港城市大學退休政治學教授鄭宇碩對美國之音表示,職工盟以立場進取見稱,比工聯會更為工人利益著想。

鄭宇碩說:“工聯會在立法機關有議席,但這些議員都是站在建制的陣營,立場也是非常親資本家的。它主要是提供種種福利措施,譬如購物、醫療等,以此吸引工人的支持。職工盟解散意味真正願意站在勞方立場跟資方談判爭取權益的工會消失了。”

研究香港工運發展的作家梁寶龍對“立場新聞”表示,職工盟的成立與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有很大關係。他回憶說,當年正值中國大陸社運和工運的高峰期, 解放軍六四入城鎮壓學生和市民的場面使香港的工運分子感到憂慮,擔心在沒有正統工會的幫助下,工人的人身安全隨時會受到威脅,更擔心九七主權歸還中國後,香港的自由和人權隨時大倒退。

1990年9月29日,職工盟正式成立。首屆執行委員會由劉千石任主席,司徒華任秘書長。他們同時也是支聯會的骨干成員。

“民生結合民主”注定受到針對

據梁寶龍形容,“工人的民生、民主連合在一起”是職工盟成立的初衷。 2007年,香港扎鐵工人連日罷工爭取加薪。當年職工盟先後發起遊行、靜坐及示威,並在馬路中央及地鐵站範圍內靜坐。罷工持續 36 日,扎鐵工人成功爭取日薪由 500港元左右增至 860 元,並製定了每天8 小時工作制度。

梁寶龍強調,職工盟改變了工運以及工人發聲的可能性,為各個行業成立工會,讓工人享有參與罷工的刑事免責權。

學者鄭宇碩認為,職工盟與香港民主運動密不可分是毋庸置疑的,這也注定了它成為北京針對的目標。

鄭宇碩說:“從一開始,它的領袖人物像劉千石、李卓人一直都是香港民主運動的中堅人物,爭取民主也是非常積極的,所以現在受到打擊是可以預期的。在國安法底下,它出現的問題主要是,它的確收受了國際社會勞工組織的捐款。事實上,香港很多所謂公民社會組織多年來也有收受國際組織的捐款,而且這些捐款也不是什麼秘密。”

鄭宇碩表示,在2014年雨傘運動後,香港出現了一批由專業人士成立的小型工會,最近半年,這類工會紛紛宣布停止運作,這說明在港版國安法的大環境下,公民社會及工人運動根本毫無生存空間。

評論

XS
SM
MD
LG